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九世时光之痕我好想你 新,查理九世时光之痕我好想你 新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我好想你 新


  “我……”落樱有些心虚,羽暮接着逼问道,“你在来鬼影迷踪之前,就跟他认识了吧?黎之帆的父亲好歹是一岛之主,黎之帆更是很少踏出庄园,即使有,也都是数十个保镖在身旁。他从小接触的都是显赫家族的孩子,想必你的身份,应该也不简单吧。”
  “那么你,又为什么加入鬼影迷踪?家道中落?”
  落樱没想到,羽暮竟然能推出这么多来,但她说的确实没错。
  黎之帆即使是在庄园内,也有保镖在不远处守着,佣人想跟他说句话都难,更别说那时候她还是个孩子。
  她的确跟黎之帆认识,并且比羽暮这样的,关系密切的多。
  可是她,不能说。
  “的确是因为家道中落,但请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伤害你们。”
  “我凭什么相信你。”羽暮冷冷地盯着她。
  “凭我是最了解他的人。”落樱咬了咬牙,抬起头直视着她的眼睛。这样美的一双眼睛,也难怪帆会为之心动吧。上天赐予她美貌,也同样给了她智慧和力量,为什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
  “我爱他。”
  “整整十二年。”
  “我要守护孤岛,这是他的心血。”
  “我要保护黎潇潇,那是他最爱的人。”
  “因为一些原因,我不能以真实身份出现在他面前,而他也一直以为我不在人世。但家族的往事,恕我不能坦白。”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我伤害你们,对我没有好处。”
  羽暮没有再说什么,似乎是相信了她的话。
  “你刚刚说,”亚瑟疑惑道,“他最爱的人,是潇潇?”
  闻言,落樱点了点头,“黎潇潇是他的亲生妹妹。”
  “什么?!”
  “可是黎潇潇是机器人,黎之帆却是个货真价实的人类啊!”
  落樱垂下了眼帘,“黎潇潇她……曾经是个正常的人类,后来黎之帆亲手将她改造成了机器人。黎潇潇可以说是他的成名作,她得知真相后十分痛苦,让人钻了空子,被修改了程序,差点毁灭孤岛,同时也间接导致了孤岛之乱。
  后来他将黎潇潇偷偷送了出去,但听说在那艘船在半路上被击沉,黎潇潇也不知去向。孤岛之乱结束后,他一直在找黎潇潇。
  他之所以在乎她,是因为她是他最后的亲人,以及将她改造成为机器人的愧疚。”
  听完了落樱的讲述,众人的表情都凝固了,开始他们以为,黎潇潇不过是个机器人,跟黎之帆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对她好或许只是一时兴起,或者是出于某种目的,却没想到,这其中竟然有这样的隐情。
  “太疯狂了……”亚瑟喃喃道。
  这也是众人心中的想法。
  “你不应该高兴吗?作为人类的黎潇潇,根本没可能和你长相厮守,但机器人黎潇潇,永远都不会老去,正如同你一样,她甚至不会死亡,可以永远地陪着你。”羽暮不解地说道。
  亚瑟淡然一笑,“如果这一切都出于她本意的话,我当然替她高兴,也替自己高兴,但可惜并不是。”
  羽暮不解,但也不好继续说什么,于是转过身去,说:“那我先走了。”
  “我和你一起去。”唐晓翼也跟了出去。
  走出会议室后,唐晓翼不假思索地问道:“你为什么要和我一组?”
  照理说,清影和她毕竟同组那么多次,默契度也会更高,而且她之前对自己的态度……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羽暮会突然拒绝和清影组队。
  羽暮闻言,挑了挑眉,二话不说便拉起他的手,径直朝一个方向走去。
  感受到少女双手柔软的触感以及略带凉意的温度,唐晓翼有些失神,这是羽暮身为翳姬之后为数不多地主动碰他吧。
  突然,他感受到一股力猛地将他拉向前方,因为刚才的走神,唐晓翼就这样毫无征兆地被推倒在了地上。
  这是一颗海棠树,此刻正时落花的时节,他被羽暮这么一推,浅粉的花瓣纷纷扬扬地从树上落了下来,看起来竟有一种浪漫的感觉。
  他揉了揉撞在树上的后脑勺,恼怒地看向了那个罪魁祸首,却见羽暮脱下了那件黑色的西装外套,丢在了地上,摘掉脖子上的领结,又将衬衫上的纽扣扯掉两颗。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般的流畅,少女恣意张扬的笑容,雪白优雅的脖颈,以及隐约可见的精致的锁骨,竟有种别样的魅惑。
  唐晓翼呆住了,她在干什么?!
  羽暮笑盈盈的注视着他,唔,说实话,唐晓翼长得还真是不错啊。
  没等唐晓翼反应过来,羽暮就直接上前一步,跨坐在了他的腰上。
  这姿势……
  “你要干什么?”唐晓翼下意识地问道。
  “干什么?”羽暮轻笑一声,伸出手十分自然地拿掉落在唐晓翼头上的一片花瓣,“你不是想知道那个原因吗?”
  他是想知道,可是和这个又有什么关系?!
  “我现在就让你知道。”
  羽暮突然抓住他的衣领,往前轻轻一拉,同时俯下身来,毫无征兆地吻住了他。
  簌簌而落的浅色花瓣撒了两人一身。
  唐晓翼瞪大了眼睛!
  羽暮伸出手,圈住了他的脖子,舌头探出,在他的唇边轻轻的舔了一下,似是试探,带着些许犹豫,而后是无理智地啃咬。
  唐晓翼一脸懵逼,直到嘴唇上传来的疼痛感才让他回过神来。
  特么的失忆了连接吻都不会了吗?!
  她这是在啃骨头吧!
  他一个翻身,便将羽暮压在身下,一手垫在她的后脑勺,一手环住她的腰。羽暮似乎从未料到过唐晓翼会有这样的动作,下意识地松口,眸中满是惊愕。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逃避,然而唐晓翼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是你先犯规的……”他低哑的嗓音,眸中暗含着的淡淡的伤感,让羽暮呼吸一滞。
  话音刚落,羽暮只感觉唇上一重,被他狠狠地吻住。一瞬间,羽暮大脑一片空白,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一股酥麻感,如同电流,流遍了她的全身。似乎有什么遥远的记忆被勾了起来,她的双手,慢慢地将他的脖子,环得更紧了……
  而唐晓翼也是如此。
  他的吻霸道而蛮横,如同草原上的狼王,极具侵略性,十分老练地撬开她的牙齿,长驱直入,追逐着她的舌尖,缱绻,缠绵,仿佛要将她的整个灵魂,都与他融为一体。
  他暴风雨般的猛烈深吻,让羽暮无法喘息。那种异样的感觉席卷她的心头,她不知为何,身体像是不受控制般地,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的呼吸声渐渐明晰,气息混合在一起,逐渐氤氲,旖旎,从未这么近地感受过彼此。
  他真的好想她。
  两个月中她的死讯给他带来了多大的打击,她不知道,再见时她的冷酷无情给他带来了多大的伤害,她也不知道。
  而现在,他只想要他的时间,永远地停留在这一刻。
  他不敢松手,只怕那个时候,她们之间又会恢复到那种陌生人的关系。
  我好想你。
  我好想你。
  我好想你。
  他没有华丽的辞藻,此刻在心头不断萦绕的,只有这四个字,一遍又一遍。。
  “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