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农民的随身道田第二千零六十八章 提线木偶 大结局,小农民的随身道田第2068章 提线木偶 大结局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 第二千零六十八章 提线木偶 大结局
噌!
  
  一根丝线断щЩш..1a
  
  田二苗几人就看到有一个生命消散。
  
  看的非常非常清楚,甚至能够看到死去人的容貌以及死前时候的绝望。
  
  噌蹭噌……
  
  越来越多的丝线断裂,几乎是爆发之势的。
  
  有多少条丝线断裂,就能看到多少个生命的离去。
  
  这是仙界啊,都是仙人。
  
  然而,生命脆弱的令人难以想象。
  
  一条线连着一条命,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出现,便断裂,便死去。
  
  无助的感觉出现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田二苗也是如此。
  
  可不单他们几人能看到,整个仙界,每一个仙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哪怕正处于修炼中的人,脑海也会出现这片虚无,这些丝线,以及消逝掉的生命。
  
  整个仙界都变得安静了下来,每一个人都被无力感给填满。
  
  无形的手啊,掌控着每一个人的命。
  
  丝线是否会断,怎么断,什么时间断,没人能够知晓。
  
  如果敌人就在眼前,你还能生出抵抗的念头,可是,什么东西都看不见,那些丝线就那么随即的断裂着。
  
  就是想要反抗,也找不到对手啊。
  
  只有着无力,只有着恐惧,只有着生命脆弱的感觉。
  
  没有其它的情绪了。
  
  这不是针对一个人说的,是整个仙界。
  
  就连那些打算看人大限到来笑话的仙人,在这一刻也无法保持看戏的心态了。
  
  无力、恐惧笼罩心头。
  
  仿佛整个仙界要毁灭了一般。
  
  “希望在哪?”
  
  紫云仙帝脸色苍白,他看向了田二苗。
  
  田二苗的眼角以及嘴角直抽。
  
  看不到对手啊,这才是最吓人的。
  
  听着紫云仙帝的问话,田二苗眼中全都是茫然。
  
  他的脑海里乱七八糟的,乱七八糟的想着,想了很多很多。
  
  身为普通人的时候,为了生活,他一个学生趁着寒假时间到了外地工地打工,还是一个学生啊,可是,生活的压力让他不得不这么做。
  
  下湖救人的时候,那汹涌的浪潮让他筋疲力尽,只能等待着死亡的召唤。
  
  他到了无尽大陆,更加的恐惧了,特别是刚刚到无尽大陆的时候。
  
  全都是高来高去的人,懂不懂毁山断河,何等强悍的实力。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渺小如蝼蚁。
  
  他回到了地球,而一路上到处都是荆棘啊,世俗界走的都那么艰难。
  
  他一次又一次的遭遇雷劫,每一次都是那般的危险。
  
  好像,一直在都争着。
  
  打开仙界之门的时候,将天道给击溃了。
  
  以上,无论是什么阶段,他都明白自己的敌人是谁,哪怕敌人在强大,他也有着信心也有着决心。
  
  可这一刻,田二苗真的无力了。
  
  看不到对手啊。
  
  就是虚无的一片,还有那么的连接着人命的丝线。
  
  该怎么做?
  
  田二苗茫然的看着紫云仙帝,他从师尊眼里看到了死寂。
  
  是的,一片的死寂。
  
  “我见过多次,每一次都是这样。”
  
  紫云仙帝的声音都变得沙哑了,“我以为下一次就能够看到一些,可是,都失望了,包括这一次也是。”
  
  紫云仙帝抬手打在了田二苗的肩膀上面,他另一只手指向了虚无,“看到那根紫色的线了吗?最长的一根,是为师的。”
  
  闻言,田二苗身子一颤。
  
  “谁知道属于我的明显会什么时候断呢?谁知道会怎么样断啊。”
  
  紫云仙帝叹息了一声,“老七,你是第一次见到,你今天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在为师命线断裂的那一瞬间你要看清楚了,为下一次做准备,下一次不行就再下一次……”
  
  “我相信,你能找到希望所在的。”
  
  “师尊……”田二苗的手在发抖着,抖的厉害。
  
  “早晚有一天,你能看到希望所在的,因为你修炼的是‘道一仙典’,你还领悟了‘大宿命术’,师尊相信你有看明白的一天。”
  
  说罢,紫云仙帝抬起了脚,他竟是一步步的朝着虚无而去。
  
  “师尊!”
  
  田二苗大吼一声。
  
  紫云仙帝回头,笑道:“不要阻拦,要仔细的看,否则,师尊主动扯断命线就白做了。”
  
  田二苗的双眼几乎要爆开了,他的身体距离的颤抖,他眼看着紫云仙帝在朝着虚无而去。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断,干脆自己去扯断,他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你,你千万不要让他失望啊。”
  
  竹闲走到了田二苗的旁边,道:“看仔细了。”
  
  田二苗双眼不眨,他眼球上出现了一条条的血丝,他整个人都变得狰狞。
  
  紫云仙帝已经到了虚无之中。
  
  他周围的丝线一根接着一根的断掉。
  
  “师尊!”
  
  田二苗一飞冲天。
  
  “不要过来,仔细的看。”
  
  紫云仙帝的手一挥,一道紫色的光幕圈住了田二苗,短暂的将田二苗给困住了。
  
  “不要!”田二苗大吼。
  
  紫云仙帝两手抓住了紫色的丝线,他回头,微笑看着田二苗。
  
  “老七,你是为师最得意的弟子。”
  
  说罢,紫云仙帝两手一扯。
  
  噌!
  
  那根最长最长的丝线被扯断了。
  
  紫云仙帝的身影倒了下去。
  
  仙界中最强大的那个男人倒下了,朝着下面落去。
  
  然而,紫云仙帝的尸身并没有持续落下,而是被一只大手给托住了。
  
  那只手很是愤怒。
  
  没错,谁都能从那只手上看出来愤怒。
  
  紫云仙帝的命线提前的断了,被紫云仙帝自己扯断的,这一点的改变使得规则很不高兴一样。
  
  那只大手用力的捏,好似要将紫云仙帝的所有所有都给散了。
  
  紫云仙帝的身躯在溃散,从尸身中散出来了浓重的紫气,而那些紫气也在急速的消散着。
  
  如此下去,那就什么都剩不下了,别说来生了,这会捏的紫云仙帝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bsp;“休想!”
  
  田二苗死后,他取出来了“无血”,一剑斩了过去。
  
  轰!
  
  那只手的一根手指往上一挑,抵住了“无血”。
  
  咔!
  
  “无血”上面出现了一条裂痕,瞬间,裂痕就贯穿了整把剑。
  
  “哗啦!”
  
  无血碎了,碎的什么都不剩下,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一把剑。
  
  而且,在田二苗的心头还有着极为诡异的想法。
  
  想法是,他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把剑。
  
  这是抹除啊,直接抹掉了,甚至抹掉了一些记忆。
  
  可怕!
  
  这一幕将竹闲等人给吓到了,也吓到了整个仙界。
  
  然而,田二苗自己并没有害怕,他一刻不停留。
  
  剑没了,他的身体冲击了过去。
  
  没有时间了,再不阻拦的话,他师尊紫云仙帝就彻彻底底的消失了,甚至,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田二苗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他一掌拍了过去。
  
  手掌上充斥着紫色,一条一条的,他体内的紫仙全都被调动。
  
  这只手掌足可以拍烂了一片虚空。
  
  然而,却被一根手指给挡住了。
  
  田二苗手掌的紫色在快速消散,继而,他的手掌变得透明了。
  
  眼看着田二苗的手掌也被抹除。
  
  是的,抵住田二苗手掌的手指给人感觉无比的愤怒。
  
  众人心头刚刚闪现出这个念头,就看到了那只大手的周围出现了一条命线。
  
  这条命线没有任何的颜色,再一看,好像又有着不同的颜色。
  
  这是田二苗的明显。
  
  看到这,竹闲大惊。
  
  规则对田二苗愤怒了,要将田二苗也给抹除。
  
  嗖!
  
  竹闲冲击了过去,可是,他并没有到达,身形就停住了,因为在他的面前有着一层光幕。
  
  这光幕将竹闲给束缚。
  
  “调动感情!”竹闲吼了一声。
  
  天仇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硕大无比的水泡。
  
  水泡上面什么影响都没有。
  
  天仇的手指在水泡上一戳。
  
  啵!
  
  水泡炸开。
  
  呜……
  
  诡异的声音出现,天地都旋转了。
  
  这周遭出现了很多的情绪。
  
  竹闲一拳击散了面前的光幕,他到了田二苗身后,抓住了田二苗就朝后退。
  
  田二苗的手已经不见了,好像一直以来他就没有右手。
  
  轰隆隆……
  
  周遭发生着剧烈的爆炸。
  
  炸掉的是情绪。
  
  噗!
  
  天仇张嘴喷出鲜血来。
  
  他的神情极为难看。
  
  “竟然敢对抗规则,该死!”
  
  血魔一飞冲天,冲向了竹闲和田二苗。
  
  已经够乱的了,血魔还来……
  
  嗤!
  
  一道明亮到了极致的白光出现在血魔的面前,白光穿透了血魔的头颅。
  
  一个身影浮现了出来。
  
  是仙母。
  
  仙母目光极为复杂的看着田二苗,又看向了田二苗的命线。
  
  她侧耳听着,可是,听不到田二苗的心跳了一样。
  
  “孩子……”
  
  仙母在任何地方都能听到田二苗的心跳,与听到自己孩子的心跳一样,她会露出慈祥之色。
  
  而此刻,什么都听不到了,好像她的孩子从来没有出现过。
  
  命线!
  
  仙母盯着大手旁边的命线,“那是我孩子的命线,你敢!”
  
  仙母冲了过去。
  
  那只手大手抓住了仙母,仙母的身体在消散。
  
  仙母啊,仙界诞生后第一个出现的生命。
  
  在大手之下,不堪一击。
  
  “你……”
  
  田二苗大惊。
  
  “我感受不到我的孩子了,我的孩子早都死了……”
  
  仙母眼睛里全是绝望,甚至在她的眼里有着死志。
  
  就如之前迎上去的紫云仙帝一样。
  
  仙母的身形在溃散着,气息也在消散着。
  
  田二苗不停摇着头,甚至流出了眼泪,他的眼神好像在看着母亲一样。
  
  嗖!
  
  竹闲突然动了,朝着上面迈步。
  
  竹闲的双眼充满了激动,他看着上空的虚无,用着颤抖的音调说着:“你……我看到你了,我来见你了……”
  
  嗤嗤嗤嗤……
  
  一道道的丝线捆绑在了竹闲的身上,这些都是命线,只要竹闲挣脱,就会有无数人死去。
  
  也就是说,此刻的竹闲的一个动作会影响到无数个生命。
  
  竹闲的动作立即停住了。
  
  他不敢动。
  
  他流着泪看着前方,嘶吼着:“我都看到你了,却走不过去,为什么?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命运无常!”
  
  田二苗低语一声。
  
  周围刮起了风,也出现了各种的声音。
  
  不同的声音在诉说着不同的命。
  
  大宿命术。
  
  田二苗在这一刻突然醒悟。
  
  紫云仙帝、仙母和竹闲是在用自己的行动来为他制造一次出手的机会。
  
  因为,有着攻击的目标。
  
  宿命之力出现在了大手上面。
  
  在大手上有着嘲讽的情绪,好像在说田二苗不自量力。
  
  那只手捏碎了仙母的身躯,反手朝着田二苗拍了过去。
  
  可是,一条紫色在大手的后面出现了。
  
  紫色如龙,有着紫云仙帝的强烈气息。
  
  嗤!
  
  一道白芒闪现出来,附带着仙母的痕迹。
  
  从竹闲的身上冒出来一缕的黑色。
  
  这三种颜色如同三条不同颜色的巨龙,呼啸而去,缠绕住了那只大手。
  
  “就在此时,命定。”
  
  田二苗低语了一声。
  
  咔!
  
  大手上面出现了裂纹。
  
  “老七,道一归位!”
  
  紫云仙帝的声音响彻天地间。
  
  呜呜……
  
  田二苗运转了《道一仙典》,将其运转到了极致。
  
  大手开始脱皮了,脱掉的皮全都落在了田二苗的身上,很快,大手变成了血手,手上的皮全部《道一仙典》给收纳。
  
  嘶嘶嘶……
  
  血肉开始分离,全都朝着田二苗而去。
  
  田二苗闭着眼睛,他的身体好些是一个熔炉,《道一仙典》像是催发的火焰。
  
  田二苗在变化着,变得透明,变得如天一样。
  
  “归位。”
  
  好些是命运归了位,似乎规则也回归。
  
  大手上的骨骼都不见了。
  
  田二苗猛然睁开了眼睛,他张开了嘴,对着高空一吸。
  
  无穷尽的气息进入了他的身体。
  
  他将是将那片虚无都给吞的干干净净,连带着明显。
  
  整个仙界的仙人眼睛里只有了一个身影,那就是田二苗的,此刻田二苗给他们的感觉和之前那只大手一模一样。
  
  田二苗成为了命运规则,主导一切……
  
  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可不突然,在紫云仙帝迎上去的时候,他们就有计划,就是这个计划。
  
  紫云仙帝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来给田二苗制作出手的机会。
  
  也只有《道一仙典》能够完成。
  
  其实,这计划紫云仙帝与竹闲计划了无数年了。
  
  田二苗站立高空,他感受不到紫云仙帝的气息了,仙母的气息也没有,只有那么一点竹闲的气息。
  
  “我要转生了。”
  
  竹闲的声音出现在田二苗脑海,“我要在下一世找到她,我一定要找到了她,你帮个忙啊。”
  
  “嗯。”
  
  田二苗的手一挥,面前出现了一个漩涡,竹闲的气息彻底消散其中。
  
  “我可不想转生。”
  
  天仇眼神复杂的看着田二苗,“我不想经历第二次弑师。”
  
  田二苗看着天仇,他微微点头。
  
  天仇离去。
  
  大狗走来。
  
  田二苗跳到了大狗的身上。
  
  “你打算怎么办?”大狗问道。
  
  “命是每一个人的命,谁想要活下去,那就努力吧,规则只能出现少许的改动,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田二苗的声音都不带情感色彩的,好像是天在说这一句话。
  
  一瞬间,田二苗和大狗就来到了紫云道宫的天灵山。
  
  “老七……”
  
  茶语等人看着田二苗。
  
  “师尊不见了,我会去找……”田二苗说了这么一句。
  
  “你知道我来自哪里吗?”大狗问道。
  
  田二苗看着大狗。
  
  大狗说道:“有一个地方是没有来生的。”
  
  闻言,田二苗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的感情。
  
  没来得及问,他的眼里便出现了诸多复杂的情绪。
  
  他看到了很多的身影。
  
  他所在乎的每一个人都浮现在眼睛里,看的是那般真切。
  
  田二苗朝前走着,他一步就迈到了地球。
  
  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回归。
  
  回归了,可是,这似乎也是一种安排啊。
  
  命线一直在牵连着。
  
  田二苗走入地球的时候,他的身后还拉着一条长长的丝线,无形的手在掌控着,好似提线木偶……(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