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灵剑奇缘第三六一章一语教诲,武林灵剑奇缘第361章1语教诲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武林灵剑奇缘 > 第三六一章一语教诲
    对于义泉的要求,公孙常胜姑且答应了,他相信,就算,自己这样做了,也未必他就能如愿。天『籁小说Ww』W.『⒉虽是谋事在人,但是成事在天。相信,真理一定站在人民这边。有了这份自信,公孙常胜答应了义泉的要求,派人去红宵送信。所派之人,自然是离不开三灵刀一伙。
  
      这天,雷行华宇还有谢婉茹,三人在戏耍玩乐。
  
      崆峒派的几个弟子走了过来,见面打了招呼。
  
      一个小伙说道:“看你们服装像是天山一派的。怎么,天山一派也被逍遥宫的人一夜灭门了?看来,同病相怜啊。”
  
      华宇看了看他们,认出是崆峒派的,说到:“是的,待我们回去时,天山一派已经无人生还。听白大哥说,你们也是很惨。”
  
      那些人都是叹口气,同病相怜,自然是相互安慰。
  
      付一卓走了过来说道:“你们这些小鬼头,在这聚会呢?”看了他们的表情,土色,觉得气氛很是消极“怎么了?有什么情况?不妨说说。”
  
      雷行说,前辈,我们没事的。
  
      夏深训也走了过来,见到他们不高兴,心里已有底,看来,这些小子心事很重,但是,事情总会有好转的那一天。说道:“你们没有必要一个个愁眉苦脸,应该打起精神来,面对现实。像你们这样,遇到一些挫折就倒,还怎么帮死去的师兄弟们报仇雪恨?所以我说,你们应该不是这个样子。你们好好想想,为什么,独孤剑就派了他手下的几个杀手,就能将一些江湖门派搞得四分五裂,甚至毁灭性状态。这说明什么?终归揭底一个道理,都是技不如人所致。我这样说,够清楚明白了吧。”
  
      这样说,是个人都会理解其中的意思。
  
      崆峒派的弟子们见过夏深训,付一卓两位前辈,表示谨记教诲。
  
      此时,有一中山寨弟子急忙跑来说,两位前辈,寨主有急事相请。
  
      来到聚义大厅,付一卓问:“急忙叫我们过来,是什么事?”
  
      白衣郎君把信交给了付一卓。付一卓看后信说道:“这个王八羔子,真不是个东西。这样也好,做个了断,一了百了。”
  
      夏深训接过信后,细细看了一遍说道:“此事,也不至于你说的那样做,我觉得,公孙常胜能把消息送来,这就说明,他不愿意这样做,给我们消息,就是希望我们能有所防范,将此事搅黄就好,这就是他的目的。”
  
      这样的分析,看来,与自己料想的是一个思路。但是,虽是这样的设想,执行起来定是很麻烦,怎么样,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呢?
  
      这使白衣郎君好是想破脑袋。
  
      独孤剑接过公孙常胜的信后,感觉此事有意思,既能铲除异己又能实现自己原有的初衷,真是两全其美。此没有多加思量便答应了,只是逍遥宫事态紧急,还的把此事了了,才能进行此事。
  
      “你们回去回复你们教主,此事就这么定了,不过,此事还的好好地规划一番,方能万无一失。另着,我逍遥宫还有些小事还需即刻处理,所以,还的待些时日。”
  
      三灵刀只好返回,将实情先告。公孙常胜听后乐了,说“没想到,逍遥宫也有危急时刻。对了,逍遥宫出了什么事?”
  
      行猎说:“我从那些弟子口中得知,逍遥宫让蛇给袭击了,而且很严重。”
  
      原来如此呀。
  
      “还听说,那些畜生很有灵性,就像是受人指使一般。”
  
      公孙常胜理不清思路,感觉莫名其妙的。
  
      “罢了,不去理他了。对了,你们上次说,中山寨生了一次地震什么的,确不确定?”
  
      瘦黄说道:“千真万确。这事,中山寨每个弟子都知道。”
  
      这是什么情况?
  
      公孙常胜一头雾水。
  
      当然,此消息,也逃不过义泉的耳目,他也在想这个问题,但是无思路。
  
      公孙雯问之“想什么事这么入神?说出来,我替你分忧。”
  
      对于没有把握的事情,义泉从来不说,所以,公孙雯的问题,义泉只好敷衍了事。说没事。
  
      此刻,行猎应公孙常胜的吩咐,給义泉汇报一下独孤剑回复的消息。
  
      看到行猎满载欢喜的态度,便知就有好的消息。说到:“你们来的可真快,怎么,独孤剑答应了。”
  
      行猎:“事办完就往回赶,自然,来的就快。独孤剑,答应了。”话后走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真是大快人心。心里在说,白衣郎君,我要你碎尸万段,五马分尸。
  
      “什么事,夫君,他来做什么?”公孙雯问。
  
      见到行猎的前来,公孙雯注意了行猎的一举一动,觉得绝没有什么好事情,害怕公孙常胜又出什么坏主意,引得夫君深陷泥潭,最后,便忘记了深仇大恨。但见夫君满意笑容,看来,他们已经达成了默契,由此开始担心了起来。“你们不会是在合作什么吧。”
  
      义泉明白公孙雯心里在想什么就,安慰的说道:“娘子,别担心,凡是慢慢来,才有味道。”
  
      公孙雯看着义泉冷哼的态度,感觉很是不舒服。“我父母亲被他杀害了,你却让我冷静,你说,让我怎么能冷静的下来。”
  
      义泉感觉到公孙雯高度紧张,说不定还会脾气,赶紧的抱住公孙雯,让他在自己怀里静静地待会,这样,她就不会越的气愤了,慢慢的也就消气了。
  
      公孙雯哭了一阵子,终于安静了下来。
  
      义泉说道:“仇,我们一点要报,只是,我要让他身败名裂,丧家犬一样的,无家可归,然后,慢慢的将他折磨致死,这样,岂不解恨。”
  
      公孙雯听的义泉之言,虽是毛骨悚然,但是,想到被他害死的父母亲,也就默认了。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反对之态度,只是看着义泉,似乎在说,只要为父母亲报仇雪恨,我一切都依你。
  
      白衣郎君苦思冥想,就是没有很好的办法,来抑制独孤剑与义泉的勾结,独自一人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后山树林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