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八百二十五章三清苏醒,黄泉归图第825章3清苏醒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八百二十五章三清苏醒
大兵再次握住副手后,疤面人便立刻用说中的刀子剜出了一块黑色的药膏,这药膏虽然是黑色的,但是却显得晶莹剔透,再加上它自带那股淡淡的蜂蜜香味,让人不由得对它心生好奇。儿疤面人将这块药膏剜出来之后,并没有立刻就将它敷在大兵胸前的伤口上。而是继续看着他还在流血的胸口,直到黑色的坏血流尽,鲜红的血液出现时,他才迅速的将黑色药膏按在了大兵胸前的伤口上。
  
  块状的药膏触碰到伤口之后,几乎是一瞬间就化开变成了粘稠的流体,很快就将大兵胸前狭长的伤口覆盖乐起来。紧接着,便向水烧开了一样,蒸腾起白色的烟雾。疤面人紧紧地按着伤口,一边观察着大兵的脸色。
  
  且说这黑色药膏刚触碰到伤口时,大兵感觉到的是一阵清凉,这感觉令他觉得挺舒服,但是他也知道这绝对只是个开始,也绝不是真实的情况,于是便做好了心理准备迎接即将来临的痛苦。果不其然,就在大兵做好心理准备,疤面人抬起头望向他的一瞬间,伤口上那股清凉的感觉瞬间就消失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阵阵刺痛。而且,这刺痛的感觉还在不断地加剧。起初大兵还能忍受得了,但随着这伤刺痛占据他整个上半身时,他的脸色顿时大变,冷汗直流,食指几乎抠进了椅子的扶手里。
  
  “大个子!”看到大兵如此,魏浩然十分的担忧,立刻大声的喊了起来。旁边的林丹鸿等人也是紧握双拳,希望大兵不要有事。
  
  “忍住,千万不能昏过去!”而蹲在地上的疤面人也开口,轻声提醒了大兵一句。
  
  “嗯!”听到疤面人的提醒后,大兵立刻点了点头,并努力地让自己去感受胸前的痛苦,让这剧痛的感觉刺激着自己的大脑,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喂,还要弄多久啊!”看着大兵痛苦的样子,魏浩然实在忍不住,又窜到疤面人面前,气呼呼的问了这么一句。
  
  “等到这些药膏耗尽为止!”听到魏浩然发问,疤面人也没藏着掖着,直接就开口做出了回应。
  
  “什么!那他不是要痛死了!”听到疤面人的回答,魏浩然下意识的就瞄了一眼大兵胸前那还没有耗去一半的黑色药膏,又看到大兵那张痛苦的,毫无血色的脸,他顿时皱起了眉头,恶狠狠的说了这么一句。
  
  “放心吧,老子没那么容易死!”听到魏浩然不吉利的话,大兵知道他这是关心自己,为了不让众人担心,他咬了咬牙,忍着痛,开口说了这么一句。其实,说这话的时候,他自己的心里也是没底的,因为他不知道,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坚持多久。但不管如何,他必须坚持下去,坚持给在场的所有人看,告诉他们无论怎样都不能放弃!
  
  疤面人朝大兵轻轻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像是在告诉他,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看到他这样善意打额鼓励,大兵也轻轻点了点头,做出了友好的回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兵胸前的药膏额越来越少,而他的脸色也越来越差,显然这一整个过程中,伤口带来的疼痛从来没有减退过,甚至还在不断的加剧着。脏唱的所有人都我进了拳头,希望大兵不要出事。而林丹鸿则一会儿看看大兵一会儿看看依旧昏迷着的三清,操碎了心。
  
  “大,大兵叔叔,你你怎么了!”就在众人都精神紧绷的时候,厅堂里突然传来了这么一个声音,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整个声音顿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也令众人都瞬间激动了起来。
  
  “三清!”林丹鸿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并转身大步走到三清身边的。三清终于醒了,这对现在的众人来说真的事再好不过的消息了。此时的三清刚刚睁开眼睛,看到不远处的大兵坐在椅子上,脸上苍白,表情痛苦,在场的所有人又都围在大兵身边,这令三清产生了非常不好的预感,于是连忙开口问了刚才那一句。
  
  “三清,我没事!”听到三清的声音,还在强忍着痛苦的大兵瞬间也放松了一些,连忙开口回应了三清,但是疤面人却立刻摆了摆手,示意大兵不要说话。而疤面人自己,则立刻起身走向了三清。
  
  “三清,你终于醒了!”走到三清身边的林丹鸿,轻轻的将想要爬起来的三清扶起来坐着后,轻声幽怨的说了这么一句,说话的同时,眼眶瞬间就变得通红,眼看着就要哭出来的样子。三清连忙伸手握住了林丹鸿的手,安慰她,让她别哭。
  
  “感觉如何!”此时疤面人也来到了三清身边,并且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你是?”看到素未谋面的疤面人,三清立刻就变得好奇也警惕了起来,问了这么一句之后,眯起眼睛开始打量这个不速之客。
  
  “简单的说,是我救醒了你!”听到三清的疑问,疤面人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做出了这样的回应。
  
  “他给你吃了一颗宝爷送给他的丹药,要不然,还不知道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呢!”听到疤面人的话后,三清下意识的就望向了身边的林丹鸿,用眼神向林丹鸿求证疤面人所言之事。林丹鸿点了点头,并说了这么一句。
  
  “多谢,但我问的是不知阁下是何人!”得到林丹鸿的回应后,三清可以肯定确实是眼前这个脸上带疤的陌生人救了自己,但他还是更想知道此人究竟是谁什么人。
  
  “我呀!这就说来话长了!待会路上再跟你慢慢说吧!”看到三清迫切的想知道自己的身份,疤面人却卖起了关子,说完这么一句之后,便又转身走回到了大兵身边,此时大兵伤口上的药膏已经快要耗尽,大兵身上的疼痛也已经慢慢消减了,他的脸色好看了许多,恢复了血色。
  
  “路上?你要带我们去哪儿?”听到疤面人这一句,三清顿时就更加疑惑了,连忙从桌子上反身落地,林丹鸿忙不迭的伸手扶住他,将他扶到了疤面人身边。
  
  “等我为你叔叔疗完伤咱们再说吧!”疤面人回头看了三清一眼,还是没有说明,而是再次蹲下身子,又剜出了一些药膏,一点一点的涂在了大兵身上其他受伤的位置上。
  
  看到疤面人在喂大兵疗伤,三清便没有在追认,而是盯着大兵身上的伤看了一会儿,紧接着又想起了自己最后的记忆是在那宫殿中被自己父亲所伤,之后就昏迷了过去。于是连忙开口问了一句:“后来发生什么了?我们怎么回来的,其他人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