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巫妖传第八十五章 盘古血脉,人族之初,洪荒巫妖传第85章 盘古血脉,人族之初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洪荒巫妖传 > 第八十五章 盘古血脉,人族之初

  听到帝俊的话,女娲手中白光一闪,一枚古朴的木质发簪出现在她手中。
  “唉……”
  一声叹息从帝俊口中传来,半空中狂风大作,乌云密布。
  见此情形,他脸上露出几分苦涩的神情,随后便化作一丝自嘲的笑意:“呵,果然是将死之神,连力量都无法完美控制了么?心境的变动直接折射到天地之间,这是强大还是不幸呢?”
  随着话音,空中的阴云稍稍露出一丝缝隙。
  一束明媚的阳光穿透阴云照在帝俊身上,令女娲不觉有些失神,愣愣无语。
  帝俊轻轻抬手一招,女娲手中的发簪飘到他的手里。
  只听他道:“小家伙,借你体内的盘古血脉一用如何?”
  说这话时帝俊带着满脸温和的笑意看着巫九,没等巫九回话,他便轻轻地伸手一抓,从巫九体内抓出一团闪烁着灰色光芒的盘古精血。
  巫九:“……帝俊神王,你要用就直接用好了,还走个形式告诉我一声干嘛?”
  帝俊:“因为盘古精血我一定要用,而对人的尊重也必不可少,你说呢?”
  看着满脸温和笑意的帝俊神王和满脸懵逼的巫九,女娲‘噗嗤’一声,笑了。
  她笑着笑着,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肆意狂放、豪情万丈的帝俊神王何曾有过如此真挚而亲切的笑容?可这样的笑容却要在今天破灭,先天神人一族也近乎全灭,只剩下少许残部,四散在洪荒各地。
  帝俊死后,天下之大,何以为家?
  女娲的心中没有答案,而帝俊神王在将‘娲皇柳簪’浸入巫九的盘古血脉后,又笑着对女娲道:“女娲,你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么?时隔百万年,你应当明白了吧?”
  听着帝俊神王的话,女娲点了点头,恍惚间想起百万年前,龙汉初劫尚未到来时的往事。
  …………
  神人故土,荒土神墟。
  天上飘过绛紫色的薄薄云雾,空气中飘浮着月神草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香。
  神王帝俊满脸严肃地走在荒土神墟的月神草原上,刚刚出生一万年的女娲怯怯地跟在后面。
  她乌溜溜的大眼睛不断转动,时不时偷瞄身前的黑袍男子,随后便见身前人的脚步忽然顿住,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后缓缓开口:“女娲,你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么?”
  女娲先是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傻乎乎地道:“我要嫁给神王!”
  神王帝俊愣了半天才苦笑着离去,留下不明所以的女娲站在原地。
  …………
  想起往事的女娲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但又有一股更为浓烈的酸楚涌上心头。
  直到龙汉初劫过后七十万年,她借助玄天冰棺的力量触摸到二品力量的边缘时才恍然惊觉,原来自己的责任、自己的使命竟是造就天地间一个新生的种族:人!
  未来的人族将要取代巫妖两族,成为天地间的新任主宰。
  换言之,女娲的使命是创造一个新生的种族,即使这个种族将要完全替代先天神人一族留下的最后遗迹——巫族!
  浓烈的哀伤令女娲的双眼被泪水模糊,帝俊神王却笑着将变得鲜红的娲皇柳簪递给她,又把盘古精血打回巫九体内之后才用温柔无比的声音缓缓开口。
  只听他道:“乖,不哭了。每个大时代的到来都要有人牺牲,但这是值得的,因为这个世界会随着时代推演而变得更好,你说呢?”
  帝俊温柔的语气令女娲泣不成声,而她手中的娲皇柳簪则开始绽放出血色的光芒。
  看着女娲手中的娲皇柳簪,帝俊脸上的笑意更浓,声音却愈发虚弱:“龙汉初劫前,我感应到了你的未来。那时我犹豫了,生怕‘人’的出现会使先天神人消亡,因此才在祖龙的诱惑下修炼‘斩尸证道法’,试图改变一切。”
  “那是个错误的决定,我在魔祖的诱导下决定牺牲夏耕,用他体内一半的造化神力创造出巫族,而太始三族则夺去了另一半用来创造妖族,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影响命运,阻止人族出现。但是现在看来,先天神人的衰落不可避免。”
  “夏耕死时,魔祖解除了对我的控制,我清醒之后立刻尝试夺回夏耕的造化神力,但最终失败了。不过那时我留下了‘神诅’的力量,这是咱们翻盘的最后机会!”
  “百万年后的今天,我终于明白,先天神人一族根本不会消亡,人族就是我们的延续!虽然他们没有先天神力,但却能通过修炼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而机缘就应在这小家伙身上!”
  说到这里,帝俊苍白的脸上忽然露出浓烈到近乎狂妄的笑意,眼中更是爆射出远比日月更为灿烂的光芒,他大笑着伸手,用力一招!
  漫天阴云顷刻间化为无形,灿烂的阳光散满大地,三股七彩流光从洪荒天界落下,将整个洪荒世界的天幕化作七彩颜色,最终融入娲皇柳簪。
  无尽虚空之中,只剩头颅的祖龙忽然咆哮如雷,它的身体开始快速恢复。
  而在它身边,元凤破茧而出,始麒麟眼中的疯狂渐渐消退。
  神诅的力量已经被帝俊抽离大半,它们身上的诅咒消失了,但祖龙的神色却愈发阴沉。
  “帝俊,帝俊!该来的还是要来么?好好好,一千年罢了,不过一次沉眠而已,又能如何!”
  祖龙低沉的声音渐渐消弭,帝俊残余的力量化为一座囚笼,将他们牢牢束缚其中。
  洪荒北域,无尽冰原。
  看着女娲手中的发簪渐渐化作一条青翠欲滴的柳枝,帝俊脸上的笑意愈发浓烈。
  “盘古开天,女娲造人,这是不可违逆的必然!小家伙,这修炼之道的名字可否由我来定?修行炼道,成就真我,革去旧体,复返先天,以后这修炼之道,就叫修真吧!”
  他说完之后便开始渐渐消散,但脸上却满是欢愉的神情,就在他的身影即将消散的最后一刻,女娲忽然朦胧着泪眼躬身下拜,高声道:“先天神人一族,永不消亡!”
  她的声音在天地间久久回荡,帝俊的脸色变得愈发欢喜,而东皇太一则在同时猛然出现,直奔女娲手中的青翠柳枝。
  “奉神王最后遗诏,妄图抢夺娲皇柳簪者,死!”
  一声暴喝传来,背生四翼,人面鸟身的黑影骤然出现,正是帝江祖巫。
  在它出现的同时,一道黑色大门在它胸腹部位的六个爪子间浮现,十名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存在接连出现,毅然决然地挡在东皇太一身前,正是其余十名祖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