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七百八十六章铜桥锁朱雀,黄泉归图第786章铜桥锁朱雀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七百八十六章铜桥锁朱雀
三清冲上前的时候,魂皓轩已经和那两个守门的阴兵武士正面交锋了。三清本以为这两个武士会是那种极难对付的对手,但是当他看到魂皓轩和两个武士的较量之后,他竟不知道究竟是魂皓轩太强了还是这两个守门的武士本就是草包来的。
  
  只见,魂皓轩一路冲到了两个守门武士面前时,那两个武士立刻拔剑斩向了魂皓轩。魂皓轩毫不闪躲,直接横向劈出一剑,这一剑正好与其中一个武士的剑碰撞在一起,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与此同时,魂皓轩迅速的用左手从怀中取出了匕首,以匕首挡住了另一武士的剑。
  
  被挡下的两个武士立刻就收回了剑,并准备发动第二次攻击,但是却被魂皓轩抢了先机。就在两个武士收回剑的一瞬间,魂皓轩发动了攻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右手的古剑刺进右边那名武士的腹部,左手的匕首也出鞘露出了锋芒,寒芒闪过之后,匕首划过了左边那名武士的咽喉。
  
  当然,这两个武士被击中之后并没有惨叫或是流血,但是却立刻就静止不动了。片刻之后,这两个武士就直接化作了泡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两名武士消失之后,魂皓轩重新站好,将古剑归于剑鞘,而后死死的盯着自己布满了伤痕的左手。此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左手竟然能动了,而且从刚才的攻击来看,还比之前更加有力了!这令他十分疑惑,但更多的是惊讶,也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烦恼。
  
  “这么快就痊愈了?宝爷的药还真是药到病除啊!”早以停下脚步观看魂皓轩对付那两个守门武士的三清见魂皓轩几下就解决掉了自己以为很强大的对手,不禁有些唏嘘,再看到魂皓轩低头盯着他的左手看得时候,三清也立马回过神来发现魂皓轩的左手能动了,而且还很灵活。为此,三清面露微笑,感叹了这么一句。感慨过后,便迈步朝魂皓轩走了过去。
  
  “我就说了稍安勿躁吧!现在这门怕是开不了了!”三清走到魂皓轩面前,并没有先问他关于左手的事,而是在看了一眼正前方依旧紧闭的两扇大门后,假装责怪了魂皓轩一句。
  
  “哼!门不开,就把它打开!”听了三清话后,魂皓轩立刻冷哼一声,做出了这样的回应。说话的同时将左手的匕首放回了怀中。
  
  “哟,左手没事了?”看到魂皓轩动了左手之后,三清立刻借着这个机会,问了魂皓轩一句。
  
  “别阴阳怪气的,想说什么直说,别想我谢你!”听了三清这一句魂皓轩显得有些不高兴,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便直接走向了前面的大门。
  
  三轻轻见状,偷笑了一下,然后也走到了门前。这两人一左一右的站在大门前仔细的观察着门上的两只朱雀,应该都是在寻找开门的机关。
  
  再说,罗文承追上之后,黄萧芸让明月先走,明月便仓皇而逃。跑了许久之后,实在是跑不动,双腿一软,直摔倒在地上。
  
  “师父,你到底在哪儿啊,你快出来,明月好怕!”摔倒之后的明月,没有立刻爬起来,而是翻身坐在了地上。先是往来时的方向看了一眼,目之所及的地方都没有人影,他也稍稍松了口气。于是便望着波涛汹涌的水面,轻声呢喃了这么一句。
  
  就在这时,他仿佛看到水面上出现了师父的脸庞,忽而又出现了穿着花衣裳的师娘,明月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了桥栏边,死死的盯着水中师父师娘的影子。
  
  “师父,师娘,你们别丢下明月,带明月一起走吧!”看着师父师娘的身影,明月再也忍不住了,他趴在桥栏上,眼眶湿润,放声痛哭了起来。
  
  就在明月痛哭的时候,水面上,师父师娘的影子突然向明月挥了挥手,然后便转身离去。
  
  “师父,师娘,你们,你们等等我,等等我呀!”看到师父师娘要走,明月宛如发狂了一般,大声的嘶喊着,而后便爬上了桥栏,想要跳进河水里。
  
  “明月!”就在明月坐在桥栏上,犹豫着准备往下跳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急切的呼唤,明月稍稍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江辉煌正从不远处火急火燎的赶来,他的身边只有黄萧芸以及傀儡子和傀儡丑了!
  
  看到江辉煌尤其是满身鲜血的黄萧芸,明月的心里顿时更加难受了。这一刻,他觉得自己错了,他不该去龙虎山找罗文承,不该上长白山,更不该进这该死的地方!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因自己而起,到了现在,非但没有找到师父,反而害死了许多人。
  
  想到这里,他苦涩的笑了笑。说了声:“师父、师娘我来了!”而后便纵身往河里跳去,但是他并没有成功。就在他往下跳的一瞬间,傀儡丑赶到了,并用他那强有力的手臂一把搂住了明月,然后迅速的将明月从桥栏上拎了进来,丢在了桥面上。
  
  “你做什么!”江辉煌很快也赶到了,他气喘吁吁的大声责问明月。
  
  明月抬头看了江辉煌一眼,又看了黄萧芸一眼,但是却没有说什么,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
  
  “别哭了!没人怪你,你也无须自责,有些事就算没有你也终究是会发生的,谁都无法改变!”黄萧芸走上前,摸了摸明月的脑袋,轻声说道,此刻的她像一个温柔的慈母一般。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听了黄萧芸的话后,明月哭得更厉害了,他抬头看着黄萧芸,悲切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要做的,就是站起来,和我们一起继续走下去,说不定,你师父就在那红房子里等着你呢!”江辉煌开口安慰明月道,虽然现在的他也不知道没了罗文承自己还在这儿做什么,还往下走做什么,但就是有一股莫名的冲动,在驱使着他,让他继续走下去,去看看终点到底有什么。
  
  听了江辉煌的话后,明月低下了头,把头埋在膝盖上,许久之后,他再次抬起头,但是已经不再哭泣了。他从地上爬起来,抬手擦去了脸上的泪水。
  
  “这就对了嘛!咱们休息一会儿,然后继续走下去!”见明月站起来了也不哭了,江辉煌欣慰的说了这么一句。
  
  与此同时,那个替陆庭轩做事的神秘司机正站在桥头上望着河面上的红色堡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两个人,一个身材修长身穿一袭白衣风度翩翩,此人站在他的左边。他的右边,站着一个身材高大魁梧,黑衣黑袍的男人,此人的身上散发着杀气,宛若死神。
  
  “两位使者,来了啊!”司机并没有扭头看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人,而是开口幽幽的问了这么一句。
  
  “好戏开场,当然得赶早嘛!”听到司机的话后,白衣人立刻开口笑着做出了回应。
  
  “哼!别忘了自己还有事做!”听完白衣人的话后,黑衣人立刻顶了这么一句。
  
  “两位使者先聊着,我先走一步!”见黑衣人和白衣人像是要吵起来的样子,夹在中间的司机立刻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迈步上了桥。留下黑衣人和白衣人站在河岸边上,望着水面各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