黄泉归图第七百七十三章铜桥锁朱雀,黄泉归图第773章铜桥锁朱雀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七百七十三章铜桥锁朱雀
    “喂,李三清!看到水面上那玩意儿了吗?”罗文承走到三清面前,装傻的问了这么一句。
  
      “看到了,看到了!这不正想问问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呢!”听了罗文承的问话之后,三清立刻做出了这样的回应。心想,你装傻,我也会啊,想套我的话没门!虽然三清现在也并不知道那水面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他还是和罗文承打起了心理战。
  
      “哼,你也不知道啊!”听了三清的回答之后,罗文承冷哼了一声说道,大概是看出了三清这是在跟自己兜圈,互相算计。
  
      “没错!现在看着就是一座堡垒的样子,不过很有可能是海市蜃楼,也有可能是某种神秘的遗迹,也有可能是过河的方法。还有可能……”
  
      “行了,行了,你别跟我这有可能没可能的说一大堆了!说的我,头都大了!你就告诉我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就得了!”三清正在那儿尽可能多的列举着关于那座红色堡垒的可能性,罗文承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连忙开口打断了三清。
  
      “这个嘛!容我想想。”三清犹豫的回答道,然后真的低下了脑袋,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有了!”过了一会儿,三清突然大声的喊了一句。这一句,突如其来,声音极大,而且是冲着罗文承喊得,差点儿没把正盯着三清的罗文承吓得魂飞魄散。
  
      “你有就有,我又不是聋子!瞎嚷嚷什么!”受惊的罗文承十分不悦,面色铁青的呵斥了一声。
  
      “激动了!现在不管那河面上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我觉得它是条通往对岸的通道的可能性是最大到。但是我们现在的位置和它是不对齐的,我们得继续向前走,走到和它正对着的位置,这样,若是待会真的伸出一条道路来,咱们就能近水楼台先得月了!”三清先是摆了摆手,向罗文承赔了不是,而后说出了他的想法。
  
      “有道理!那就听你的,我们继续走!”听了三清的话,罗文承又认真的思考了一番,最后似乎觉得三清说的确实很有道理,于是便高高兴兴的说了这么一句并拍了拍三清的肩膀,然后转身走回了江辉煌等人的身边,带着他们继续向前走去。
  
      “好了,好了就停这儿吧!”又往前走了一段路,三清突然再次开口,喊停了罗文承。
  
      “就这儿?”罗文承回过头疑惑的问道。
  
      “对呀!你们那儿,就是正对着的位置了!”三清点了点头,回答道。
  
      听了三清的话,罗文承立刻望向河面上红色堡垒看了看,感觉是正对着的,但具体是不是,就很难精确的判断了。看过那红色堡垒之后,罗文承又望向了三清。
  
      想来想去,总觉得不对劲,于是便开口问了一句:“你说这里是正对着的位置,你们怎么不过来呀!”
  
      “好位置让给你们,我们晚点无所谓!”三清摆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
  
      “不对!我说你小子肯定是在使诈,你那里才是正对着的位置!”罗文承看着三清脸上那满不在乎的样子就觉得不对劲,于是立刻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你要是不信的话,咱们就换换呗!”这次,开口回应的不是三清,而是三清身边林丹鸿。
  
      “也不对!”听了林丹鸿不耐烦的回答,又看了看三清带着微笑满不在乎的脸,罗文承突然想起了之前在那兵马俑墓室前听到了黄萧芸说的关于反向思考的话,于是心想三清这伙人会不会是用这个办法,然后故意让自己把正确的位置又拱手让出去呢?想来想去,无法定论。
  
      “算了,算了!换来换去太过麻烦!不换了,不换了!”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的罗文承放弃了,于是他开口对着三清大声的说了这么一句。
  
      “那好,那就先原地休息,静观其变静观其变吧!”见罗文承终于做出了决定之后,三清微微一笑说道。然后便真的原地坐在了地上,望着水面,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看三清真就坐在地上不走了,罗文承便也放下心来,招呼着江辉煌等人原地休息了起来。
  
      “到底哪里是正对着的位置呀!”见三清坐下,林丹鸿、大兵和魏浩然先先后坐在了地上。魏浩然更是凑到三清面前,神秘兮兮的问了这么一句。
  
      “嗨!我那都是忽悠他的鬼话!这种距离哪里分辨得准确,咱们这另个地方相差不远!”三清眨了眨眼睛,回答道。魏浩然这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也像个傻子一样被忽悠了。
  
      此时,魂皓轩也因为看到河面上的红色堡垒而停下了脚步。
  
      “你觉得,那会是什么?”魂皓轩停下脚步之后,左右自然也跟着停了下来,他刚刚停下脚步,就听到魂皓轩破天荒的主动问了他这么一个问题。
  
      “我觉得,肯定不是海市蜃楼!”左右望着那红色堡垒看了一会儿之后,沉声回答道。
  
      “说重点!”停了左右的回答之后,魂皓轩立刻冷冷的追问了了起来。
  
      “我觉得很有可能会是一条通道!”左右再做判断之后回答道,停了左右这一句,魂皓轩点了点头,这和他想象的相去不远。
  
      “现在呢?”见魂皓轩点头之后,左右知道这是和他想到一块了,于是便试探性的开口问了一句。
  
      “静观其变!”魂皓轩冷冷的回答道,这也是他第一次正面的而且认真的回答左右问题。虽然没有受宠若惊那么夸张,但是左右确实是吃惊不小。
  
      “不走了?”左右愣了愣神之后又追问了这么一句,看似多此一举的话。
  
      “不走了!”魂皓轩依旧是冷冷的回答道,然后便直接坐在了地上,望着水面上的红色堡垒,怔怔出神。此时的他稍稍有些疲惫,不能动的那条左手渐渐有了些知觉,但是这部分知觉却没令他好受一些,反而是带来了一阵阵突然爆发的剧烈疼痛,令他苦不堪言。但是他一只强忍着疼痛,压制自己的情绪是他的拿手好戏,所以左右并没有看出任何端倪。
  
      “这手怎么伤的?”左右突然坐在了魂皓轩的身边,好奇的问道。
  
      “一些小伤罢了!”
  
      “我看可不是小伤吧!”左右见魂皓轩回答了,便继续追问道。
  
      “不足挂齿!”魂皓轩只回答了四个字,干脆利落而且面无表情。
  
      “和任煌有关吧?”见魂皓轩是不会承认伤势了,左右又大胆的的问出了自己的这个猜测。
  
      “哼,一个死了一次还不知死活的家伙罢了!”魂皓轩冷哼一声,回应道。
  
      听到魂皓轩的回答之后,左右不说话了,但是却明白了自己猜的是对的!魂皓轩的额伤和变成了傀儡卯的任煌有直接的关系,而且那傀儡卯不见了,魂皓轩也受了不轻的伤!
  
      想玩这一切之后,左右便和魂皓轩一起望向了宽广水面上的红色堡垒,等待着接下去要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