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歌后:致青春,时光中的我们第10章 找女神,镇场子,神秘歌后:致青春,时光中的我们第10章 找女神,镇场子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顾谦易,你刚刚在听我说话吗!”段峰皱着眉头拍了拍顾谦易。
  “什么?”游神的他,哪有什么心思听他讲话。
  “我说,我和韩景奕宣战了,不是打群架哦!我可是个好学生!”段峰满脸骄傲,就差没在脸上写上“快夸我”三个大字了。
  “哦!”顾谦易冷淡地从他身边走过。
  “你就一点都不关心我宣战什么了吗?”
  “不关心。”
  “顾谦易同学,要关心集体!”
  “宣战什么了。”
  “篮球赛。”
  “就你那辣鸡球技。”
  “所以呀,顾大哥,顾老大,顾小爷,江湖救急呀!”段峰把能用的词都用在了这里,可怜他语文知识出自体育老师之手。
  “那你选什么篮球,你不是在自嘬又会是什么?”
  段峰挠了挠头尴尬地说:“我刚不是被那什么,气的吗!”
  “条件:整个学期的地…”顾谦易慢条斯理地说。
  还没等他说完段峰没动过脑子的说了句:“没问题!”说完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顾谦易,你套路我…”
  “我可没套路,是你自己没经过脑子回答的,这也怪我?”无奈的耸耸肩。
  根本没给他开口说话的时间,接着又道:“时间?地点?”
  “啊,哦,下午放学4:20祺云广场集合,半个小时后…”开场都还没说出,只见顾谦易掉头就走了。
  段峰:兄弟,给点面子行不!你走了,我还怎么在妹子面前耍帅呀!
  中午紧接着下午的课一晃而过,对于言曦媣来说都是一样的简单,完全没有听得必要性。
  “兄弟们,走,我们去剁了那帮龟孙。”段峰一放学就从椅子上跳到了桌子上,大叫起来,手中还挥舞着不知从哪拿来的小红旗,宛如白痴。
  周围的人纷纷嫌弃地走开,除了顾谦易,当然他也戴上了耳机~打游戏,毕竟他不想听白痴乱吠。
  “顾谦易,篮球赛!”段峰从桌上跳下来,一把扯掉他的耳机,手呈喇叭状在他的耳边大喊起来。
  “段峰!你是嫌你浪费了空气是吗?”顾谦易平静地说,一双黑眸里却是波涛四伏,直勾勾地盯着段峰。
  “哥,你别这么盯着我啊!篮球赛,我可答应你了帮你扫一个学期的地呀!可怜我这么俊的一个人去当扫地公诶!”段峰邋遢着脸,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顾谦易的脸色。
  有洁癖的他想起来不用扫地顿时恢复了平静。
  段峰见样,松了一口气,心里想着:还好有扫把星庇护,可吓死我了啦!
  ******
  言曦媣理好东西正准备去找言曦儿,就被一圈男生围在了中间。
  “麻烦让一下,我有事。”言曦媣皱了一下眉头,最终还是礼貌的说了句。
  “女神,篮球赛,我们需要你!”一个男生突然大喊了一声,把言曦媣吓了一跳。
  “女神,我们需要你来镇场子。”男生又大喊道。
  “女神!镇场子!女神!镇场子!”周围一圈的男生整齐地喊道,可谓是声势浩大,把其他班的都吸引了过来。
  言曦媣一脸无奈,捂着耳朵等他们发完疯。
  过了好一会儿,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第一,我不是女神,也不想当女神;第二,我镇不了场子,这种事以后也不要来找我;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说过我有事,还有我说过的话不想再说第二次,所以,麻烦让一下,谢谢!”
  言曦媣盯着眼前的男生,一个高壮汉子就这么被盯得脸红了,不由自主的踏着小碎步往旁边挪。
  “艹,你的脚放哪儿呢!”
  “痛啊!你踩到我了!胖子你不想活了吗?”
  痛呼声此起彼伏,而罪魁祸首——高壮汉子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净盯着言曦媣脸红。
  言曦媣朝高壮汉子笑了一下,飘然离去。
  “傻逼啊你!这是发花痴的时候吗!”一个男生冲着高壮汉子的头就是一个盖帽。
  “就是,女神走了谁给我们撑场子,你撑啊!”
  “其实,我撑也行啊!”高壮汉子一脸腼腆,手指还扭扭捏捏地打圈。
  “去你妈的!”旁边的男生毫不留情的一脚踹过去,“兄弟们,给我打!”
  于是,可怜的高壮汉子就这么被群殴了。
  这时,走到半路的言曦媣突然改变了主意,往反方向的图书馆走去,一路上听到不少讨论两班篮球赛的事。
  ******
  “姐姐,我想死你了!”言曦媣正在静静地找书,言曦儿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给了言曦媣一个厚实的熊抱。
  “可我一点都不想你,这是在图书馆,安静点。”言曦媣嫌弃地拉开她。
  “姐姐,上了一天的课,你的肚肚是不是饿啦?要不要去吃东西?脖子有没有酸?肩膀背着包有没有累呀?没关系哒,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买,脖子酸了我给你揉揉,包背累了就放下来坐下,你现在就是我的主人,我给你伺候的好好的。”言曦儿暗送殷勤。
  言曦媣挑了下眉头:“第一,我没背书包,你姐我背的是“帆布包女单肩文艺简约百搭斜跨韩国ins原宿风学生韩版ulzzang布包”怎么可能会累,连一点基本常识都不知道真的是太OUT了;第二,你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人了,都关心我累不累了,说吧,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坏事。”
  言曦儿:还有这种逻辑,妹妹体贴一下姐姐都被发现有猫腻,这不科学!
  言曦媣看见妹妹无奈的样子,忽的一笑:“好了,不逗你了,姐姐我确实有点饿了,走吧,地点你定。”
  ******
  雅阁,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十分的古色古香,空气中还飘着淡淡的竹香,招待小姐穿着古典旗袍,完美微笑着招待每一位客人,就连服务员也是一番宫女打扮,清浅的琴声环绕于耳边,虽在祺云广场旁边,却一点都不受周遭的热闹影响。
  雅阁分为三个部分,一部分为家常小菜,一部分为咖啡茶点,而另一部分为满汉全席,可以说是霸占了整条街的生意,但从未有人去挑事,因为挑事的人都出现在了医院里,没有过意外。
  可以说是背后的老板十分的霸道了,但不可否认的是雅阁的食品带给人的是味蕾上的享受。
  “姐,随便选,不用客气,今天这顿妹妹我请。”言曦儿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里的卡。
  “小富婆,私房钱挺多的嘛!应该够吃雅阁里的一顿满汉全席了吧。”言曦媣把玩着长发,有些玩味有些宠溺地说。
  “啊?嗯…”为了面子,她拼了,等到时候要那个傻逼来还老娘的债,言曦儿一边在心里打着小算盘一边喊道:“雅阁走起,满汉全席”
  雅阁都在放“清明雨上”随着一道道菜的端上来,言曦媣的手机就响起了电话铃声,“我接一下电话。”言曦媣晃了晃手机便从包间里出去了。
  “哎呦,姐姐我是那么好骗的吗?请我吃饭?肯定有猫腻!”言曦媣出去后铃声便停止了,手机的页面上显示赫然是伴奏,她随后将手机放回了口袋中,踱步向前台走去。
  “这是繁花包厢里的账,不过想要拜托你们一件事,能否在半个小时后再告诉繁花包厢里的那位账已经结了,这之前就说帐还没结不能离开,谢谢。”言曦媣掏出一张卡,轻轻地伏在前台小姐的耳边说,眼底是狡黯的笑意。
  而这一切,包厢里的言曦儿浑然不知,还在纠结着付帐的事情。随着菜一道一道的上来,所有的事情都被她抛在脑后,包括莫名消失的言曦媣和那场报复的篮球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