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八百四十三章悬棺压青龙 七,黄泉归图第843章悬棺压青龙 7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八百四十三章悬棺压青龙 七
黑子扛着朱红棺材向前,一路走到了墓室尽头的墙壁前,面对着光滑的墙壁,上上下下的观察着,想要找到打开出口的机关,但是却什么也没有WWw..lā而跟在他身后的范仁典则先后的观察了左右两面墙壁,但结果却是一样的,一无所获,这间墓室就好像根本没有出口一样。
  
  “该死的,臭道士把出口藏在哪儿了!”没有找到机关的黑子显得十分的愤怒,厉声怒骂了这么一句之后又重重的朝自己面前的墙壁上打了一拳。
  
  “嘭!”黑子这一拳打在墙壁上,立刻就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
  
  “老黑你犯不着跟墙壁过不去吧!”看着黑子狂躁的样子,范仁典立刻就玩味的说了这么一句,同时也根据这一声分辨出了黑子面前的墙壁是无比坚实的,出口应该不在这面墙上。
  
  “你少他妈废话,赶紧想想该死的出口在哪里!”听到范仁典的话后,黑子立刻转过身来,没好气的说道。就在他说话的同时,他们进入墓室的那扇门却突然之间重重的合上了。
  
  “该死的!”看到墓室门和尚,黑子忍不住又怒骂了一声,因为根据他在这法阵中一路走来的经验,这墓室门关上之后,就基本是无法再打开了。当然,如果使用极其暴力的手段,这小小一扇门还是阻拦不了堂堂黑白二使的。可他们现在要做的是继续前进,而不是撤退。
  
  “看来,这是又要放狗咬人的节奏了!”范仁典转身看了一眼刚刚合上的墓室门,微微一笑说道。话音刚落,墓室里突然就响起了轰隆隆的低沉声响,紧接着,墓室正中央的地面上,便缓缓裂开了一道口子。裂缝上的石头寸寸碎裂,掉落下去。不一会儿,墓室中央便出现了一个长宽皆是一米左右的方形窟窿。这窟窿底下有一道强光照射进来,直接照射在墓室的顶上。
  
  “这又是什么搞什么?”黑子目睹了地面上窟窿出现的全过程,又看了看窟窿底下照射在墓室顶上的光芒,皱着眉头沉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放下了扛在肩上的棺材,做好了应对一些即将出现的东西的准备。而范仁典也眯起了眼睛看着光芒,若有所思,不知在想着什么。
  
  就在此时,墓室顶的光芒突然就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小范围覆盖瞬间扩散,照亮了正个墓室的顶以及三面的墙壁。而后这些光芒又迅速的分散,变成了数不清一样大小的圆型光球。看到这样的变化,范仁典眯着的双眼顿时就瞪大了,还没等反应过来,这些圆形的光就又突然之间变化了形态。这一次它们直接变成了无数个八卦,并且脱离了墙体,成了悬浮在空中的立体形态。
  
  “来了!”看到这些八卦,范仁典刚瞪大的双眼再次眯起,并沉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微微展开了双手,等待这些八怪即将给自己带来的“意外惊喜”而黑子也伸出了右手,摆出了战斗的架势。就在下一秒,环绕着众人的无数个发着光的八卦瞬间同时迸射出光芒射向了范仁典和黑子。
  
  “干掉那些八卦!”看到光芒射出来的一瞬间,范仁典立刻就以极快的速度开始躲避这些八卦射出来的无数光芒,一边躲避一边开口对同样在闪躲光芒攻击的黑子。
  
  “老子知道!”那边的黑子立刻救开口不爽的回应了这么一句,同时,闪身躲开了一道直射面门的光线,而后左脚猛地的蹬地,整个人腾空而起,伸出的右手手心出现一团黑气,这黑气迅速的变幻,很快就变成了一把巨大的黑色的镰刀。
  
  “去你的吧!”黑子怒喝一声,然后猛地挥动起手中的黑色镰刀,一瞬间,墓室里黑光不停闪动着,斩断了一道道八卦射出来的光线。
  
  “哼!”这边的范仁典一边躲避着,一边冷哼一声同样脚蹬地腾空而起,猛地展开双臂,双袖张开,无风自动,大袖飘摇宛如天上仙人下凡一般。但是下一秒,他这双袖瞬间就被八卦射出的光线射得宛如筛子一般,而后便消失不见了。就在一双衣袖消失不见的同时,范仁典裸露的双臂上突然间出现红色的符文状刺青,这些符文刺青在他双臂上如液体般的流动着,然后缓缓流出手臂,在范仁典面前融合在一起,竟然化作了一柄白色的宝剑。
  
  范仁典一把握住白色宝剑,而后,这小小的墓室中便不再只有八卦的光线和黑子挥动镰刀的黑色光芒,有多处出了一道道白色的凌厉光芒。
  
  片刻之后,八卦射出来的光芒已经赶不上这黑白两道光的速度了,范仁典和黑子开始攻击罪魁祸首的八卦,如砍瓜切菜般的将环绕着自己的八卦一个接着一个斩灭,直到这墓室之中再无八卦为止。所有的八卦都被斩灭之后,地面上的方形窟窿也不再射出光芒,墓室瞬间没有了生气,变得一片死寂。
  
  “哼!不过如此嘛!”黑子落回地面,将手中的镰刀重重的杵在地上,看了一眼双袖破碎手持宝剑,飘摇落地的范仁典后,十分不屑的说了这么一句,也不只是在嘲讽这墓室里的机关还是在嘲讽范仁典的狼狈之态。
  
  “哼,看看你自己的斗篷吧,老黑!”听到黑子的话后,范仁典立刻冷哼一声,说了这么一句。
  
  听到范仁典的话后,黑子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斗篷,这一抹感觉不对,连忙转身看了一眼。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斗篷也已经是被射得宛如渔网一般,等他皱着眉头略显尴尬的再次伸手去摸身后的斗篷时,那斗篷却瞬间就消散不见了。
  
  “这?”看到这一幕,自大如黑子也不由得愣了一下。
  
  “刚才要是背这光射中了,你就该知道天高地厚了!”看着黑子发愣的样子,范仁典再次冷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哼,怎么说得跟你很了解了尘似的,看样子,你跟他还真是沾亲带故啊!”听范仁典这么说,黑子立刻又抓住机会,讽刺了范仁典一番。
  
  “走吧!”对黑子此言,范仁典不以为意,收起宝剑后轻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走向了墓室中央的那个骷髅。
  
  “去哪儿?”看到范仁典走,黑子连忙开口问道。
  
  “没看到出口在这儿吗?”范仁典回过头来,沉声说道,然后像看傻子似的看了黑子一眼。
  
  听到范仁典的话,黑子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墓室中央的窟窿,瞬间也就明白了范仁典说的出口就是这个窟窿。
  
  “不对,你那眼神什么意思?”等到黑子缓过神来质问范仁典时,范仁典已经纵身一跳,跳进了那方形窟窿之中。
  
  “你倒是等等我呀!”看到范仁典直接走了,黑子连忙又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着急忙慌的扛起棺材。可是,才刚扛起却突然又放了回去。
  
  “就把你放在这儿吧,青龙将军。等你儿子走到这儿的时候,你们就能一家团聚了!”将棺材放回地面后,黑子对着棺材轻声说了这么一句,脸上尽是邪魅的笑容。而后,他便大步走向了墓室中央,跳进了窟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