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巫妖传第五十二章 有禹怒,圣人印,洪荒巫妖传第52章 有禹怒,圣人印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洪荒巫妖传 > 第五十二章 有禹怒,圣人印

  见到有禹杀意凛然的眼神,二长老暗道不妙,连忙催动共工祖巫留给自己的鳞片求援。
  但毫无反应的鳞片却让他心里猛地一沉,再无一丝侥幸的念头。
  看来共工祖巫真的已经被东皇太一炼成法剑,巫烈当初所言不虚。
  在洪荒世界中,失去祖巫护佑的共工部该何去何从?
  当初相柳大巫被太古龙族余孽重创,相柳部顷刻间便被妖族吞灭,莫非今日作为巫族十二大部落之一的共工部也要重蹈覆辙?
  “嗯?不愧是相柳部的后人,中了我的定天敕令竟还能保留一丝力量!”
  有禹用硕大的虎目扫了二长老一眼,诧异地说了一句之后便迈步走向巫九,嘴里还道:“给你个机会加入我西荒妖族,等我宰了这小子之后,你必须给我个答复!”
  二长老的嘴皮动了动,眼中却闪过一丝决绝之色。
  共工祖巫对自己有知遇之恩,也罢也罢,自己今日便以身殉族,总算对得起共工祖巫了!
  其余几位长老都躺在地上,神色间满是绝望。
  有禹的意思他们都听明白了,有机会的二长老还有一条活路,而他们却只有死路一条。
  “你、你快滚开!不、不许伤害我哥!”
  巫小妹拼尽全身力气将巫九护在自己身后,颤抖的声音听起来竟有几分坚定。
  有禹眼中闪过一丝嘲弄,脸上表情却缓和下来,柔声道:“小姑娘,你要保护你哥哥么?”
  巫小妹的脸已经因为紧张而变得通红,但眼神却依然坚定无比:“你、不许你伤害我哥!谁都不行!”
  “呵呵呵呵...”
  有禹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巫小妹顿时愣住,随后便见有禹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脸上神色更是变得狰狞无比,又有一声巨响从它口中传出。
  “吼!”
  狂猛的气流从有禹口中吹出,直接将巫小妹和她身后的巫九吹得翻了几个跟头。
  巫小妹被吓得两眼一翻,直接昏了过去。
  “哼,巫浊,这小妞姿色不错,把她抓到千峦岭去,今晚我要……”
  有禹的话还没说完便顿住,连高高翘起的尾巴也停止了摇摆。
  因为一个满身鲜血的人站了起来,他的眼神空洞无物,显然神智尚未恢复。
  但他却凭着本能挡在了巫小妹身前,仿佛一个随时都要倒塌的茅草屋,又似一座不可摧毁的大山。
  有禹绝不肯承认,他心中竟对这个重伤垂死,连神智都已昏迷的八品蝼蚁产生了一丝畏惧!
  “不自量力,死吧!”
  有禹的声音冷漠而残忍,但却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恐惧。
  它伸手一招便引来无数风刃,顷刻间将站在巫小妹身前的巫九切割地血肉横飞。
  虎贲卫的幸存者加上巫海也只剩四十九人,此时都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见到这一幕,他们目眦欲裂,而巫海更是紧握着百象剑猛地刺出。
  但他的手只递到一半便垂了下来。
  在‘定天敕令’的作用下,他根本没法催动百象剑的威能,就连刺出一剑都要费尽全身力气。
  “哼!”
  有禹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随后全力催动妖法耗尽巫九身上最后的生机。
  巫浊狞笑着走到巫海身边,伸手将巫海的一对眸子硬生生剜了出来。
  只听他道:“巫海,当初老子让巫支祁暗中招揽你,你死活不肯同意,但巫九的三两句话却让你归顺,今天我先剜了你的眼珠以示惩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巫浊你尽情剜,我巫海肉身强大,不差那一对眼睛!”
  巫海脸上的两个眼窝不断涌出鲜血,但神情却十分坦然,只听他道:“你记住了,今日你剜我一双眼,明日我定与族长灭了妖族,将你眼珠剜十万次才杀了你!”
  众虎贲卫闻言都露出满脸哀伤之色,心道巫海多半是已经疯了。
  如今这形势,别说灭了妖族,就算是共工部离覆灭也只剩一步之遥而已。
  其余巫民也都沉默,几位长老面色木然。
  他们都已绝望了。
  阵阵微风吹过,让秀萝谷外的火枫树落下一地红叶,仿佛昭示着什么。
  沉默的巫民、近乎癫狂的巫海、歇斯底里的巫浊、趾高气昂的有禹,和被风刃快速切割,浑身血肉刚一出现便被削去的巫九。
  他们仿佛一副来自地狱的画卷,诅咒着洪荒世界的一切。
  正在这时,一道金光冲天而起!
  风停。
  巫民们眼中焕发出一丝神采,巫海笑得更为狂放,巫浊满脸惊色,有禹被吓得倒退三步。
  巫九眉心处的眉骨猛然浮现出一枚九瓣莲花印,九个花瓣八黑一金。
  金色花瓣上满是莲花纹路,灿烂金光由此生出。
  有禹的四条腿同时筛糠,它回忆起了当初的事。
  在英山禁制外,它的第二元神就是被这种神秘金光所化棍子一棍打散!
  那样的攻击一旦再次出现,它只有死路一条!
  “巫浊!你不是说他必须要说出口令才能动用神力,这是怎么回事!”
  惊怒至极的有禹忍不住大声质问,巫浊哆嗦着道:“大、大人,我也不知道!”
  “废物!废物!”
  有禹怒声骂了两句之后扭头就跑,生怕跑慢了再被巫九打上一棍子。
  上次它藏在地里以神念看得十分清楚,巫九变身前出现的就是这种金光,若不趁此时逃跑,等巫九苏醒就晚了!
  巫浊带着满脸不甘离去,四长老和七长老紧随其后,生怕走慢了一点,会被苏醒后的巫九给生吞活剥。
  随着他们离去,秀萝谷外石岸顿时响起一阵欢呼声。
  几位长老瘫坐在地上直冒冷汗,众巫民和虎贲卫们则用尽最后一丝力量大声欢呼,直到自己瘫软在地,再无法喊出半点声音为止。
  但巫海脸上却写满了担忧,因为他发觉事情不对。
  ‘定天敕令’的力量依旧还存在,族长身上的金光除了气息恐怖之外,并无任何实际作用。
  这感觉不像族长先前召唤的神秘力量,反倒有点像是小妹姑娘的共工真身!
  就在这时,天空中飞过来一条古怪水蛇冲着巫九咬了下去。
  巫海的眼皮一跳,这东西他见过,是巫浊的蜃蛇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