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烟雨月牙剑第六章 黑羽庭的少年,洛阳烟雨月牙剑第6章 黑羽庭的少年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洛阳烟雨月牙剑 > 第六章 黑羽庭的少年

  不得不说,她对冷府的归属感并非完全的没有依据,眼前这株海棠是最好的证明。
  朝阳的容颜刚刚让夜的寒意稍稍褪去,欧阳琴已经梳洗完毕,穿着一身简单的青罗来到庭院里。
  前几天冷隼送过来的海棠正是花期,开得异常灿漫,而冷家父子的牵挂如同这里的海棠一样无声的开放着,温柔着她的心,这样的感情让她感到异常欣慰,甚至泛起一丝幸福的酸楚,不知道为何,自从来到这静王府,她便很少真正的快乐,她常常想其原因,却自己都无法回答。或许是因为她从来不认为这里是自己的家?但她早就知道自己没有家,从来就没有,冷府也不是,她的家已经死了,从她出生开始,而这里给她的身份和照顾并不逊色于冷府,甚至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有时候她更愿意相信,或许是因为她已经过了无忧无虑的年纪,虽然她正是最好的年华,待字闺中,荣华加身,而且长相不算难看,她不是自恋的人,但她也曾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比起周围的女孩,她自信要更胜一筹了,而静王、冷隼的眼神和其他男人也更给了她更多的自信,但却感觉自己心里无尽沧桑。在外人看来,一定是贵小姐的无病呻吟吧,她忽然泛起一丝浅浅的笑意,自己却说不清楚是快乐还是苦涩。
  看着眼前海棠在阳光下更显娇柔的颜色,她不由得心情顿时觉得舒缓不少,甚至忘了刚才纠缠于心的胡思乱想和昨夜的噩梦。
  她拿起水壶,为这株新来的海棠浇水。
  海棠无香,一直以来很多文人骚客引以为憾,仿佛正是有了这个缺陷,海棠艳冠群芳的芳华都显得不那么完美,而她却深爱这样的花,有时候,她甚至觉得正是这样无香的缺憾才是她爱海棠的原因,因为和自己有一种相似,或许无论是谁,无论多么的孤傲冷漠,也会在这世间上寻觅自己的同伴,这样的同伴或许是人,或许往往是一草一木,除了那几个早已经深埋于心的人,她更愿意这个同伴是一草一木,因为人太复杂,复杂到你不敢相信,而这样致简的物种反而可以更加放心的寄托。
  却无意间见那日在李芷萱府上见到的那个侍卫打扮的少年还在在庭院外徘徊,她刚才已经瞥见这人在庭外,但以为是这个侍卫路过,现在仔细看来,虽然这个少年没有方寸大乱,但眉宇间的焦急却无法掩饰,在庭外踟蹰犹豫。李芷萱的侍卫........,欧阳琴心中莫名的有不好的预感,她又不由得凝起眉宇,让丫鬟请他进来,自己放下了水壶,走进了房间。
  “拜见郡主。”那少年进来向他行礼。
  “不必多礼,我记得你是公主府中的人。”欧阳琴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少年,他眉目清秀,身材挺拔,步履沉稳,英气难抑,虽然被庭前下了剑,而他的行动和步履欧阳琴却看得出来是位用剑的高手,更让欧阳琴好奇的是,他的气度看起来远不像一个普通侍卫这么简单。
  “在下李芥,是公主府的侍卫。”
  “我知道,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李芥却看着左右,欧阳琴自然明白,屏退左右方说道:“你大可放心,我这里虽然不好,却难得耳目清静,有什么就说吧。”
  李芥脸上没有丝毫释然,眉目依然凝重,略一思索后方说道:“公主不见了。”
  “不见了!?”欧阳琴也不由得吃了一惊。
  “什么时候的事?”
  “属下愚钝,半个时辰前才发现,但据属下估计,应该是昨晚离开的了。”
  “你是说她是自己离开的。”
  “对。”
  “你敢肯定?”
  李芥没有马上回答,犹豫就如刚才在庭外一般,欧阳琴收起温和的表情,说道:“如果你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不难为你,只请你马上离开,我会当做你没来过。”欧阳琴顿了下继续说道:“但如果你在这个时候说了什么,你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是黑羽庭的人。”
  欧阳琴心中暗暗一惊,等着他继续说。
  “我是奉静王殿下的旨意保护暗中公主的,因为最近江湖不太平,殿下怕普通的侍卫根本无法保证公主的安全。所以公主的动向,我是必须特别留意的。但今日早上,我发现公主不在府上,而且也没有去剑庄,也没有从府上任何一个门口出去,丫鬟们却说不知道,我斗胆让她们搜了搜房间,在公主的枕头下面找到了这封信,是给殿下的。”李芥从胸前拿出一封信,双手递了过来。
  “你看了?”欧阳琴却没有接。
  “......看了。”
  “你继续说。”
  李芥收起那封信,继续说道:“信上说的很简单,公主她说要去做一件事,让殿下不要找她。”
  “简直就是胡闹。”
  “公主的脾气,郡主也是知道的。”
  “你知道她的去向?”
  “虽然不敢肯定,但有八成的把握。”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直接去找殿下报告,来找我做什么?”欧阳琴看着眼前的少年。
  “因为我有事瞒着殿下,如果这时候去找殿下,殿下肯定会大怒,属下性命事小,而公主的事现在却是十万火急,一个差池后果不堪设想。这个时候,只有郡主才能和殿下说得上话。”
  “什么事?”
  “属下这些日子一直暗中跟着公主,前几日属下发现那个最近在长安城内传的满城风雨的寒水剑客,就是芷萱公主。”
  “什么!”欧阳琴听完,也不由得站了起来,一阵心惊,然后才问道:“你没有将此事告诉殿下?!”
  “没有。”
  “为什么?你不知道这事有多么严重吗?”欧阳琴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公主发现我知道了她的秘密,她命令我不要说出去,她说如果我告诉了殿下,她一定会受处罚,她保证之后不会再扮这个寒水剑客了。昨天,我想公主也是故意把我支开的。属下一时糊涂。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公主真的很高兴,平常在府里她却总是闷闷不乐的。我今日来找郡主,也是因为认为郡主是公主真正信任的朋友。”
  欧阳琴没有回答。
  李芥继续说了下去:“7日前,公主抓了一个九华镖局的镖师,也是九华门的一个堂主,问了一趟镖的下落,按日子,就是这两日到长安府境内了。”
  “你是说,她是冲这趟镖去了。”
  “正是。”
  “九华门的镖.........,你知道这趟镖的底细吗?”
  “具体的属下不知,但那日在一旁,我听到这趟镖看来事关重大,押镖的肯定大有来头。”
  “你在庭外稍等,容我更衣,我们马上去见静王殿下。”
  李芥走出门,欧阳琴喊着丫鬟们进来,丫鬟们见她的样子,知道要出门,满张罗着衣服和配饰,欧阳琴却只是自己加了一件外衣,对丫鬟说道:“来不及了。侍书,听清楚,你马上出门,让府内的侍卫陪着,去一趟冷府,另找两个人去剑庄上,找到冷公子,跟他说,我找他,让他即刻过来。”
  叫侍书的丫鬟也算利索,听着,答应了,即刻就出去了。
  欧阳琴整肃好外衣,只插了一根发簪,就即刻出门了,她虽然知道李芷萱任性,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的胆大妄为,脑海中忽然浮现起当时她们讨论着侠道的那一幕,看来那个时候,她已经下定了决心。想到这里,她嘴角竟然浮现起一丝笑意,这才是真正的她,之前老把她当个孩子,但看来这个孩子却不是说说而已,这点他们倒真是都比不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