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灵剑奇缘第三十章获得解药,武林灵剑奇缘第30章获得解药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武林灵剑奇缘 > 第三十章获得解药

  逍遥宫的独孤飞雁对武林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件件清晰可见,所以要逍遥宫上下各个警惕,准备应对六门约的再次前来。
  独孤飞雁心中明白,这次六门约的前来,绝不是仅仅为了要的解药那么简单。所以,她在迎宾殿走来走去,难以决定答案。第一种想要的答案就是理所应当的配合,来个息事宁人,以达到双双相安无事。另一种的答案就是彰显逍遥宫的威风,让六门约的人晓得逍遥宫不是想来就来的地方,可是这么做,那结果可想而之。两种结局无非要两个字来概括,就是好与坏。但好与坏的结局又是那么诱人。因为,好的结局就意味着永远受治,不能放开拳脚统霸江湖。坏的结局就是拼一把,或许能就此一统江湖,但有力必有弊。
  看到独孤飞雁心事重重、且左右为难,绿凤问道:“宫主,有何事让你这么心神不宁?不如说出来让绿凤替你分忧。”
  独孤飞雁叹口气道:“也不是什么大事。绿凤我问你,眼前有件事,它关系着你一生的运数,如果要你抉择,你是选择逃避还是应对。”
  绿凤毫无考虑说道:“当然选择争了,而且不得手绝不罢手。”话说出了她又觉得宫主问此话绝非儿戏,肯定是关于六门约来此之事,说明宫主对六门约来此有武力倾向。如果动武,结果有两点,一是大获全胜,显示逍遥宫威武不屈。二来,就是一败涂地,还得乖乖献上解药,不错,确实是个疑难问题,看来,是自己考虑不周,回答太轻率了。想此,说道:“都怪绿凤考虑事情不周,还请宫主不要听绿凤之言,影响宫主。”
  独孤飞雁看看绿凤道:“此事不怪你,是我问你的。不过,要是不给他们些厉害,我看他们是没完没了的。对了,尹馨刀客他们回来没有?”绿凤道:“还没有,说是再两天就到了。对了,还有一件事没有禀告宫主。”独孤飞雁道:“什么事?”绿凤道:“就是他们发现有尾巴,请示要不要处理。”独孤飞雁想一时道:“如果他们没有敌意就随他们去,说不定日后还有用的着的地方。”绿凤道:“宫主深思远虑可喜可贺。”
  三日后,六门约的人来到了逍遥宫。逍遥宫的门没有紧闭而是两边门卫相邀畅通无阻。
  独孤飞雁早已等候在逍遥宫的迎宾殿接见六门约的人。经过几日斟酌,独孤飞雁决定还是先礼后兵,看事态的发展再做决定。看着武林人士纷纷涌进迎宾殿,独孤飞雁没有一句问候话语说道:“各位,不知再次来我逍遥宫为何事?”
  众人对独孤飞雁不冷不热的言语非常不自在,又加她的话语没有一句问候言语,感到此人已经晓得他们的来意。
  天山客开门见山客气道:“我们此次到来逍遥宫是有求与独孤宫主。”独孤飞雁听到天山客言语温和,于是缓和表情道:“我还以为你们来此有什么大事,原来是有求于我逍遥宫,稀事。不过我有些纳闷,既然是有求与人,为何兴师动众,难不成逼宫?”
  对于独孤飞雁的话,众人非常的不满。没想到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黄毛丫头,说话尽然稳条有序,真是牙尖嘴利,看来也是不简单,还需小心应付。
  天山客道:“此言差异。人多并非有恶意,还请独孤宫主不要误解。”独孤飞雁那傲慢样子听到天山客之言,显的更加得意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再追究了。说吧,要我做什么。”天山客道:“实言相告,我徒儿身受青红毒红散之毒,现在伤势岌岌可危,请独孤宫主奉献出解药,以解燃眉之急。”
  独孤飞雁听到这个问题后非常的不安。父亲不是去少林寺寻得大乘金刚经了吗?怎么突然又出手伤人呢?这是怎么一回事。一系列的问题让独孤飞雁十分警惕。如果依次事情的分析,他们不难发现事情的破绽,如果他们要开棺验尸,到时候该如何是好?一时,她猜不到父亲的所作所为,心中何想。想此,她不知道这解药是给还是不给。
  绿凤看独孤飞雁发愁,叫了两声“宫主、宫主”都没有反映,只好上前推了一下独孤飞雁。
  被推醒的独孤飞雁一时茫然小声问道:“什么事?”绿凤道:“六门约的人问你给不给解药。”
  这句话再次提醒了她。父亲的死讯传遍整个武林,不能轻易就将解药给了他们,否则,威严何在。说道:“不就是解药的事情嘛,不急、不急。天山一派冯掌门,不知你的徒儿身受青红毒红散是何人所为?还请告知。”天山客道:“说来奇怪。因为懂得此毒之人,江湖人人得知独孤剑拥有,可是独孤剑已去近一年,所以,我们就将独孤剑施毒者的名单一笔画消了,然而现在,还有人利用此毒横行霸道、为害江湖,此人就是肃州砂教沙里飞。即可,我们一致认为,认定沙里飞就是伤害我徒儿的凶手,因为,我的徒儿只有和沙里飞交过手后受得伤。”
  “沙里飞?”听到这个名字,她有些疑问,难道这个沙里飞就是父亲收的徒弟吗?他会青红毒红散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说的过去。这个消息让她为之一振不敢相信。
  说道:“武林中,只有家父懂得青红掌,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会的。家父活着时,就不肯传授与我此掌法,说这是一套邪门武功不学也罢,所以,我坚信绝无此事。”清苦大师手捻佛珠道:“独孤施主,你不要急着下结论,此事千真万确绝无虚假。因为事情的经过老衲亲身经历。”
  独孤飞雁听后清苦大师话,觉得再没有推脱之责的语言可说,说道:“既然清苦大师是亲历了一切,我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不过我想知道这个沙里飞的相貌,我想应该没有人不会告诉我吧?”
  “当然可以,就让我来说吧。此人四旬多,声音嘶哑且五官平平,身材短矮,是一个品质卑劣之徒,专干暗箭伤人之勾当,所以,天山客的弟子在毫无防备之下让他伤到了。”上官一振振有词、言语犀利说道。
  听到上官一的介绍,独孤飞雁似乎有些欣慰。因为上官一的话语,将此事完完全全推脱给了沙里飞,自己也好就此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但是,关于青红掌,此掌是家父所创,现在,沙里飞拥有它,这层关系大家可想而之,这个沙里飞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因此,他们来我逍遥宫取得解药,可以说是理所当然。所以,我再推脱,无论无何都说不通此理。解药给还是不给?这个问题在她心里一直在琢磨。难道父亲要我将解药给他们吗?如果给了他们,逍遥宫以后在江湖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不给,今天看他们来势是必得,难免会有摩擦发生。也罢,给了他们解药打发他们离开此地,但绝不能就这样让他们拿着解药离开。想此道:“既然你们不远万里来我逍遥宫有求,我独孤飞雁不能置之不理,不过,我的事先告诉你们,事隔多日,我不能保证此毒解毒丸会有。绿凤,去丹药房看看,还有没有解药。“说着给绿凤抛了个眉眼,示意拿些假药丸即可。
  这样的示意,绿凤自然明白。
  绿凤来到药房把事情的利害关系想了一番。又想到宫主的意思,绿凤自问:宫主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六门约的人来势汹汹,不得解药誓不罢休。现在逍遥宫的现状,理应不易与他们起冲突,以防过早的行动,到时得不偿失。于是决定将解药丸给出。想此,绿凤拉开藏药丸的匣子取出两粒药丸,然后向迎宾殿而去。
  走过一道栏杆,正好被笑面虎拦住了。笑面虎见到绿凤急匆匆赶往迎宾殿,于是挡在路中央实施拦截。他笑嘻嘻摇摆着扇子,突然两枚飞镖向绿凤射去。绿凤眼疾手快,左手抓住飞镖道:“还给你。”说着将飞镖扔了过去。笑面虎不慌不忙打开扇子将飞来的飞镖收了回去让他物归原主叫道:“回房休息。”然后将扇子折回,速度极快来到绿凤面前色迷迷道:“怎么了,小美人,还是这么的泼辣、傲气、一点都不温柔,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美人。”
  听到这样的话,绿凤几乎快要吐了,骂道:“滚开,不然对你不客气。”笑面虎扬长大笑问道:“就你?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你省省力气吧。”绿凤说起这招的确不起作用,因为自己和笑面虎对武可以说天地之分,就不在一个档次。于是就用宫主来压制。说道:“你再这样,我告诉宫主。宫主一定会替我做主的。”笑面虎听到绿凤要用宫主这一招压制自己,于是摆出在逍遥宫的功劳说道:“你别拿宫主说事,我告诉你,我在逍遥宫日夜辛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就不信,宫主为了区区丫头为你出头,别做梦了。你还是乖乖的听我的,从了我,日后我会让你穿金戴银,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岂不潇洒。怎么样,小美人?”
  看着笑面虎那副嘴脸,绿凤几乎恶心了,于是一句话没有说,一拳挥向笑面虎,想让他闭嘴,因为他的话太让人难受了。笑面虎早有准备,于是很轻松的躲过了绿凤击来的一掌,左手紧紧抓住绿凤的胳膊,使得绿凤无法动弹,右手紧接着向绿凤的胸膛攻去。绿凤见状,心知笑面虎不怀好意。想向后退躲开,但是退不了,因为她的胳膊被笑面虎死死制止。眼见笑面虎的手就要来临,占到绿凤便宜,绿凤想到,此刻只能宫主可以帮他解围。叫道:“宫主你来了。”笑面虎听到宫主来了,其实他是害怕的,因为宫内有规矩,其中一条就是,不能调戏宫内女子,违者棍责三十。于是他松手了转身行礼,谁知根本没有宫主的影子,即刻知晓上当受骗了,被绿凤给耍了。转过身,早已不见绿凤,绿凤趁机离开他几十米了。看着绿凤离开的踪影气道:“下次别让我再遇上你,不让,有你好看的。”
  绿凤拿着解药慌里慌张来到迎宾殿,见众人闻风不动,静静的立在原处,各个看到她的到来都很焦急,因为他们都很想知道解药有还是没有。看到众人的神情,绿凤晓得,此事事关重大,不然会即刻引起武林风波,幸亏自己自作主张拿取了解药。
  “宫主,我已经找寻到了解药。”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都万分欢喜,悬在心里的一颗大石头终于可以放下了。
  清苦大师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独孤飞雁听到这个消息大为不满,不高兴道:“怎么回事,这么长时间才来,真是的。”绿凤见宫主的神情,知道自己自作主张取得解药已经犯下了错,但是为了逍遥宫今后的前途,自己牺牲些也不算什么,说道:“回禀宫主,由于解药丸时日胜早,找起来有些麻烦,所以耽搁了些时间,还请宫主责罚。”独孤飞雁怒气冲天道:“好了,我不想听你解释,快把解药拿过来。”
  听到独孤飞雁的话,众人知晓,独孤飞雁并不想将解药交给他们,如果就此将解药交给她,恐怕再要回来,那时比登天还难,于是必须拦阻。
  天山客道:“独孤宫主,既然解药已经找回就不必经你的手了,老夫代你取之即可。”说着来到了绿凤面前道:“绿凤姑娘给我解药吧,麻烦你了。”
  绿凤此刻左右为难,因为她的去路被天山客拦阻了。
  独孤飞雁看到这种场面她心里明白了,这些人来此势在必得,不过,不能如此轻松的将解药交给他们,于是施展轻功来到天山客跟前,一掌打向天山客的面部,好让他就此躲开,自己也好顺势将解药拿走。看着独孤飞雁的利掌,天山客没有躲开,而是以静制动。就见飞来的一掌击中面部,天山客不动声色的迅速抬起右手一摆,正好挡住了击来的一掌。独孤飞雁的一掌没有实现计划,反让天山客给了一击。因为她接到天山客的反击时,明显感觉自己的内力与其相差胜远,根本无力对抗,这使她没有想到的结局,只好借助天山客的攻击之力返回了原处。
  对于他们的一场争斗,绿凤看在眼里明在心里。面对天山客的强劲施压,绿凤无法抉择,只好看着独孤飞雁。
  独孤飞雁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极为失望,她认为这些人就是明争暗抢,毫无江湖君子风格,真是些道貌岸然之辈。她想就此将这些人围攻剿灭在此,来个一了百了,干净利落。但是刚才的小小比试,足以可以说明这些家伙不是徒有虚名,倘若有失,逍遥宫就此劫难,恐万劫不复。想此,她决定,不再逍遥宫内动手。
  说道:“冯掌门,刚才是一个小小误会,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听到独孤飞雁的话,她是已经没有阻力再阻挡,只有找个台阶下,至此,天山客客气道:“独孤宫主言重了,这种小事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只不过,还请独孤宫主速速给于我们解药,我们也好速速离开,不再打搅独孤宫主了。”事到这个地步,独孤飞雁再也没有什么话可言,只好说道:“绿凤,解药我就不看了,你把解药给他们吧。”绿凤只好将解药给了天山客。看到到手的解药,大家十分满意。
  独孤飞雁非常不高兴道:“诸位,解药你们已经拿到,本宫就不再奉陪。如今天色已晚,愿意呢就暂住一晚,也好明日赶路。失陪。”
  对独孤飞雁这些话,众人还是满意的。
  上官一道:“多谢独孤宫主,我们就不客气了。”
  待独孤飞雁走后,天山客警惕道:“此人的举动,你们都看到了,所以,我们应该即刻离开,担心夜长梦多。”上官一道:“你别杞人忧天了,就凭我们的势力,她区区一个黄毛丫头奈我何。放心吧,没事的。”柳一天道:“据我观察,我倒是觉得这个丫头心机很深,我们的多留个心眼,小心暗算。”无己老人道:“一切都在冥冥之中注定,我们也无需再猜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各位,心静则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