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灵剑奇缘第三一二章遇上起风,武林灵剑奇缘第312章遇上起风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武林灵剑奇缘 > 第三一二章遇上起风
    绿凤谢过独孤剑来到自己的房间,一屁股坐在桌子旁的小凳子上,拿起茶壶倒了茶水喝了一口,脑袋里面想着,独孤剑今日是怎么了,处事之风可不像他一贯的行为,难道良心发现?不会,他才不会有这样的良知,这种想法就如要他命。那么,是什么原因,一时想不通,算了,不去想,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会明白的。
  
      想到母亲,已经是一月有余没见面了,自离开逍遥宫,便无母亲的音信,每逢思念,都是以书信传播,故拿起纸笔写起了家书,然后飞鸽传书逍遥宫。
  
      白衣郎君和付一卓租用了一条船,船不大,也有八步长,三步宽。船夫有三人,都是强有力的中年人。
  
      说是去仙画岛,此人很是精通,因为,他随父亲去过一次,那时他三岁,至今,记忆犹新,对线路很是清楚。别的船夫都是一问三不知,唯有他自报家门,故,白衣郎君深信不疑启用他。
  
      船开进大海,一望无际,除了水面就是水面。
  
      白衣郎君问船夫:“大哥,你贵姓。”
  
      “免贵姓张名鱼儿。”
  
      听他名,水性很好。
  
      看看一望无际的广阔大海,白衣郎君不由的赞叹。
  
      水波粼粼,随着轻风碧波荡漾,虽是海面大无边际,可是还能欣赏到鱼儿跳跃的画面,胜是一番美景,让自己目不转睛,留恋至此。
  
      张鱼儿说到:“白公子定是与海远离,不然,怎么对这么不起眼的环境着迷呢。”
  
      白衣郎君笑笑说:“是的,我就是个旱鸭子,对大海来说,盲文,今后还请张大哥多多费心了。”
  
      “只要不刮风,这海面就是平静的,白公子就放一百个心吧。”
  
      “到达仙画岛需要几天的路程?”
  
      “需要三天,来去七天。”
  
      看来,路程不远。
  
      行了两天一夜,终于看到了一座岛屿。
  
      张鱼儿指着岛屿说到,快看,那就是仙画岛。
  
      大家一目了然就能见到仙画岛那远远所见模糊不清的模样,虽是见到它的踪迹,但想登陆,还是相差甚远。
  
      付一卓说到:“再有多久就能登陆了?”
  
      “要是不出意外,天黑应该没问题。”
  
      这样的回答,算是吃了定心丸。
  
      此时,微风明显加注,看来,是起风了。
  
      这种气候,张鱼儿很清楚,于是加快了船速,希望能躲过风吹雨打。
  
      说到:“白公子,你们进的舱门不要出来就好。”
  
      这样的要求引起白衣郎君的警觉,说到:“是什么原因?”
  
      张鱼儿只好实话实说:“要是估计不错,应该是要起风了,而且这风,它对我们逆风,为了减少阻力,故,让人进舱。”
  
      白衣郎君明白了,这是一个船手最基本的常识。
  
      风越来越明显,风速加大了。
  
      但是离仙画岛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见这风速,预计再有两个时辰便会风浪四起,那时,定是船毁人亡,不可逆转。
  
      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于是拼命地划浆。
  
      他知道,要是加一把力,定会转危为安。
  
      叫了其余两个帮手前后夹击。
  
      要不是逆风,定会轻松到达。
  
      白衣郎君看着大家忙的不可开交,想出份自己的力量,说到:“张大哥,需要我做什么?”
  
      张鱼儿摇摇头说,不需要,很快就会到达仙画岛的。
  
      风越来越大,行进速度越是艰难,既是这样更不能停止,更要迎难而上。
  
      经过努力,终于靠近了仙画岛,但是距离还是很远,足有千步。
  
      而此时,风起云涌,大风大浪像排山倒海般袭来,一只小船,真似汪洋大海中挣扎。
  
      船晃来晃去很是颠簸,这使白衣郎君无法站稳,这一刻,是他致命的条件,晃的他呕吐不止。
  
      付一卓倒是双脚借船体平稳跺地,只是随着船体微微摆动。
  
      见白衣郎君如此,便走到跟前说到:“学的稳扎稳打,就得从毅力做起,你不防试试。”
  
      白衣郎君忍住恶心,提气丹田。一个马步稳如泰山,果然,效果奇佳,不在摇晃,心中恶心即可消失。
  
      笑说:“我真笨。多谢前辈提醒。”
  
      虽是不再随着船身颠簸,可是,最危险的时刻已经到来。远处,一波两米高的水浪冲打了过来,那势头,像是吞没整片海域。
  
      张鱼儿见到水波来袭,着急说到:“不好了,大水冲过来了,你们要做好防御,不要让水浪冲走,否则危险,记住,抓紧船身就好。”
  
      这样的场面真是万分惊险,那水浪扑了过来很轻松的就将船打了个底朝天,顿时,白衣郎君随着船的翻身,就到了水下。对于一个旱鸭子来说是致命的,好在憋气内功厉害,一个时辰不出气都没问题,有了这样的时长,想淹死自己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一点令他头疼,那就是无法离开水里跃出水面。
  
      付一卓见之,真想笑,见过好多汗鸭子,没见过这么笨的旱鸭子,竟然,不会找到出路离开船底,无奈,只好游了过去,拉起说示意跟我走。
  
      原本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姿势,搞得自己相当为难,就好像在生命垂危绝境里寻找机遇,真是愚蠢至极。
  
      想想自己的动作不由得笑了。
  
      张鱼儿三人浮出水面,张鱼儿说,大家都没事吧。
  
      付一卓说,没事,瞧,小子随我呢。
  
      他们都扶着倒了的船身,觉得这样,是现在最安全的措施了。
  
      白衣郎君看着就要登陆的仙画岛,说到:“现在怎么办,距离目的地还很远。”
  
      付一卓笑道:“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也能问的出来,真不怕丢人现眼呀。”
  
      白衣郎君毫不惭愧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我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
  
      张鱼儿一伙都说对,实在,最为珍贵。
  
      张鱼儿能从白衣郎君的话里得知,他定是一个北方人,对于大海,他是相当陌生的,怪不得,他会说这样的话。
  
      说到:“目前,只有白公子不懂游泳,其余之人都能独立行动,所以,白公子就有我照顾,我们一起游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