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八百九十一章悬棺压青龙 五十六,黄泉归图第891章悬棺压青龙 56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八百九十一章悬棺压青龙 五十六

  “要不,你们把我也杀了吧!”正当所有人都盯着面无表情的林丹青看时,角落里的吕希傲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此话一出顿时就打破了凝重的气氛,出了林丹青,其余众人立刻就都将目光转移到了吕希傲身上。
  
  “我好想也中毒了!”面对众人的疑惑,吕希傲要了摇头沉声说道,然后便将沾着黑色血液的手递出去给众人看。此时的他,表现的十分淡定,丝毫不害怕死亡,只想着不要也变成周青稞那样,给打家平添麻烦。
  
  “我看看!”看到吕希傲脸上的血后,范有为立刻就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吕希傲的身边。头顶上,林丹鸿也迅速的跳下来,走到了林丹青身边,想要安慰林丹青,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剩下的魏浩然和严文荣,也在林丹鸿之后,跳了下来。
  
  “别担心,你没有中毒!这血不是你的!”走到吕希傲身边的范有为,先是看了看吕希傲手上的血迹,然后又伸手在吕希傲脸上擦了一把。这一擦,便发现吕希傲的脸只是有些红肿,但是并没有破损。他手上和脸上的血,全都是周青稞身上留下的。于,连忙说了这么一句。
  
  “呼!”听到范有为这句话,吕希傲连忙伸手又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确定范有为没有骗自己后,顿时呼出一口浊气,一颗心也彻底放下,而其余众人,也都放下心来。尤其是三清,要知道如果不是这样的结局,那就意味着要再失去一个出生入死的同伴,而且这一刀又该由谁来挥呢?
  
  紧握着刀的林丹青蹲下身子望着周青稞怪物般的头颅,心中无限伤感,脸上却波澜不惊。而后,他在心中默默的告诉周青稞,让他先去和伊剑曦汇合,自己很快就会来找他们。说完之后,她起身丢掉手里沾满了黑色血液的刀,沉声说了这么一句。
  
  三清回过神来,望着林丹青心里说不出的感觉。但此时也不是悲伤感秋的时候。于是便点了点头,然后告诉大家赶紧寻找出口。经过一番寻找,他们最终发现,原来出口不在别处,就是被周青稞抠出了一个大窟窿的那面石壁。发现这一点之后,三清开始怀疑,周青稞刚才的所作所为是不是无形中在帮助大家呢?人死不能复生,他也无从得知,于是便也不多想。直接就与大兵合力,将那石壁剩下的部分直接挖穿。
  
  石壁被挖穿的一瞬间,便有幽暗的火光从另一面照射过来。三清想了想文字上的描述“幽长的通道两旁,悬挂着无数指点亡灵方向的火把......”看到这闪烁的火光后,三清确定,石壁的另一面就是正确的道路,于是便率先走了过去。其余人等,缓缓跟上。
  
  “姐姐,你还好吧!”走在最后面的林丹鸿紧紧的拉着林丹青的手,轻声问了这么一句。
  
  林丹青轻轻摇了摇头,不置可否,而后便直接迈步向前走去。走到出口前突然又停下脚步,回过头抬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林丹鸿苍白的脸,小声说道:“你要好好的!”
  
  “我们都会好好的!”林丹鸿皱了皱眉头,轻声沉声回应。而后,两人携手穿过了出口。
  
  石壁的另一边,正如那文字上记载的,是一条笔直而且不宽敞的幽深密道,密道的地面上铺着着青石板,两边的石壁上雕刻着无数的青龙图案。每一条龙的龙头都是真面示意人。而每隔一条龙的龙头上都咬着一团绿色的鬼火,幽幽鬼火微微闪烁着,但是却照亮了众人前行的道路。
  
  “今天,我们就权当是一群迷失方向的亡灵,请为我们照亮前行的方向吧!”看着石壁上的鬼火,三清的心里不知为何生出了这样的想法来。停留了片刻之后,他第一个迈步,带领众人沿街脚下冰冷的青石板路,缓缓向前走去。少了周青稞的催促,三清有些不习惯了,但是却十分主动的加快了脚步,越走越快。因为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实在太少了。严文荣刚才的话,他其实也听到了,也正是那么想的。留给自己的时间实在是不多了,前面还有个不速之客在不断的添油加醋,鬼知道后面又会遇到什么发生什么!
  
  就这样,在幽幽鬼火的指引之下,他们迅速的前行着。走了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三清突然停下了脚步。
  
  “我怎么觉得越走越冷啊这鬼地方!”三清停下之后,身后众人也立刻就停了下来。魏浩然耸了耸肩,瑟缩着脖子,微微发抖的说道。
  
  “冷?我还觉得热呢!”听到魏浩然的话后,范有为立刻就开口回了一句,再看他的样子,整件上衣都快脱了下来,身上,脸上还全都是是汗水,看样子,还真是挺热的。
  
  “这地方有点儿不对劲!”看到范有为和魏浩然的样子听到他们的话后,大兵立刻觉察到情况不对,并对前面的三清说了这么一句。
  
  “嗯!咱们加快脚步,在往前走走应该就是第三个转弯口了!”听到大兵的话后,三清立刻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大兵的说法。这地方确实古怪,他的感觉不是绝对的冷,也不是绝对的人,而是忽冷忽热。这样的感觉其实更加不好受,于是他才说了这么一句。说完之后,便再次迈步向前走了起来。
  
  “哎,你们说这该死的了尘道长,搞这么多破机关,自己倒好,玩失踪!这不是存心要让我们受苦受难嘛!真不是个东西!”队伍刚刚重新动起来,冷的脸色发青,浑身发抖的魏浩然就开口用十分不爽的语气再次抱怨起了了尘。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逗得厉害,十分的滑稽。
  
  “行了吧你,都这样了还在抱怨呢!人家了尘道长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你再废话小心让他听到了,直接把你冻成冰块,留在这守关!”魏浩然话音刚落,走在他身后的严文荣立刻就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哎,我说,你怎么没事啊!还能在这儿说风凉话!我看你就跟那了尘道士是疑惑的,一根绳上的蚂蚱,蛇鼠一窝......”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浩然哥!真让了尘道长听到了,你想当冰人没关系,可别连累我,我可不想当火人!”听到严文荣的话后,魏浩然立刻就回头看了严文荣一眼,发现唯独他一个人风轻云淡什么是都没有后,顿时就不高兴了并且变本加厉的抱怨了起来。一旁的范有为一听,连忙开口打断了魏浩然。说完之后,他手擦了一把汗,但才刚擦完,那汗水就立刻又挂满他的额头。
  
  听闻范有为此言,魏浩然只得闭上了嘴巴,冲严文荣翻了个白眼之后,继续向前走。
  
  “真热啊!”范有为幽怨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摘下水壶猛灌了一口水。心中庆幸刚才在绿洲时带的水够多,否则估计已经死在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