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八百二十九章白酒,越烈越好,黄泉归图第829章白酒,越烈越好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八百二十九章白酒,越烈越好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黄泉归图最新章节!
  
  一餐饭,满桌子山珍海味,只花费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被三清等人消灭了个一干二净。坐在一旁几乎没有怎么动过碗筷的林丹青眨了眨眼睛,大概是觉得有些惊讶吧。而坐在她身旁的周青稞则露出了鄙夷的目光,就好像见到了饿死鬼出山一样。作为主人的严文荣虽然心中也有波澜,但是脸上却始终挂着微笑,衣服礼貌而又和气的样子,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喝掉了大半瓶名贵的法国红酒。
  
  “各位可还满意呀!”看到大兵最后一个放下手中碗筷后,又扫视了一眼桌子上干干净净的盘子,严文荣开口笑着问乐这么一句。
  
  “满意满意!从来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呢!以前也只有在杭州的一些大酒店里偷吃过一些,这么正儿八经的坐在桌子上,吃这么满满一桌子,还真是人生头一遭呢!钥匙能再有瓶好酒,就再好不过了!”听到严文荣的问话后,魏浩然立刻就大大咧咧的做出了回应,从他的语气以及表情可以看出,他是确实满意。说完这番话后,他的目光便头投向了严文荣手边还剩下一些酒的酒瓶子,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至于其他人立刻就被魏浩然的话搞得有些脸红了,也不是说他们不满意,只是相对来说含蓄了一点。
  
  “我这朋友心直口快!”魏浩然话音刚落,三清立刻就开口难为情的补充了一句。
  
  “都是性情中人嘛!不知道这位朋友喜欢什么酒呢?”听了三清的话后,严文荣立刻微笑着着做出了回应,并且礼貌的招呼起了说要喝酒的魏浩然。
  
  “红酒!”
  
  “白酒!”
  
  严文荣话音未落,桌子上立刻就响起了两声回应,前者是魏浩然,后者竟然是一直默默无闻的大兵!
  
  “白酒就白酒吧,越烈越好,我今天要见识一下大个子的酒量如何!”做出回答后,大病和魏浩然相对着看了一眼,而后,魏浩然便做出了让步。从他的表现可以看出,他现在十分的放松,俨然是已经把这儿当做了自己的地盘!
  
  “好,那大家稍等,我这就去给你们拿酒!”听到魏浩然的话后,严文荣又是微微一笑,然后便起身走向了放酒的地方。不一会儿回到餐桌旁,将两瓶上好年份的白酒放在了大兵和魏浩然的面前。两人也不客气,直接就一人一瓶的拿起了白酒,较起了劲来。
  
  见大兵和魏浩然喝起了酒,林丹青便不准备再呆在饭桌上了,她站起来,离开餐桌,周青稞连忙跟着站了起来。
  
  “你留下陪大家一起喝酒吧,妹妹你跟我来!”见周青稞起身,林丹青立刻就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并且让林丹鸿跟她走。林丹鸿看了林丹青一眼,也没犹豫,直接就起身跟着林丹鸿离开,两人慢慢的上了楼,回到林丹青的房间,关上了房门。而他周青稞则气呼呼的坐了回去,盯着正在喝酒的大兵魏浩然傻傻发愣。
  
  “来嘛小子,一起喝酒呀,一个人傻坐着多没意思!”正在喝酒的魏浩然见周青稞盯着发愣,立刻就放下就被,招呼了周青稞一句周青稞瞥了魏浩然一眼,没有反应。魏浩然也不知怎么了,便直接站起来走到周青稞身边把他拉了起来,并且继续热情的邀请他喝酒。
  
  在魏浩然的热情之下,周青稞也不知道是屈服了还是开窍了,竟然真的坐到了魏浩然旁边,跟魏浩然还有大兵喝起了酒。不一会儿,三个人便你一言我一语的打成了一团。看到这一幕,三清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父亲也总是带着大兵和安子这么有说有笑的喝着酒。一时间,不免有些伤感,直接起身,走到了严文荣身旁。
  
  “严先生,借一步说话!”走到严文荣身边后,三清开口轻声说了这么一句。严文荣会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便起身带着三清离开了餐厅,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并且泡起了茶来。
  
  “听闻严先生与清风和了尘道长都是故交好友?”看到严文荣在泡茶,三清便也坐在了沙发上,过了一会儿之后开口直入主题,毫不拖泥带水。
  
  “没错!都是机缘巧合之下认识的,但是我却不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听到三清的话,严文荣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开口做出了这样的回应。与此同时脑海里浮现出了了尘和清风样子。想起和清风一起喝茶下棋,谈天说地的日子。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还不是现在这个整天西装笔挺的商人模样,清风也还没有躲进鸡鸣寺变成一个老和尚。接着,他又想起了和了尘在白马寺的角落里相遇,从了尘口中得知自己的前世今生,不禁唏嘘感叹了起来。
  
  “想起往事了?”看到严文荣突然感叹起来,三清十分敏锐的问了这么一句。
  
  ”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对了,疤面怎么没跟你们一起来!“听到三清的问题,严文荣回过神来,对这三清微微一笑,然后直接就转移了话题。
  
  “他说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取办,成功了就会来和我们汇合!”三清轻声回答到。
  
  “那若是成不了呢?”听闻三清此言,严文荣的脸色突然变了,十分严肃的问了这么一句。三清看着严文荣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此时的两人其实心照不宣,他们都知道若是不成空时再难见到这位朋友了,但是谁都不远说破。
  
  “哈哈哈,跟你开个玩笑呢,别紧张,疤面这小子,比我小,我们两个算是忘年交,他的为人只有我懂,清风恐怕都不懂!他一定能回来的!来,尝一尝上好的普洱茶!”见三清面露无奈之色,严文荣连忙发出爽朗的笑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将一杯泡好的普洱茶推到了三清面前。茶香扑鼻而来,打断了三清的思绪。再细细品味严文荣的话,看似随口乱侃,但是却隐藏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三清回过神来,轻轻端起茶杯,喝着茶,思考着严文荣刚才的话,隐隐的也琢磨透了一些。
  
  “对了,您的朋友有东西托我交给你!”喝完一杯茶后,三清还没来得及放下茶杯便开口对严文荣说了这么一句,他说的这位朋友,依旧是疤面人。只是三清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才这么说的。
  
  “哦,什么东西!”听到三清的话后,严文荣立刻就露出了一脸的惊讶,一边开口问了这么一句,一边放下自己手中的茶杯给三清的茶杯中又倒了一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