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灵剑奇缘第二七零章论释,武林灵剑奇缘第270章论释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武林灵剑奇缘 > 第二七零章论释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囚悦的问话的确正点,看来他们的观察非常细心,这样的心态说明,他们要找到白衣郎君是多么的迫切,但是,他们没有想过已被人利用了。
  
      想到这个问题,又觉得他们此时的心情可以理解,要是搁到自己身上也是如此,都会在迷茫中被人利用而不去寻找原理。但是不管怎么样,自己还需把事情有必要给他们解释一下。
  
      想此,温怀玉说到:“各位,事到这样的地步,明人不做暗事,不错,他就是你们要找的恶魔白衣郎君。不过有必要,我要提醒你们一下,这些日子我与他都是寸步不离,所以还请你们三思而后行,不要冤枉了好人。”
  
      他的言语起到了一点作用,但是四帮门的人未必就信。要是信了就不是四帮门的糊涂蛋,这点,温怀玉十分清楚,也十分怜悯他们。
  
      萨月说到:“你这样说,你们定是一伙的,或是他的朋友,当然为他说话了,所以你说的话,可信度在我们看来几乎为零,要想把事情弄得清楚,就必须与他当面对质。”
  
      听萨月之言,稍有一点道理可讲,但张宇奥否决说到:“还有什么可证实的,我与他面对面认得清清楚楚,就是他化成灰我也认得他,再来证实一说,纯属多此一举,要我说,趁他昏迷给门主报仇才是硬道理。“
  
      根良支持张宇奥,说到:”张帮主之言言之有理,我大力支持。要是说我们武断了,那么,张帮主那夜所见之人又是谁?试问,一个杀害门主的凶手都能认错,这样的人我们日后还能不能相信?再着,张帮主的为人品质我们大家都是有所了解的,他绝不会拿一个无辜之人来说事的。“
  
      囚悦:”不错,我们的意见一致共识,还请你们离开,把这个恶贼交于我们处置。不然,会伤和气的。“
  
      听了他们的话意,温笑佳有些生气,但是觉得此事蹊跷,就没有与四帮门的人开口辩白。
  
      倒是温怀玉气急败坏的不依不饶说到:”有我们在,看谁敢动。“
  
      不错,有了温笑佳的存在,他们要想得到白衣郎君那是痴心妄想,不过,既是他在,也不能放过凶手,不然,显得自己太窝囊了。
  
      张宇奥硬声喝道:”温堡主,交不交人?我们可是井水不犯河水,一向都很尊敬温家堡,不要因为此事伤了百年的和气,我想不值吧。“
  
      温笑佳冷哼一声,见张宇奥的态度坚决,这使自己意外,不过,有情可原。
  
      说到:”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你们凭什么就这样判断说,白衣郎君就是凶手?“
  
      张宇奥:”就凭我亲眼所见,这就够了。“
  
      ”既是亲眼所见白衣郎君就是行凶者,为何还要留有一张纸条说明,这说明了什么?这不是明显的栽赃嫁祸吗?反过来说,假若你是凶手,你会不会留有对自己不利的证据给对方?好好想想吧。“温笑佳像是教训又像是在分析案情。
  
      有了温笑佳的提醒,对面的人似乎恍然大悟,一时窃窃私语,讨论争议,一个不让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现场秩序混乱,四帮门的门徒原本持有一颗誓报此仇,不报不休的决心,这下倒好,心中的执念瞬间松懈,对白衣郎君的怀疑浓度彻底降低了,这就意味着,他们先前的推理一一被打翻。本是要犯,刹那间成了嫌疑对象,因此,凶恶的攻击力度随之渐明的情况而突变随之降温。
  
      看到大家的变脸,温怀玉看得出事情有转折,自己再说上几句,让他们彻底放弃对白衣郎君的怀疑。
  
      说到:”这就对嘛,任何事都需三思,尤其是有说明的针对对象,此,切不可鲁莽行事,酿成不可挽回的局面奥。“
  
      有了温家父子的一唱一和,让四帮门的四个帮主在一旁细细推敲。
  
      囚悦说到:”温堡主的为人在江湖上响当当,更是忌恶如仇,这点,大家一致认可,有了这样的美誉,我们怎么能有不信的道理,因此,我们大家都很认可温堡主今日之说,要是刚才有言语冒犯还请温堡主大人有大量,谅解才是。“
  
      温笑佳没想到他们的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好在他们意识到自己鲁莽了,既然这样,何不和他们细细分析一下,看有没有明显的线索。
  
      说到:”依你之说,除了白衣郎君还有一个人,而且还是女的,能不能把她描述一下。“
  
      张宇奥点点头”当时,在房间,月色显得不是明亮,再加颜色见光有变色的原因,我一时不能确定。“言语停顿想了想肯定的说”应该是绿色衣裙,对,绿色为主。“
  
      要说是绿色为主,看来此人就是绿凤,但是,她已经被白衣郎君处决了,怎么会,又出来作恶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温怀玉一时不知如何解释,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说服自己。
  
      温笑佳更是一无所知,只能听他们描述一番了,依他言可以肯定,冒充之人还有同伙,这样至少说明不是一个人作案,这样就好办了。要是没有其他人,白衣郎君要想说清楚此事,真的要大费周章了。
  
      说到:”既是两个人行凶作案,要找凶手就的抓捕双双,虽然你们认为白衣郎君从要犯变质为嫌疑犯,但是你们的证据链条指证太是马虎,因此我觉得,现在白衣郎君还是清白的,既是清白,那他就有自由活动的权利。“
  
      张宇奥坚决反对”不行,我们目前不可能承认他是自由的,他一刻也不能离开我们的视线。虽是温堡主以正义匡扶武林,可是,我们在没有弄清楚事实之前,我们会寸步不离。这点,还请温堡主包涵。“
  
      他说了这么多,觉得所言有根有据,并不是无理取闹,而是在理,与情与理都让自己无话可说。身为江湖闻名的温家堡堡主,可不能坏了江湖规矩。虽然自己清楚白公子是无辜的,可是,有什么证据呢?空口无凭无依无据谁能信。(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