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巫妖传第二章 装逼在族中进行,洪荒巫妖传第2章 装逼在族中进行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洪荒巫妖传 > 第二章 装逼在族中进行

  巫九所在地穴之外是一片茫茫湖泊,正是通往共工部的唯一道路。
  “哥,你的神印还能用么?要不我载着你回族里去?”
  巫小妹担心地看着巫九,刚才他身上展现出来的血脉威压的确强大,但那只能说明他潜力惊人,至于真正的实力还要取决于神印。
  巫族没有魂魄无法修真,全部的神通、力量都寄托在肉身之上。肉身的潜力取决于血脉,而神通和力量的枢纽则是神印。
  巫九冲着巫小妹摆了摆手,笑道:“小妹不用担心,之前我被人抽走血脉,神印的力量也确实退化了,不过这可是个扮猪吃虎的好机会。”
  巫小妹闻言一愣:“扮猪吃虎?为什么吃老虎要装成猪呢?真奇怪。”
  巫九轻轻地夹了她鼻头一下:“别想了,跟我回族里吧。”
  他说完便在自己眉心处一点,只见一阵驳杂不纯的彩光出现,湖水被彩光一照便凝聚成一朵板凳大的莲叶。
  巫九信步走到湖水所化莲叶上,巫小妹见到了差点哭出来。
  自己哥哥刚才催动神印的光芒驳杂不纯,那分明是最差、最弱的九品长生印!
  只怕巫族中刚刚出生的婴儿都比他强上三分,如此实力怎么可能让族里那些老顽固低头?
  见自己妹妹眉头紧皱,巫九站在莲叶上笑道:“小妹不用担心,难道哥还骗过你么?”
  “可是...”
  “好了,咱们出发吧。今天我要好好收拾一下族里的家伙,尤其是巫涛这个混账!”
  巫九说完话便催动脚下莲叶离开,巫小妹哭丧着脸在自己眉心处一点。
  驳杂不纯的彩光混合着阵阵黑芒照在湖水上,一朵桌面大的莲叶凝聚成形。
  巫小妹轻轻跳到莲叶上,随后便垂头丧气地跟着巫九往族里去了。
  湖泊尽头有一处风景秀丽的山谷,里面生长着诸多奇花异草、又有许多珍奇异兽四下奔走。
  此地便是共工部族地,秀萝谷。
  巫九和巫小妹驾驭莲叶进入秀萝谷,沿着青山绿水前行数百米便来到共工族地入口。
  此处以碎石铺成广场,周围被丛林环绕,早有许多共工部族人等候。
  巫九兄妹并未特意遮掩行踪,因此早就被负责放哨的族人发现,这些共工部族人都是来看热闹的。
  巫九迈大步来到岸上,只见一男一女从人群中走出。男的半边脸上生满蛇鳞,女的长了个分叉舌头。
  “巫九!你已经被七位长老逐出共工部,现在还回来干什么!”
  “哼,我看这小子多半是在外面快要饿死了,这才腆着脸回来要饭吃。”
  这两人一唱一和,三言两语间就给巫九扣上了一个要饭的帽子。
  巫九冷冷一笑:“巫浊,你儿子巫涛不是东西,你比你儿子还混账,你老婆更是罕见之极的贱人!”
  “巫九!你找死!”
  半边蛇鳞脸的巫浊勃然大怒,刚要动手便见巫九在伸手眉心处轻轻一按。
  驳杂不纯的彩光引动一股水流溅了巫浊一脸,巫九冷声道:“巫浊!我先帮你这脏心烂肺的老糊涂虫清醒清醒!等下见到七位长老,有你好果子吃!”
  巫浊被水流泼中后反而笑了,只听他道:“巫九,就算你恢复了血脉,但以九品长生印的力量羞辱我,这叫以下犯上,你今天必死无疑!”
  巫小妹在来的路上被巫九再三告诫,因此不敢多说什么,此刻听到巫浊的话她心中一沉,暗道自己哥哥八成是中了这老狐狸的算计。
  巫族规矩严格,力量与地位挂钩,巫浊觉醒了八品不坏印,身份是仅次于长老的巫祝。巫九先前也曾是巫祝,但他现在只有九品长生印,身份已经是普通的巫民!
  以下犯上违背规矩,这下就算是族长亲来也救不了巫九了!
  可巫九却面不改色,他悄悄地给巫小妹使了个眼色后开口道:“巫浊!你既然身为巫祝,就应该知道以下犯上这种事必须通知长老大人联合裁断!你还不去通知他们?”
  巫浊眼珠一转,忽然用手一指眉心放出无穷黑芒,只听他道:“巫九!你早已被逐出共工部,现在回来就是外族入侵!我杀了你!”
  话音落下,巫浊的身体快速变化,那些蛇鳞飞快地覆盖到全身,他的头颅更是直接变成蟒头。
  巫族作战需全力催动血脉,他是共工后裔,显化出来的自然是共工巫相。
  巫九见状也在眉心一点,神印放出的依然是斑斓彩光,但随着彩光越来越亮,一股悠远浩大的威压却猛然浮现出来。
  巫浊身子一颤,先前巫九的血脉威压已经让他十分忌惮,现在这威压如此恐怖,这到底是什么级别的血脉?
  不行!这小子必须死!
  心中打定主意,巫浊全力运转神印操控水流。
  “哗啦啦!”
  水响声自湖泊传来,两条湖水化成的水龙飞腾而起,又从半空飞扑下来。
  这两条水龙重量极大,又随惯性落下,巫九神印未上八品,因此肉身脆弱,一旦被其砸中必死无疑!
  “哥!”
  巫小妹被吓得花容失色,连忙催动神印。
  驳杂彩光掺杂着黑光闪烁不停,湖泊中猛地升起一团水化作水墙阻挡两条水龙。
  “砰!”
  水龙与水墙相撞瞬间传来一声闷响,随后便是漫天水波倾泻如雨。
  巫小妹闷哼一声,嘴角吐出一丝鲜血。
  巫浊瞟了她一眼:“哼!不自量力!”
  水墙被水龙完全撞散,巫小妹破法反噬,受伤不轻。
  巫九眼中露出一丝怒色,催动神印化作一个尖锐的三角囚笼将自己和巫小妹护在中间。
  巫浊冷笑道:“不长脑子的东西,你妹妹用水墙挡不住,你用个奇形怪状的东西难道就能挡住了么!”
  随着话音两条水龙携万钧之势砸下,周遭的共工部族人纷纷遮住双眼。
  不是他们善良,不忍心见到巫九兄妹惨死,而是巫浊出手向来血腥,他们生怕等下见到巫九兄妹的惨状会让自己吃不下饭。
  “巫浊住手!”
  苍老的声音传来,巫浊脸色一紧,全力催动水龙砸了下去。
  滔天水波四溅,巫九兄妹是生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