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南北第一一九三章 醉生梦死,权倾南北第1193章 醉生梦死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权倾南北 > 第一一九三章 醉生梦死

第一一九三章 醉生梦死

    ?刘休征虽然有的时候脾气倔强的蛮不讲理,但是宇文宪也承认,没有他一次又一次的施以援手,自己肯定不可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
  
      “臣请以使者的身份为大王出使江南。”刘休征深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说道。
  
      宇文宪有些诧异的看向刘休征。而刘休征再一次点头表示宇文宪并没有听错:“大王,汉人崛起之快,已经出乎我们的预料,想来大王在六七年前也不会想到会有这么一个李荩忱横空出世,硬生生的带着原本偏安一隅的南朝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顿了一下,刘休征果断的说道:“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是现在我们真的了解汉人,了解这个我们曾经称呼之岛夷的王朝和对手么?”
  
      宇文宪一时间竟然怔住了,的确,李荩忱崛起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无论是他还是手下的哪一位臣子,实际上对于李荩忱到底是如何崛起的、又是怎样一步步走到今天的,甚至是如何维持住一个派系复杂、各色人物一应俱全的庞大王朝的,都并不清楚。
  
      甚至就连对李荩忱最熟悉的尉迟迥,对于这样的问题恐怕也模棱两可。
  
      现在看上去宇文宪和李荩忱是坐下来签订了和约,但是大家心里也都清楚,这主要还是因为现在双方有着共同的目标,自然也就有着相同的利益,一旦杨坚被灭掉,那么就是宇文宪和李荩忱大打出手的时候。这一条双方并没有在和约之中阐述,但是俨然心照不宣。
  
      宇文宪现在对李荩忱和他的大汉根本就没有什么了解,等到以后开战的时候,宇文宪凭借什么去和李荩忱较量?凭借短时间内的通商所带来的一些零零散散的消息?
  
      因此和约上派驻使者这一条自然就显得非常重要,而这个使者显然不是去走走过场的,要彻底的了解大汉的具体情况,这样才能给朝廷政策的制定提供一个合理的依据。
  
      满朝上下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恐怕也就是那么几个人,而且想必大多数人都不喜欢抛弃妻子、远赴千里之外,因此有勇有谋又不想直接在朝堂上为官的刘休征,的确是最好的人选。
  
      “贤弟,你攘助本王良多,本王怎么好意思让你走这么一遭······”宇文宪有些尴尬的说道,毕竟刘休征这么多年来都是以良师益友的身份帮助他的,让宇文宪怎么也不好意思把自己的请求说出口。
  
      而刘休征郑重一拱手:“还请大王放心,余当为大王效力。”
  
      轻轻舒了一口气,宇文宪郑重颔首:“那就有劳贤弟了。”
  
      ——————————-
  
      长安城。
  
      夜色已深,但是皇宫之中依旧灯火通明。
  
      “唯高唐之大体兮,殊无物类之可仪比。巫山赫其无畴兮,道互折而曾磊。”
  
      在清脆的歌声中,青绿色仿佛和山水无差别的水袖上下翻飞,当真如那水的涟漪和水中的青山倒映也似。宋玉的《高唐赋》中所描述的巫山**之场景,有这样娓娓道来,像是一幅画卷展现在眼前。
  
      虽然还是严冬,大殿外的屋檐砖瓦上甚至还有一层白皑皑的积雪,但是大殿之中的地龙烧的火热,屋子之中的人更是衣衫单薄。那些低着头什么都不看的内侍们还好,中间翩翩起舞的宫女身上除了亵衣之外只披了一层薄纱,哪怕是灯火有些昏暗,也依旧能够随着这些女子身影的交错看到一些令人神往的曼妙所在。
  
      而随着身穿青色和蓝色薄纱的女子向两侧分开,中间一名鹅黄色衣衫的美人缓步而出,身形婀娜,长长的衣袖骤然向上扬起,就真的犹如一轮明月从水面上升起,而那女子伸手解开遮住娇颜的面纱,露出令人迷醉的面容。
  
      她赤着脚,脚腕上绑着小铃铛,难怪刚才一动也不动,现在骤然向前跳跃,那铃铛也跟着“当当”作响,白皙的肌肤随着褪去的外衫骤然显露出来。
  
      坐在上位的年轻男子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撑着桌子想要向前探身,他两边的女子伸手拦他却没有拦住,虽然都流露出不悦的神情,男子似乎也意识到什么,回过身一边香了一口,两个美人才转怒为笑,而男子则端起来酒杯,遥遥对着那越舞越快的美人举杯。
  
      一件又一件的衣衫褪下,灯火也随之越来越暗,都是被那舞动的衣袖直接拂灭。眼见得白玉一般的娇躯就要完整的展露在眼前,男子再也坐不住了,竟然直接从桌子上翻过去,或许是这么长时间来已经完全被酒色掏空了身体,他的脚步有些踉跄,不过还是三步并作两步,就像是饥不择食的饿狼,直接扑向那亭亭玉立的美人。
  
      “陛下!”那两个在他左右服侍的美人懊恼的想要起身阻拦,不过她们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
  
      最后一点灯火灭掉,整个大殿之中彻底昏暗下来,紧接着便听见衣衫撕裂的声音和令人心神摇曳的喘息声。
  
      而那两个美人面面相觑,伸手整了整自己的衣衫,一个压低声音说道:“真的是个天生的狐媚子。”
  
      “听说当初她在齐国的时候就曾经一件衣服也不穿让满朝文武来看,要说这没脸没皮,咱们可真的比不上。”
  
      “亡国之人,也好意思争宠。”
  
      “陛下已经有多久没有宠爱我们了······”
  
      “咱们这还算好的,你不看看皇后娘娘······”
  
      “好了,慎言。”
  
      顿时两个人都不再说话,静静听着大殿上那属于那一对狗男女的声音,心中只有愤懑。
  
      而脚步声突然响起,黑暗之中一切都沉寂下来,紧接着便听见那男子,也就是堂堂北周皇帝宇文赟不满的吼声:“什么事?!”
  
      “陛下,东平郡公在宫外求见。”
  
      一阵沉默之后,宇文赟冷声说道:“且让他等会。”
  
      烛火一点一点的重新点亮,几名宫女和内侍着急的上来给陛下披上衣服,而被宇文赟压在身下的那女子却不慌不忙的只是披上外衣,甚至就连衣带都不系,任由宇文赟的目光依旧在自己高耸的山峰上来往流连,狭长的媚眼带着寸寸波光打量着宇文赟。
  
      1秒记住爱尚:.。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