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灵剑奇缘第四一五章王妃墓15,武林灵剑奇缘第415章王妃墓15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武林灵剑奇缘 > 第四一五章王妃墓15
    白衣郎君三人赶了回来,见到清苦大师醒来万分高兴。』』『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方丈大师阿弥陀佛后说到:“吉人自有天相,瞧,他们都醒了过来。”
  
      眼见只有清苦大师醒来,无己老人,子云子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方丈大师怎么说,他们都醒了。好奇的定睛一看,果然,都在眨巴眼睛,就像刚刚降世的婴儿。
  
      白衣郎君忙上前坐地无己老人面前,想把他扶起,还不等动手,王秀红急说,“千万别动,危险。”
  
      白衣郎君不明白问道:“这是何故?”
  
      “因为他们刚刚醒来,身体几乎僵硬,由此经脉不活络,动则恐有抽筋危险。待他们自行舒展后,一切危险便可解除。”
  
      听后解释,看来,他们只是清醒而已,而不是完全康复了,故,身体还在麻木中,由于血络不通,致使神经缺少血气,看来,真是危亦。
  
      “多谢前辈提醒,我大意了。”
  
      “不是你大意,而是你不懂,不知者不罪嘛。”
  
      隐山居士说到:“他们真正意义上醒来,还需多少时日?”
  
      王秀红挨个号了脉线,感觉,应该就在这几日。“以脉相分析,这几日就会恢复原来的机能。”
  
      大家都是开心,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
  
      王秀红问:“白公子,你们所去有何收获?可有雁形变的线索。”
  
      白衣郎君回到:“没有什么现,一片狼籍处,找到了一个地下室,看样子,是一个躲避灾难的地方,里面有好多具尸骨,分析,由于火势太大,无一人幸免于难,活活被火烤致死了。”
  
      王秀红没有说出一句话,但是感觉的到她在叹息。
  
      绿凤听起这么残忍的场面,心里不由的恨了起来,说道:“是什么人这么残忍,太没人性了吧。”
  
      白衣郎君回道:“是义泉,此人心狠手辣,做事从不留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义泉?”绿凤听过此人但未蒙面“没想到此人这么凶残。对了,你说不达目的不择手段,是为了什么?”
  
      “就是为了雁形变秘籍。”
  
      “此剑法有多厉害呀,让他这么的处心积虑的得到,不惜下狠手灭了卢家堡。”
  
      “此剑法变化多端,诡异成性。据说,剑法就像一只大雁在空中变幻,招术在瞬间完成,攻击力度不论分秒,度就在眨眼间。”
  
      “这么厉害呀,难怪。”
  
      “是呀,因此,雁形变就是江湖人物必争之物。近百年,没有人见过雁形变的招式,因为,它们被一分为三,没有人会的此武功。说起一分为三,至于卢家堡,我想,卢堡主应该拥有一份,但不知是上册还是下册。义泉没有得到雁形变,相应,事情就有的复杂了。我们此去扑了个空,说明,雁形变根本不在卢家堡了,也就是说,它的下落现在就成了一个谜,要想得知它的下落,我们还需查明那夜究竟还生了什么。”
  
      “此话怎讲?”隐山居士问。
  
      “就是周围有没有其他人,无意间现了什么。”
  
      这样说,方丈大师好像想起了清苦师弟说过的话,记得不错,昆仑老祖施主事当时应该在场。说道:“记得师弟说起,有一人曾在事后经历了一些事,捡到了一个婴儿,并且处置了杀害卢家堡少堡主卢志和娘子的凶手中山寨的两个护法。”
  
      这样一个线索真是雪中送炭,那么,雁形变的下落,看来有的解了。
  
      “如此说来,知道雁形变秘籍的人只有昆仑老祖了,或许,他就知道此事。”
  
      隐山居士:“不错,传言,他们师兄弟每人持一本,看来不虚。”
  
      “如何讲?”方丈大师问。
  
      “之前,我们还存疑虑,自白公子无意间捡到雁形变其中的一本后,传言无疑得到了印证,现在,要想得知雁形变的下落,只有寻到昆仑老祖后,一切便会得到答案。”
  
      众人听后隐山居士的辩证,言之有理,因为,理由充足。先,捡到了一个孩子,而孩子恰巧就是当夜捡到,所致位置离卢家堡并不远,要是能搞清楚孩子的来历,相信,一切疑问都会不攻自破。
  
      白衣郎君说道:“昆仑老祖找寻应该不难,因为他有位置。”
  
      隐山居士说道:“虽是有位置显示,但是,具体位置我们谁都不知。昆仑山数百里,山峰重叠,云雾妖娆,要想找到昆仑老祖非易事。”
  
      白衣郎君坚定的信心十足的说到:“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隐山居士:“但愿吧,希望不要那么艰苦。”
  
      此时,清苦大师咳嗽了几声,但是没有异物咳出,只是干咳。
  
      绿凤说道:“王前辈,需不需要将他们扶起,这样,有利于他们恢复。”
  
      王秀红看了大家的脸色都很正常,说道:“不必,看他们气色,今夜过去,就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由此判断,明日,他们定是能起来走路。”
  
      绿凤不相信的说道:“是真的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王秀红脸带微笑说道:“世上之事就是这么奇妙。绿凤,你还小,经的事还很少,以后,你就会不这样的奇怪了。”
  
      绿凤奥一声,“也许吧。”
  
      第二天,大家还在安静的睡着,朦朦胧胧中听的有人在说话,睁开眼睛瞧去,见无己老人,清苦大师,还有子云子三人坐起来说话。
  
      无己老人“我的胳膊好疼啊,好像,好久没有动过似的。”说着动动胳膊,咯噔想。“听,还有声音。”又伸伸腿,关节也是在想,好疼,就跟硬拽一样。说到:“腿也是一样,疼。”
  
      清苦大师,子云子也复议,表示很难受。
  
      白衣郎君为他们的举动感到高兴,于是很快的来到他们面前,见礼说道:“各位前辈,你们都醒了,太好了。”
  
      无己老人说道:“白公子,我们睡了多久了,看我们关节已经生锈了,动则疼。”
  
      “说实话,各位前辈已经睡了快两个月了。”
  
      子云子说道:“独孤剑,这笔账一定让你偿还。”
  
      清苦大师“不错,天作孽由可原,人作孽不可活。即使我佛慈悲,也得恶有恶报。种什么果,得什么果,天经地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