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灵剑奇缘第一千零一百三十章,武林灵剑奇缘第1130章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武林灵剑奇缘 > 第一千零一百三十章

第一千零一百三十章

尹馨刀客被酥舞置的一掌打在了胸口透不出气来,眼睛憋的盆大,怒视酥舞置,想还手,身不由己,动弹不得。
  
  “这一掌,是代我兄弟打的,自作孽不可活。”话落,又是一掌击来,直奔天门。
  
  尹馨刀客对酥舞置的攻击无法抵抗,只有眼睁睁的看的份,没想到,他的武功已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意识到死亡的一刻瞬间,尹馨刀客怕了,急忙大叫,我们也是被逼无奈的呀。
  
  听到这句话,酥舞置心里也清楚,不错,他也只是个狗腿子,真正的幕后人还在逍遥快活,杀了他,有何意义,但是,是他亲手杀了索拉尼,这笔账,应该算在他的头上,想此,原本停止进攻的掌依然打向了他的天门盖。
  
  就在临近时,被人拉住了胳膊,说,现在还不能杀他。
  
  掉头看去,原来是师父扎西灵。“为什么?是他害得我生不如死,还抢走了灵剑。”
  
  “灵剑的事,不去追究了,因为,拿了它也不会听使唤,至于害死索拉尼的仇恨,咱们慢慢算。”
  
  酥舞置不懂扎西灵的用途,他是不是害怕独孤剑,要是这样,放了尹馨刀客,可就再没有机会了。说道:“师父,你怕独孤剑,我可不怕他。”
  
  “不是怕不怕他的问题,而是,大敌当前,想活命,就得抱成团,众志成城才能成事,我问你,荣华富贵重要,还是一辈子打打杀杀重要。”
  
  酥舞置没有多想就说,当然是荣华富贵了。
  
  “这就对了嘛。放了放了,赶紧的。”
  
  酥舞置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放了尹馨刀客,但总觉得就是别扭,哪儿不顺。
  
  扎西灵说道:“行了,冤冤相报何时了?忘了以前,从新开始。”
  
  尹馨刀客摇尾乞怜的谢了扎西灵,一溜烟不见了人影。到了外面,立刻直起腰杆说,总有一日,会见到宫主,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公孙常胜一直都在悲伤之中,每每想起雯儿几乎悲伤欲绝。
  
  三灵刀劝奉公孙常胜节哀,该是为小姐设灵吊念。
  
  公孙常胜不愿意这么做,就当是小姐早已死了。想着雯儿死的那一刻是多么的残忍,尸骨无存,这个姓白的还真不好对付。若想收拾了他,还需练习混鼋大法功第三层,混沌天气。可是,这功法练就,最少也得三五年,那时,岂不黄花菜都凉了。公孙常胜越想越气,恨自己之前不努力,才有现在的惨淡结局。不管怎么说,要想报仇就得提升武艺,那么,混沌天气必须修炼。说道:“今后,常胜教的大小事务都有行猎负责。”
  
  行猎听出话意说道:“师父这是闭关?”
  
  “是的,为了给雯儿报仇,必须这样。”
  
  “需要多久?”
  
  “怎么的也得三五年吧。”
  
  “这么久。敢问师父修炼什么功法需要这么长时间。”
  
  “混鼋大法功第三层,混沌天气。”
  
  要是这么久,还提什么报仇。等修炼成功了,姓白的一样也在练习功法,到时,还不是枉费时间。说道:“师父,没有简短精悍的速成法吗?”
  
  听到此话,倒是让自己想起,秘籍里面好像提到了这一问题。公孙常胜仔细想了想知道了说道:“速成法倒是有,就是利用药草和阴阳八字合的心肝肺脾肾,练成汤药,吸食提气,如此,三十个日月轮,就可练就混沌天气大法。可是这样,很是血腥,还会存在着生妖灵,入魔道的危险。”
  
  行猎说道:“即使有危险也的一试,小姐可不能就这样死了。”
  
  行猎言,完全是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这都因为他对公孙雯暗生爱恋所致。
  
  公孙常胜犹豫了好久,是呀,总不能怕危险就不去做吧。说道:“好吧。你们去准备需要的东西吧。”
  
  “师父,那草药都要什么?”
  
  “百年灵芝,人参,穿山甲,还有丹参,加上阴,心肝肺脾肾,阳,心肝肺脾肾,烘干成粉做成汤药。工艺就是这样,你们去办吧。记住,生辰八字一定要和。”
  
  三灵刀应声,就得这样,化悲痛为力量。
  
  白衣郎君对剑尊的预言很是担心,担怕灵剑到时候派不上用场,误了大事。当时,大圣给了自己荐言,要勤练雁形变剑法,自然就会让剑魂灵验。亮出乌金剑,看着它思索,已将雁形变剑法练得滚瓜烂熟了,但没有一点惊奇。
  
  公孙雯见郎君哥哥的房间里的灯还亮着走了过来,见他看着乌金剑呆呆发愣,定是在想问题,定是离不了剑尊的预言。说道:“郎君哥哥,可是为了预言?”
  
  白衣郎君从思索中走出来说道:“你还没睡呢。奥,我是考虑如何才能让灵剑与我一体。”
  
  “若是这样,功夫到家即刻,没什么所考虑的。”
  
  “起初,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我错了。不瞒你说,大圣给了我几句教言,只要勤加练习雁形变剑法,剑魂自然会与自己惺惺相惜,可是,这么些日子过去了,我却看不到半点成果,雯儿你说,是不是我练习的方法有误。”
  
  说起大圣,公孙雯莫名其妙,“大圣是谁?”
  
  “瞧我。”这才想起雯儿根本不知孙悟空的事情。若说唐三藏西天取经之事,她定会一清二楚,若是说大圣,万不会信的,毕竟,没有亲身经历。“有些事,我需要的给你说说,不然,你会难以接受。”
  
  公孙雯感觉到白衣郎君奇奇怪怪的,他对自己隐瞒了什么事?要他说清楚。
  
  “大圣,就是玄奘大师的大弟子孙悟空。”
  
  “什么?”公孙雯觉得不可思议“那不只是个传说吗?”
  
  “不是,而是真真切切的事情。”
  
  “这么说,那个玄奘没有在胡言乱语?”
  
  “是的,这就是,出家人不打诓语的最好见证。”
  
  公孙雯即刻想知道孙悟空长什么样,是不是,说书的那样?
  
  白衣郎君想了一下,把孙悟空的样子与说书的拉到一起对比后说,差不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