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巫妖传第一百五十一章 无码是男人的浪漫,洪荒巫妖传第151章 无码是男人的浪漫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洪荒巫妖传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无码是男人的浪漫

  巫九说完便催动神印,他的手上凭空浮起一团白光,种种材料在白光中不断融化重组。
  旁边的西王母看得一愣一愣的,完全弄不明白他要炼制什么法宝。
  没过多久,只见巫九身边的材料被消耗得一干二净,已经全部融入他双手之间的白光里面。
  “啧,这摄光匣用的材料虽多,不过炼制起来倒是没什么难度。”
  手上的白光渐渐收敛,巫九看着飘浮在自己眼前的黑色方匣子耸了耸肩,露出满脸轻松之色。
  西王母脸上的表情十分好奇,随手抓过‘摄光匣’研究起来。
  巫九见状嘿嘿一笑,开口道:“喵王母道友,这摄光匣现在还用不了。”
  “哦……”
  讪讪地将摄光匣放下,西王母郁闷地答应一声,随后又猛地皱眉:“你刚才叫我什喵?!!!”
  巫九心中暗笑,脸上却不动声色。
  随手取出一枚玉简,他转移话题道:“摄光匣能够将指定位置的图像记录下来,不过需要使用玉简储存,而且操作起来颇为繁琐。我来示范一下,你要是喜欢,我给你炼一个就是了。”
  “嘁,本喵才不稀罕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喵,一点用处都没有。”
  听到巫九的话,西王母脸上的表情跃跃欲试,但嘴上却不肯承认。
  见她表现出如此模样,巫九嘿嘿一笑,又从她手里接过摄光匣,随手将玉简塞入里面。
  西王母眼前一亮,有心要凑过来看,却又不好意思。
  “摄光匣只能采集镜头正前方的画面,你看这里,这就是镜头。”
  玉简塞入摄光匣后,这法宝上忽然有一面化作透明琉璃色,巫九将之对准西王母,开口解说起来。
  西王母‘唰’地一下躲到旁边,抗议道:“你、你别拿那东西对着本喵,本喵害怕!”
  “放心放心,第一次难免紧张,以后次数多了就习惯了。”
  巫九坏笑着说了一句,随后又操控妖云四处乱转。
  见他满脸专注地盯着摄光匣,西王母连忙凑过来偷看。
  不知不觉中,二人凑得越来越近,两张脸几乎快要贴在一起。
  “喂,你这是在干什喵?为什喵要举着这东西四处乱窜?”
  见巫九始终盯着摄光匣不理自己,西王母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我……”
  “喵!!!!!!!”
  巫九扭过头来刚要说些什么,便觉得嘴唇微微一凉。
  西王母猛地跳开三丈,又怒冲冲地看着他,但脸上却一片通红,连话都说不出来。
  见此情形,巫九嘿嘿一笑,已经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喵王母道友,我刚才是在寻找好的拍摄角度,你来看。”
  为免尴尬,巫九将摄光匣往前轻轻一递,又往背对镜头的一面指了指。
  见他似乎没发现刚才的事,西王母悄悄地松了一口气,但又有些许失望。
  悻悻地凑到摄光匣旁,她小心翼翼地往里瞄了一眼。
  “喵?这画面居然比本喵用眼睛看到的还清晰,引水蚯好生残暴,都把玄莽身上的蛇鳞弄掉了喵!”
  看了一会之后,西王母直接从巫九手中夺过摄光匣,有滋有味地品评起来。
  见她有些入迷的意思,巫九嘿嘿一笑,又凑过来扶住她手里的摄光匣,开口道:“咱们这个角度还不够好,还需要再调整一下,你看……”
  随着话音,他脚下的妖云不断调整方位,摄光匣里的画面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劲爆。
  不知不觉间,二人离两大巨兽的‘战场’越来越近,周遭的风力也越来越大。
  “哗啦!”
  “嗷呜~!!!”
  滔天巨浪再度掀起,引水蚯的身体猛然缩紧,而玄莽则在同时发出一声惨烈的痛呼。
  浪花落下,正沉迷拍摄无法自发的巫九和西王母被冰凉的海水打在脸上,顿时惊醒过来。
  西王母连忙将摄光匣紧紧地抱在怀里,生怕这件草率炼制出来的有趣法宝被大浪打坏。
  而巫九则驾驭妖云快速往天上飞去,生怕打扰到兴致正浓的引水蚯,被它含怒追杀。
  “一……一……”
  有气无力的叫声传来,引水蚯的身体渐渐松弛下来,随后软趴趴地漂浮在海面上。
  它身上的气息开始快速跌落,眨眼间便掉落至五品左右。
  水蓝光芒一闪,玄莽化作一名遍体纹龙,浑身肌肉虬结的光头大汉。
  他捂着身体的中后偏下部位,对漂浮在海面上的引水蚯怒目而视。
  滚滚妖气从玄莽身上逸散出来,在半空凝为一柄闪烁着灵光的灿金色三头钢叉,被他一把握住。
  这时候,巫九已经驾驭妖云带着西王母逃到半空。
  见此情形,他连忙从西王母手中拿过摄光匣,再次对准玄莽开始拍摄起来。
  “哼,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玄莽这厮倒好,才一日就翻脸!”
  他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调整角度,西王母笑得花枝乱颤,而下方的玄莽则将手中的三头钢叉快速放大,对着海面上的引水蚯恶狠狠地叉了下去!
  就在引水蚯即将毙命当场时,一道青光从海外奇岛方向快速飞来。
  清脆的少年声音响起,震彻天地。
  “玄莽道友且慢动手,引水蚯道友是我五庄观的客人,对你多有得罪,还望包涵一二。”
  随着话音,那道青光化作一枚无字玉简,在电光火石之间将引水蚯裹住。
  三头钢叉恰好被这无字玉简拦住,顿时撞得火星四溅。
  壮汉玄莽脸色苍白,神色十分恼火,当即破口大骂。
  那少年声音没有半点恼怒的意思,静待他骂完才开口道:“玄莽道友若再不离去,我五庄观里可还有不少游离在外尚未归来的客人,等下你们碰面,只怕难免尴尬。”
  闻听此言,壮汉玄莽的脸立刻变成了猪肝色。
  他狠狠地啐了一口之后便灰溜溜地逃走,再不敢化作海蛇模样,引起半点风浪。
  见玄莽离去,巫九心满意足地收起摄光匣,又将玉简从中取出,随手递给西王母。
  只听他道:“这东西用神念便能观看,你先拿去品评品评,好歹也是个乐子。”
  西王母脸色一红,刚要说话就听方才的少年声音再次响起。
  “二位道友,相逢即是有缘,何不来我五庄观坐坐?咱们把酒同欢,共同品评风月,岂非乐事?”
  闻听此言,巫九刚要拒绝,便听红云老祖传音道:“师尊,快快答应下来,这位就是我说的海外奇人!他所居海岛上有一山,山上的‘五庄观’就是他的洞府!”
  “啊?合着你让我找的是镇元子!”
  听到红云老祖的话,巫九暗自惊呼一声之后,心思开始活络起来。
  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似乎镇元子手里的人参果树也是天底下少有的好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