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巫妖传第一百五十二章 洪荒比利王,洪荒巫妖传第152章 洪荒比利王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洪荒巫妖传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洪荒比利王

  在人参果和‘玄水母石’炼制秘法的双重诱惑下,巫九果断答应了镇元子的邀请。
  镇元子闻言大笑,无字玉简化作一道青光将他和西王母卷入其中。
  下一刻,巫九和西王母已经出现在一片海岛的上空。
  一名容貌清秀,神态温和的少年道人从下方飞来,脸上满是笑意。
  来到半空,他笑着拱手道:“未知西王母道友今日到访,一时仓促招待不周,还望道友见谅。”
  “本喵、咳咳,镇元道友何必客气,我也不过是一时兴起,四下云游罢了。”
  西王母开口时险些把自己的口头禅带出来,幸好她反应得快,连忙刹住,随后又中规中矩地客套起来。
  “收!”
  正在这时,镇元子轻喝一声,又将身上道袍的大袖一挥!
  无字玉简立刻化作一道青光落入他袖中,而被裹在里面的引水蚯,则化作一名浑身闪烁油光的光头壮汉悬在半空一动不动,看模样似乎是正在沉睡。
  见到引水蚯化人的形态,再回忆起刚才玄莽的模样,巫九当场笑喷。
  这两个巨兽的本体长得威猛,化人之后的形态更是威猛异常。
  这要是把他们放到后世,准能在某些小片子里大放异彩!
  看到他脸上的古怪笑容,西王母不用问就能猜到他又在想什么邪恶的东西。
  白了巫九一眼之后,西王母对镇元子拱手道:“镇元道友,今日我来倒没什么事,倒是我身边这位模样丑陋、修为弱小的可恶家伙有事找你,你要小心防范,别让他坑了……”
  镇元子闻言哑然失笑,又对巫九拱手道:“看来小道友与西王母道友关系匪浅,倒不知有何贵干?”
  被西王母黑得体无完肤的巫九正郁闷时,听镇元子如此说话,登时诧异地看着他。
  在巫九的印象里,海外素来人烟稀少。
  镇元子住在这种地方,明明应该很少与人交往,不懂人情世故才对。
  可自己看他言语之间透露出来的感觉,怎么像是个老于世故的人精呢?
  心念电转,巫九连忙还礼道:“镇元道友客气了,我是听红云道友介绍,说贵地有‘玄水母石’的炼制秘法,这才不远万里前来,只为向道友请教一二。”
  见巫九如此说得直白,镇元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摸着鼻子笑道:“一时疏忽,倒是怠慢了二位贵客。来来来,二位先来我五庄观中稍坐片刻,咱们慢慢聊。”
  说话间,他已分成两人,一个带着巫九和西王母落向下方海岛,而另一个则跑到了引水蚯身边。
  巫九虽然好奇他要对引水蚯做什么,但也不好直接询问。
  带着满满的疑惑跟着镇元子落到一座海岛上,巫九和西王母都忍不住啧啧赞叹起来。
  此时虽是寒冬,但海外奇岛附近却似春天一般。
  眼前这座海岛上面绿意盎然,无数低矮的灌木上开满了明黄小花,偶尔有几棵稍微高大些的数目,上面生满了水蓝色的尖细叶子,看起来十分新奇,充满了别样的美感。
  镇元子带着二人走了片刻,一座看起来十分破落的院子出现在眼前。
  巫九凝神看了半天,心中失望不已。
  那院子的外表十分破落,里面也见不到半点绿意,难道人参果树不在里面?
  他心里暗自琢磨着,步伐却已经跟随着镇元子来到了院门之外。
  “砰、砰、砰。”
  奇怪得是,镇元子并未直接推开院门,而是先敲了几下,又喝道:“快开门,我回来了!”
  “吱呀……”
  随着他的声音,院落里传来一阵响动,然后便有两个小道童将院门打开。
  两个道童同时道:“恭迎老爷回府,清风(明月)见过贵客。”
  这两个道童的话巫九倒是没有听清,他此刻已经被这院落里的场景震惊到了。
  镇元子在空间之道上显然有着非常高的造诣,这院落虽然在外面看起来破落无比,但内部却别有乾坤!
  隐藏在破旧木门后的,是一组金碧辉煌的建筑群,而在这些建筑群的后方,一棵参天巨树直插云霄,树冠恰好与云层一般高矮,巫九隐约能看到上面有许多人形果子随风飘摆。
  “我的个天啊,当初大圣是怎么踹倒这棵树的?这挑战难度也太高了吧?”
  心中惊叹的同时,巫九带着西王母跟随镇元子走进了院落之中。
  清风明月将院门关好,又紧随其后。
  踩着碧蓝色宝石铺垫而成的地面一路前行,巫九和西王母跟着镇元子绕过雕梁画栋的宏伟主殿,经过三重星空石打磨而成的院门,顺着游廊来到了主殿后方的后花园里。
  当他们坐在后花园里用星空玉制作出来的玉墩上面,准备一起品茶论道时,巫九已经快哭了。
  镇元子这厮哪是要跟自己论道?这TM是赤裸裸的炫富!
  “西王母道友,寒舍简陋,倒是让你见笑了。”
  脸上露出一丝温文尔雅的笑意,镇元子笑眯眯地开口。
  听到他的话,西王母顿时脸色一黑,因为她想起了自己在昆仑山上的洞府。
  这五庄观要是寒舍,自己那个算什么?罗罗鸟窝吗?
  想到这里,她脸上露出一丝冷冽的微笑,开口道:“不敢见笑。在我看来,镇元道友这洞府的奢华程度,在整个洪荒世界之内都算是罕见,以豪宅称呼还差不多。”
  巫九在一旁连连点头,自己的凝碧崖也算是少有的洞天福地,可是跟这一比,倒真成了名副其实的寒舍。
  见西王母似乎对自己产生了反感,镇元子暗道自己失策。
  他连忙对清风明月使了个眼色,随后又道:“清风明月,快去取两只人参果来招待贵客!”
  两个小道童应了一声,随后便跑到不远处的小屋里拿出一个金锤和两套衣服,直奔人参果树而去。
  巫九正纳闷他们拿衣服干嘛时,只听镇元子道:“西王母道友,我在这海外之地久闻道友大名,可惜一直未能得见。今日能得见道友芳容,真是三生有幸!不知道友……”
  没等镇元子说完,西王母已经带着满脸笑意抱住了巫九的胳膊。
  只听她道:“这个臭家伙就是我的道侣,镇元道友觉得如何?”
  被西王母抱住胳膊,巫九顿觉骨头都酥了三分。
  而镇元子的脸上则露出一丝诧异之色,随后又笑道:“难怪我从刚才就觉得这位道友一表人才!现在看来,果然是人中龙凤!不过西王母道友,我想问的是,道友的蟠桃可否借我一观?”
  西王母的脸顿时通红,而巫九则差点因为憋笑而把脸憋青。
  这误会可有意思,喵王母这姑娘糗大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