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攻略:撩男神100式第1272章 女尊大家闺秀 51,快穿攻略:撩男神100式第1272章 女尊大家闺秀 5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快穿攻略:撩男神100式 > 第1272章 女尊大家闺秀 51
欢迎你
  
  将军不知道怎么听说了他和主母的事,那天他慌里慌张地被士兵从藏身的地方搀扶出来,少女将军就在门前收了剑,看了他一眼,恭恭敬敬行了礼。
  
  “父亲大人。”
  
  郡王爷连忙扶起对方,“不敢当,将军不必行此大礼。”
  
  “您是阿珩的父亲,自然也是我的父亲。”女孩定定地看了他几秒,勾唇笑了笑,转过看向门外,手指在佩剑上轻轻敲了敲,没说话。
  
  郡王爷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缓缓吐了口气,把刚刚惊魂未定的感觉压下去,低声问“京城中无事吧曲家可有受到牵连”
  
  “您不必担心,京城里没事,阿珩也没事。”少女再次敲了敲剑柄,才缓缓道,“我是特意来见您的。”
  
  郡王爷这次倒是惊愕地愣住了,“见我”
  
  “是。”将军颔首。
  
  “父亲大人您需要给阿珩做一个好榜样。”
  
  “什么”郡王爷愣住了。
  
  “您若对妻主失望,为什么要忍呢”将军噙着笑意微微摇头,然而说出的话,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郡王爷忍不住睁大眼睛,呆呆地盯着她,“你,你在说什”
  
  “您一定不希望,如果有一天我对阿珩不好,但他却像您一样,为了莫名其妙的理由,忍我让我,自己受委屈。”
  
  两人对视半晌,郡王爷嘴角动了动,无法反驳。他当然不希望孩子受委屈。
  
  “可,可是”他艰难地道,“我是曲家的夫君”
  
  他是夫君,男子只能服从妻主的意志,不能有丝毫违抗。
  
  “这正是我要告诉您的,以后楚家只帮助您,如果您愿意,以后就是主母依附您着。”女孩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您一定明白我的意思。”
  
  郡王爷怔然地看着她。
  
  女孩也没有多劝,径直跳下台阶,对一边的士兵吩咐“回去吧。”
  
  “是。”士兵应下。
  
  郡王爷还呆呆地站在门前。
  
  喻楚最后冲他笑了下,“您想过什么生活,以后都可以去过。阿珩以后会跟我到边关,如果您愿意,您可以跟着我和阿珩,不必留在曲家。”
  
  说完,她便翻身上马,勒住缰绳,马儿甩了甩蹄子,迈步离开了。
  
  郡王爷呆呆站了一会儿。
  
  看着天边的阳光,一旁的竹影沙沙作响,他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此时站在婚礼的现场,郡王爷再次缓缓吐出一口气,没有理会旁边的主母。
  
  他后来仔细想了想,他是累了。
  
  当有一天真的放下执念,才发现自己也是真的,已经不爱这个女人了。
  
  再多的感情,也会消磨在一味的索取中。
  
  等到她终于学会报答,他已经太累了。
  
  郡王爷心里说不出的感谢,感谢将军给了他另一种生活的可能。
  
  他也相信,能劝男子不再依附女子的人,不会做对不起珩儿的事。
  
  看着走进大堂的一对新人,郡王爷欣慰地勾起唇角。
  
  或许这就是未来最好的模样。
  
  曲珩独自在房间坐了很久,直到房门被推开,沉思的思绪才突然被惊醒。
  
  欢迎你
  
  将军不知道怎么听说了他和主母的事,那天他慌里慌张地被士兵从藏身的地方搀扶出来,少女将军就在门前收了剑,看了他一眼,恭恭敬敬行了礼。
  
  “父亲大人。”
  
  郡王爷连忙扶起对方,“不敢当,将军不必行此大礼。”
  
  “您是阿珩的父亲,自然也是我的父亲。”女孩定定地看了他几秒,勾唇笑了笑,转过看向门外,手指在佩剑上轻轻敲了敲,没说话。
  
  郡王爷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缓缓吐了口气,把刚刚惊魂未定的感觉压下去,低声问“京城中无事吧曲家可有受到牵连”
  
  “您不必担心,京城里没事,阿珩也没事。”少女再次敲了敲剑柄,才缓缓道,“我是特意来见您的。”
  
  郡王爷这次倒是惊愕地愣住了,“见我”
  
  “是。”将军颔首。
  
  “父亲大人您需要给阿珩做一个好榜样。”
  
  “什么”郡王爷愣住了。
  
  “您若对妻主失望,为什么要忍呢”将军噙着笑意微微摇头,然而说出的话,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郡王爷忍不住睁大眼睛,呆呆地盯着她,“你,你在说什”
  
  “您一定不希望,如果有一天我对阿珩不好,但他却像您一样,为了莫名其妙的理由,忍我让我,自己受委屈。”
  
  两人对视半晌,郡王爷嘴角动了动,无法反驳。他当然不希望孩子受委屈。
  
  “可,可是”他艰难地道,“我是曲家的夫君”
  
  他是夫君,男子只能服从妻主的意志,不能有丝毫违抗。
  
  “这正是我要告诉您的,以后楚家只帮助您,如果您愿意,以后就是主母依附您着。”女孩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您一定明白我的意思。”
  
  郡王爷怔然地看着她。
  
  女孩也没有多劝,径直跳下台阶,对一边的士兵吩咐“回去吧。”
  
  “是。”士兵应下。
  
  郡王爷还呆呆地站在门前。
  
  喻楚最后冲他笑了下,“您想过什么生活,以后都可以去过。阿珩以后会跟我到边关,如果您愿意,您可以跟着我和阿珩,不必留在曲家。”
  
  说完,她便翻身上马,勒住缰绳,马儿甩了甩蹄子,迈步离开了。
  
  郡王爷呆呆站了一会儿。
  
  看着天边的阳光,一旁的竹影沙沙作响,他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此时站在婚礼的现场,郡王爷再次缓缓吐出一口气,没有理会旁边的主母。
  
  他后来仔细想了想,他是累了。
  
  当有一天真的放下执念,才发现自己也是真的,已经不爱这个女人了。
  
  再多的感情,也会消磨在一味的索取中。
  
  等到她终于学会报答,他已经太累了。
  
  郡王爷心里说不出的感谢,感谢将军给了他另一种生活的可能。
  
  他也相信,能劝男子不再依附女子的人,不会做对不起珩儿的事。
  
  看着走进大堂的一对新人,郡王爷欣慰地勾起唇角。
  
  或许这就是未来最好的模样。
  
  曲珩独自在房间坐了很久,直到房门被推开,沉思的思绪才突然被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