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巫妖传第一百五十九章 饿货!来吃土吧!,洪荒巫妖传第159章 饿货!来吃土吧!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洪荒巫妖传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饿货!来吃土吧!

  “镇元道友,你这是做什么?”
  “镇元道友!你若饿了的话,我师尊那里有许多美食,你又何必……”
  “镇元道友?镇元道友?”
  接连说了几句,红云老祖满脸懵逼地看着一头扎进土堆里大吃大嚼的镇元子。
  巫九在旁边露出满脸肉疼之色,这些息壤虽然不算特别珍贵,但也是颇为罕见的土系灵物。
  更何况,为了让镇元子能够更好地恢复力量,他还特意往里掺杂了芝麻粒大小的一块九天息壤!
  浓郁的戊土灵气与息壤一起被镇元子吞入腹中,他身上的气息渐渐强盛起来。
  五庄观上空的土黄光罩再次变得浑浊厚重,镇元子直起腰板道:“嗯!来劲了!”
  见此情形,红云老祖挑了挑眉毛,随手挖了一小块息壤放到嘴里嚼了嚼。
  “呸呸呸!果然是土,这玩意儿叫人怎么吃得下去!”
  将嘴里的息壤啐了一地,红云老祖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镇元子,暗自佩服他消化能力惊人。
  巫九见状嘿嘿一笑,开口道:“镇元道友本体是人参果树,吃土也是常事。你本体是天地间第一朵红云,没事跟着乱凑什么热闹?难不成你还要变成沙尘暴么?”
  话音未落,五庄观内又是一阵颤抖。
  碧绿陨石落下后,五庄观里的光线本已十分昏暗,但此时却重新变亮。
  “哼,好个鲲鹏,它这是要故技重施么!”
  镇元子眼中闪过一抹厉色,随即吹出一股狂风,将剩余的息壤都吹进了半空的土黄光罩里面。
  霎时间,滚滚黄云冲天而起!
  浓郁到极致的戊土灵气在五庄观上空不断凝聚,最终化为一只巨大的土黄乌龟。
  得到海量戊土灵气支援,镇元子毫不犹豫地发动了地书中的最强防御手段!
  五庄观外,毕方见到戊土灵气所化乌龟,顿时变了脸色。
  此乃戊土灵气先天化形之物,名曰‘霸山镇岳戊土神龟’,号称‘万法不侵,无物可破’!
  镇元子身受重伤,五庄观内的戊土灵气又被兜率真火驱逐了大半,他怎么可能发动得了这种法术?
  正在这时,妖师鲲鹏再次踩着妖师宫从空中坠下!
  “桀桀桀!五庄观里的杂碎们,老祖这下定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尖锐的声音响彻天际,但却完全无法穿过戊土灵气所化神龟。
  五庄观里的巫九掏了掏耳朵,他仿佛听到了十分细微的声音,但又不敢确定。
  这时,空中的土黄光罩微微一颤。
  镇元子轻哼一声,随即竟哈哈大笑。
  只听他道:“鲲鹏!毕方!你们两个披毛戴角的畜生胆敢犯我五庄观圣地,待得他日,镇元子一定要去你们的洞府逐个拜访,到时候咱们再好好较量一下高低!”
  气势万钧地说完这话,镇元子连忙扭过头来,对巫九道:“小道友,再来点、再来点,维持这‘霸山镇岳戊土神龟法相’消耗极大,剩下的息壤不够用了……”
  “……你这个逼装的不好,给你打差评。”
  十分无语地看了镇元子一眼,巫九哭丧着脸操控赤火神台傀儡再次送出一捧息壤。
  这两把息壤撒出来,已经消耗了他凝碧崖中足足一半的库存!
  此时镇元子看向巫九的眼神,就像在看财神爷一样,就差把口水都流出来。
  察觉此事,巫九十分郁闷地暗自发誓。
  等这次劫难过去,自己非要跟喵王母道友狠狠地宰他两刀,让他重新摆正心态!
  巫九在这边独自郁闷时,镇元子已经将他送出的息壤尽数融入地书。
  土黄光罩所化神龟顿时变的更为凝实,看起来竟像是活着的生灵一样。
  更可怕的是,随着这神龟进一步凝实,无数戊土灵气化作土黄色的龙卷风四下漫卷。
  附近的五行灵气顿时被完全搅乱,毕方等妖都不得不躲开老远,而妖师鲲鹏则慌不择路地从龙卷风的包围里冲出来,一身白衣硬生生被沙石染成了黄的。
  “呦唔!!!呦唔!!!”
  悠扬的吼声从神龟喉间传来,震得毕方等妖耳膜几乎快要破裂。
  负责辅助的四只妖怪里,赤色蜈蚣的修为最差。
  受这吼声冲击,他顿时倒喷一口鲜血,浑身气息一阵滞涩。
  就在此时,远处的海面上忽然也传来一阵悠扬的吼声。
  “呦唔~~呦唔~~”
  毕方听到这声音暗自叫苦,今天自己出门定是没算好日子,先是被自己人怼了个哑口无言,然后又碰到地书化形,现在可好,这特么直接来了真的五行神兽!
  这‘霸山镇岳戊土神龟’的灵智虽然不足,但生来就有三品巅峰修为,成年体更是媲美二品境界。
  若是镇元子与远处这只神龟合力围攻,自己一伙恐怕都要栽在这里!
  就在他准备率领众妖暂时撤退时,恐怖的二品威压从天而降。
  滚滚黄云从正西方向快速飞来,毕方等妖被吓得魂飞魄散!
  他们受二品威压影响,悬在空中都要费尽全力,更别提快速遁逃了!
  “呦唔~~呦唔~~”
  悠扬的吼声越来越近,一只大如山岳的土黄神龟在倏忽间落在五庄观旁边。
  它轻轻抬腿将五庄观翻了过来,又合身压在上面……
  场面十分激烈壮观,不可描述。
  两只神龟剧烈的动作,让五庄观周围的地面裂开无数缝隙。
  半空中的毕方等妖都看傻了眼,而五庄观里的众人则摔了个七荤八素。
  镇元子哭丧着脸看着半空中快速变薄的土黄光罩,已经忍不住开始怀疑人生。
  巫九操控赤火神台傀儡飞在半空,脸上表情一片木然,心中却在考虑对策。
  五庄观里的戊土灵气貌似撑不了多久,如果待会儿外面那只神龟发现五庄观并非它的‘梦中情人’,而是一个高配版仿品的话,没准会直接当场发飙……
  最惨的是红云老祖,那神龟扑过来时,他猝不及防之下被那神龟的‘宝剑’在眨眼间破去了云海红沙中的重重禁制,此刻正蹲在一旁呕血,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但是即便他已经落到如此境地,却还是不得不分神操控那些被神龟的‘宝剑’带到土黄光罩外面的云海红沙,顺着缝隙一点一点地飞回来,至于具体画面,还请众看官自行脑补。
  盏茶功夫过后,那神龟嘶吼一声,随即趴在五庄观所化神龟身上,懒洋洋地不肯动弹。
  镇元子脑中‘嗡’地一下,险些被瞬间浓郁了数千倍的戊土灵气弄得失去意识。
  与此同时,五庄观外的土黄光罩,悄然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