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小狱卒第二千六百八十章 你们这是同归于尽 新,天庭小狱卒第2680章 你们这是同归于尽 新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庭小狱卒 > 第二千六百八十章 你们这是同归于尽 新

第二千六百八十章 你们这是同归于尽 新

    
  
      “前辈,我们是不是闯祸了?”郗晨升是圣主境的强者,可是,后面巨大黑球给他的压力,却让他的呼吸,都有些急迫,郗晨升一边跑,一边扭头望向赵无德,苦脸问道。
  
      “谁能想到这玩意这么厉害?”赵无德一脸地郁闷。
  
      破开封印发现这颗巨大的黑球之后,赵无德本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个原则,开始破解黑球上的纹路,因为直觉告诉他,黑球上的纹路,是另外一种圣纹。
  
      可是,刚一碰这颗黑球,这颗黑球就活了。
  
      但活了归活了,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并未成真,黑球一滚,差点没把赵无德压死,幸亏郗晨升反应快,薅了赵无德一把。
  
      后面就不用说了,两个人被一个球,追得四处逃窜。
  
      意识到,根本甩不掉黑球之后,两人干脆黑球引向祭坛中央,不足千里,瞬息而至,赵无德一马当先,出现在祭坛之主面前。
  
      郗晨升紧随其后。
  
      “是你们!”看到赵无德和郗晨升,又看到那颗巨大的黑球,祭坛之主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监控着整座祭坛,祭坛之主当然知道,郗晨升在封印之上,建立了一块方外之地。
  
      也正因为,害怕伤及封印,祭坛之主,才一直没有对付郗晨升,他料定,以郗晨升的水平,根本发现不了盆地之下的封印。
  
      谁承想,赵无德和郗晨升混到了一起。
  
      “刘浪呢?你把刘浪藏哪去了?”四下一扫,没看到刘浪的身影,赵无德心中一沉,他做了这么多,就是想回来救刘浪,他可不想欠刘浪。
  
      “刘浪?你要救的人是刘浪?”祭坛之主,还没回答,郗晨升已然惊叫起来。
  
      赵无德不止一次说,要救人,但郗晨升一直没问,赵无德要救的是什么人,现在看,即便没有多年前,赵无德与光族的交集,他们也是一伙的。
  
      “你认识刘浪?那是我兄弟。”赵无德说道。
  
      “那是我……我朋友。”刘浪是司空芮莹的弟子,从司空芮莹那里论,刘浪肯定是郗晨升的晚辈,郗晨升想表明这层关系,但想了想,又忍下来了。
  
      辈分这东西,太较真了,很容易乱套。
  
      在赵无德和郗晨升,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流的时候,祭坛之主咬着牙说道:“你们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你们这是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
  
      赵无德哑然失笑,“你死了,我也不会死。”
  
      对于自己的重生之法,赵无德还是有着十足信心的,大不了再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一次,不就七天时间吗?他耗得起!
  
      “你……”祭坛之主,差点儿被噎死。
  
      正待发作,巨大的黑球,已经滚了过来,祭坛之主赶紧往旁边跑路,他是跑了,但是一米祭坛没有跑掉,边缘之处正被黑球扫到。
  
      “咔嚓”一声,一米祭坛直接碎裂。
  
      上面又恢复痴呆状态的左丘婵,直接倒在地上,无天圣碑亦是脱手而出。
  
      “无天圣碑!”
  
      赵无德一眼扫到了无天圣碑,虚空一抓,把无天圣碑抓到手里。
  
      “无主圣器!”
  
      感受到无天圣碑之上,已无刘浪的气息,赵无德喃喃自语,“终究还是来晚了吗?”
  
      “郗晨升,帮我干掉他!”
  
      沉默了一秒钟之后,赵无德直接向着祭坛之主冲去,临走之时,刘浪跟他说过,要他帮忙报仇,当时,他也答应了。
  
      现在,他就要履行承诺。
  
      “是!”从赵无德的情绪变化看,刘浪明显凶多吉少,郗晨升心一横,也冲了上去,他被祭坛之主,困了数万年,就算没有刘浪的事,也得跟祭坛之主,讨个说法。
  
      “你们……”
  
      眼看着赵无德和郗晨升,不顾翻滚的黑球,从两侧奔来,祭坛之主脸都绿了,别说想不想活,他不管,但是他想活。
  
      “只能用最后一招了!”
  
      面对三个方向的夹击,祭坛之主竭尽全力,往旁边一闪,闪到了倒地的左丘婵旁边,然后一伸手,将左丘婵抓起,挡在身前。
  
      “停手!”
  
      郗晨升不认识左丘婵,但赵无德知道,左丘婵是刘浪带到圣地祭坛的,就算左丘婵最后要死,也不能死到他们之手,所以,赵无德赶紧拦下郗晨升。
  
      但是郗晨升和赵无德停手的同时,巨大的黑球,已经滚到了祭坛之主面前。
  
      祭坛之主一甩手,将左丘婵扔向黑球,然后趁势向后,飞速退去,仅一个眨眼,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就这么跑了?也太没有骨气了吧?”赵无德试图用激将法,把祭坛之主激回来,但根本就没有作用,不出意外的话,祭坛之主,恐怕已经逃离了祭坛。
  
      赵无德进到圣地祭坛的初衷,是占据圣地祭坛,然后将这块风水宝地,送与妖族,现在,祭坛之主跑了,理论上,这座祭坛,已经是他的了,可是,那个黑球……
  
      “轰!”
  
      在赵无德望向黑球的同时,左丘婵终于完成了与黑球的碰撞。
  
      以赵无德的判断,左丘婵的身体,会在一瞬间,化为碎片,毕竟,翻滚的黑球,力量太过巨大,连圣主境的郗晨升,都无法硬抗。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黑球并没有碾碎左丘婵,反而原地停了下来。而左丘婵更是毫发无损,轻飘飘地落在地上,不但落到地上,左丘婵的眼中,还渐渐有了神采。
  
      “赵无德,郗晨升……”
  
      左丘婵扫了一眼赵无德和郗晨升,又把目光转到之前被祭坛之主控制,已经保持一个姿势,很久没动的长芦秉身上。
  
      “长芦秉!”
  
      在左丘婵喊出这个名字后,长芦秉就像是从噩梦中的惊醒,打了一个激灵,瞬间恢复正常。
  
      “还认识我吗?”
  
      左丘婵上下打量着长芦秉,叹声问道。
  
      “你是……”
  
      左丘婵,长芦秉当然是认识的,但是,此刻,左丘婵明显不是用左丘婵的身份说话。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你和那几个天阶术炼师,私下里,叫我妖兽克星。”左丘婵回忆着几十万年前的种种,轻舒了一口气说道。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