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八百四十六章悬棺压青龙 十,黄泉归图第846章悬棺压青龙 10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八百四十六章悬棺压青龙 十
南京鸡鸣寺,一个平头男人扛着个硕大的袋子走进了庙中,引来众人的注意力。但他却显得心无旁骛,完全无视了身边的人和事,始终迈着坚毅的步子,目视前方,径直穿过了各个佛典,来到了一间禅房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你来了?”禅房的门很快就从里面打开了,一个老和尚出现在平头男人面前,并轻声客气的问了这么一句,但是从老和尚的语气中可以感觉到,他对平头男人的出现稍显意外。
  
  “陆先生让我把这个给你送来!”听到老和尚的问话后,平头男人点了点头,斜眼瞄了一下抗在肩上的大袋子,说了这么一句。
  
  “进来吧!”老和尚看了一眼平头男子肩上的包后,沉声说道,平头男子大步走进禅房,老和尚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这平头男子,正是从杭州而来的老虎,而老和尚也不是别人,正是隐居于此的清风。
  
  “你看看吧!”走进禅房后,老虎立刻将肩上的袋子放在地上,然后轻声对清风说了这么一句,但是并没将袋子直接打开。
  
  “先喝杯茶吧!”听到老虎的话后,清风并没有去碰那袋子,但是却已经猜到了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他缓缓地走到桌子边,提起水壶,一边冲茶,一边对老虎说了这么一句。
  
  “不了,我还得赶回去复命!”听闻清风此言,老虎立刻就委婉的拒绝了。
  
  “哦,这就得赶回去啊,如此匆忙?”见老虎拒绝,清风也没有再强求。他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水壶,走回到老虎身边说了这么一句。但是,老虎并没有再做出回应。
  
  “解开吧!”清风看了看地上袋子,然后沉声说了这么一句。应道清风的话后,老虎也就毫不犹豫的就解开了袋子。袋子里装着的正是清风唯一的徒弟,疤面人。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句冷冰冰的尸体了。
  
  “哎!”看着这个曾经与自己最亲近的人躺在自己面前,面色苍白的样子,清风不由得畅谈了一口气。盯着疤面人看了许久,都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试了很多方法,他都不肯说出东西藏在哪里,所以”看到清风的样子,老虎开口轻声的解释了起来。
  
  “我知道他肯定不会说的,这不怪你,他本就该死,换做是我,我也会像你这么做的!我感叹只是感叹与他之间情分,我从没想过最后背叛我的人居然会是他!这就是造化弄人吧!”清风开口打断了老虎,没有让他说下去,然后幽幽的说了这么一番话。这番话,倒是真情流露,他对疤面人的感情没有一丝的参假,就像最初的他和了尘一样。现在,就好像了尘怎么也想不到他清风会与自己背道而驰一样,清风也没料到疤面会与他清风背道而驰!这,才是清风一句造化弄人的真正含义!
  
  “找到他的时候,它在内蒙古,我想你要找的东西大概也在那儿,离开这儿之后,我就立刻赶回去,一定想办法把东西找出来。清风感慨完之后,老虎再次开口,沉声说了这么一句。
  
  “不必了,我想他一定事先将藏东西的地点告知了李三清等人,你去盯着他们就好了!”听到老虎的话后,清风眼珠子转了两圈,做出了这么样的回应。
  
  “好!”老虎重重点头应允了下来。
  
  “帮我找个地方把他埋了吧!最好是阴暗一些的地方,这家伙不喜欢太阳!”清风蹲下身子,轻轻摸了摸疤面人的脸庞,而后语重心长的说了这么一句,说完之后便站了起来,再也不去看疤面人一眼。
  
  “知道了!”老虎轻声回答了一句,然后俯身将袋子重新封好,也不再说什么,直接扛起来转身就走。
  
  “等等!”就在老虎正要出门的时候,清风突然开口喊住了他,老虎回过头来,眯着双眼有一丝不好的感觉,下意识的我进了拳头。
  
  “别紧张,只是想让你喝杯茶再走!”清风看了老虎一眼,立刻就看穿了他的心思,于是微微一下,轻声说了这么一句,一边说着,一边就提起茶壶到了一杯茶。
  
  老虎松开了紧握的拳头,犹豫了片刻,然后猛地转身,大步走到了茶桌旁,伸手拿起清风刚倒的那杯茶,一饮而尽,然后再次转身,直接开门离去。
  
  “呵呵!”看着老虎离开以后,清风突然冷笑了起来,笑过之后缓缓坐下,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品尝了起来。
  
  “好雅兴啊!”两杯茶的功夫,清风正准备关上被老虎推开的房门,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清风抬眼一看,原来是范仁典从走廊的那头缓缓走了过来。清风没有关门,走出门外,静静的等待着范仁典。
  
  “怎么,你们今天这是排队上门喝茶?”等到范仁典走到面前的时候,清风微微一笑,打趣地说了这么一句。
  
  “怎么,还有别人上门讨茶喝?”听到清风的话后,范仁典立刻装出了一副惊讶的样子,并探着脑袋往禅房里面望去。
  
  “来了,又走了!”清风摇了摇头说道,并转身走进了禅房。
  
  “是那只老虎吧!听说他把你徒弟给弄死了!”范仁典紧跟着清风走进了禅房,一边走,一边开口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
  
  “杀了个本就该死的人而已!”清风走回到桌子旁,沉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缓缓坐下,并重新倒了一杯茶,推给了范仁典。范仁典也毫不客气的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还是你这儿的茶好喝!”范仁典放下茶杯,吧唧着嘴巴,笑眯眯的说道。
  
  “说吧,来我这儿有什么事!”清风冷冷的笑了笑,一边给范仁典添茶,一边开门见山问道。
  
  范仁典没有立马做出回答,而是拿过茶杯喝下了第二杯茶后,才开口说道:“我和老黑找到青龙法阵了,但是东西锁在一副悬棺里,打不开,需要四把钥匙!”
  
  “看来,姓吕的老东西,隐瞒了事实啊!”听到范仁典的话后,清风立刻就反应过来这个问题,沉声说了这么一句,脸色也变得十分不好。
  
  “对,肯定是他隐瞒了,但是这老家伙,死活装疯卖傻,什么都不肯说了!”清风话音刚落,范仁典立刻就摇头晃脑,一脸无奈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永远不可能再从一个装疯卖傻的人嘴里得到真相了!”清风瞥了范仁典一眼,感叹道。范仁典点了点头,并将手里的空茶杯再次推到了清风面前。清风则立刻就又给他添了一杯茶水。
  
  “去把他解决掉吧!”倒完茶后,清风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解决掉?东西不要了吗?”听到清风这一句后,范仁典显得十分惊讶,疑惑不解的问了这么一句,伸出去取茶杯的手也悬停了下来。
  
  “开棺的方法,就留给李三清他们去想吧,我派老虎去盯着他们了!咱们等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好了!”看着范仁典疑惑不解的样子,清风缓缓开口向他解释道。
  
  “你怎么知道李三清他们能找到开棺的钥匙呢?”听到清风的话后,范仁典回过神来,拿回茶杯,并追问了这么一句。
  
  “了尘不可能没有后手的!”听道范仁典的问题后,清风只是回答了这么简单的一句。
  
  凡燃点眨了眨眼睛,然后喝下了第三杯茶。
  
  “再来一杯?”看着范仁典喝完茶将茶杯放在桌子上后,清风开口试探性的问了这么一句。
  
  “不喝了,喝不下了!”范仁典摇了摇头,然后站了起来。
  
  “你自个儿喝着吧,我去把那老东西解决了,免得他装疯卖傻累得慌!”紧接着,范仁典又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转身离开了禅房。
  
  清风微微一笑,没有其他言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