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与熄第三章 天降机遇,燃与熄第3章 天降机遇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燃与熄 > 第三章 天降机遇

  冬日的清晨很宁静,白茫茫的一片,山川树木银装素裹,美轮美奂。山脚下,几座泥瓦屋上飘起缕缕炊烟,如同一条条绸子一般,盘旋上升。
  这美好的情景,如同仙境,却被村长打破了,准确来说,是被一群外来人打破了。
  “小项子,快起来有人来了!”
  “小虎子,起来,村里来人了。”
  “小石头,起来啊,有外来人要进村儿了!”
  ……
  村长挨家挨户的叫起村里的年轻力壮的男人们,以防意外事故的发生。当然,这些大男人在年过古稀的村长眼里,真的只能算是“小”。
  村口,一群身着黑袍的人,伫立在大雪之中,令人称奇的是,他们身上没有一片雪花,全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消融。
  村长拄着拐杖,在项林的扶持下,缓步走到领头的女人面前,道:“不知阁下到这偏远的小村有何贵干?”
  女人摘下帽子,露出一张绝美的面容,令在场的不少男人暗暗吞了口口水。
  女子微微抱拳道:“老人家,我叫杜画伊,是火云宗的一名长老,我们怀疑村内藏了我宗的东西,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我们搜完就走,绝不拿你们一点儿东西。”杜画伊的态度很是谦卑,没有一点架子。
  “既然杜长老这么说了,有何不可?你们尽管搜,希望能帮到贵宗。”村长许诺了杜画伊,毕竟整个村子,知道火云宗有多庞大,多强悍的,估计也就他一个人,火云宗太庞大了,对于一个小村子来说,火云宗强大到可以在一柱香的时间内掀翻一个村子。只要他们不找麻烦,便是万幸。
  “村长,就这样让他们搜好么?我们人多的很咧,况且他们连武器都没有,我们把他们赶出去还不一会儿的事儿。”项林大大咧咧的对村长说。
  “闭嘴!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打打,给我安分点,站着儿看着!”村长狠狠的责怪项林。
  “哦。”项林此时竟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一样,有苦说不出。
  “哈哈哈……”项修看见父亲受了训,笑得卷缩在地上打滚。
  项林上去一把提起项修,望雪堆里一扔,道:“给我站儿,看着!”
  项修也很委屈:“哦。”
  ……
  “唉,你们干嘛,干嘛搜我东西,给我放手!”本来一切进行的很顺利,结果出了这茬——教书先生。要知道,文人对于自己的财务可是很看重的,特别是这种穷秀才,更是把自己的财务看成命一般重要。
  “老头子,放手!”黑袍男子浑身涌出一股无形的气流,把教书先生推着撞到了墙上,随后便如一节枯木头一样,滚到了地上。
  外面的一个村民进来摸了摸教书先生的大动脉,脸色巨变,连滚带爬的向村口跑去:“教书先生死了,被杀了!”
  “什么,你……”
  “别,杜长老,请您尽快搜完就离开吧。”
  项林刚要开口就被村长制止。
  “村长,他们都杀人了,我们怎么还不反抗?”
  项林憋着一肚子火,恨不得冲上去狠狠地揍他们一顿,再踢着他们的屁股赶他们出村子。
  “你给我闭嘴,还听不听我话的!?”村长也是胸中堵着一股气,但他毕竟是一村之长,为了整个村子的人,他必须忍着。
  “长老,没有。”一个个的汇报均是没有。
  “可恶,该死的凌天,到底藏哪儿了?!”杜画伊咬牙切齿,周身气流涌动,霎时间向四周涌去,被这气流扫中的凡人,无一不双腿发麻,头晕目眩。
  “请问杜长老可以离开了么?”村长强忍着晕眩对杜画伊说道。
  杜画伊嗯了一声,随后问道:“老人家,刚才别我宗弟子所杀的是什么人?”
  村长迟疑了一下道:“是我们村的教书先生,也是我们村唯一的教书先生。”
  “哦。”杜画伊思索了一会儿,道:“老人家,实属抱歉,我宗愿补偿,不知您同意与否?”
  “怎么补偿?”一向冷静的村长此时也显得十分的兴奋,与他的身份极不相符。
  “不久我宗即将招收弟子,如果您同意,我愿带你们村少男少女去参加入宗选拔,但能否入宗,还要看他们自己的本事。”杜画伊开口回答。
  “当然愿意!”村长原本枯黄的老脸竟有了血色,两撇胡子都要飘起来了。“还不与我好好谢谢杜长老!”
  “村长,谢她?”
  “我说好好谢谢杜长老!”村长此时是真的动怒了,着实把不少人吓到了。
  “谢……谢谢杜长老……”即便如此,众人还是显的极不情愿。这可是杀了他们村里人的敌人啊。
  “敢问杜长老何时启程?”村长此时很是小心翼翼,生怕杜画伊反悔。
  杜画伊摸了摸下巴,道:“我们在这儿逗留没有意义,尽快启程吧!”
  “好好好,尽快启程,快,孩子们,回去收拾收拾,快啊!”村长像一个孩童般的急躁。
  项修还有些愣,杀了自己的老师,还要自己跟她走,这是什么逻辑?
  村长拄着拐杖向项修走去,一棍子打在他屁股上,骂道:“小兔崽子,还不回去收拾,要我把你打回去是吧!”
  “哦哦,哎,别打呀!”项修一边躲,一边往回跑,心中还愤愤不平。
  项林扶着村长,疑惑的问道:“村长,你的行事风格不是这样的啊!今天是怎么了啊!”
  村长望着那群黑袍人,微微道:“你觉得他们是普通人吗?他们会为衣食住行操劳吗?他们没有权利金钱吗?小项子,你不能总是拘泥于一个小村子,目光放的长一些,如今有了这个机遇,就怎么也不能放手!我也是为了孩子们啊!”
  项林还是一脸懵,不过他知道,村长是为了孩子们好,不会害他们的。
  一柱香的时间已过,杜画伊开口了:“准备好了吧,到这儿来。”
  一群不过八九岁的孩子,提着大包小包,个个一脸懵,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见杜画伊抽出佩剑,向空中一抛,瞬间变得如同古树大小,容纳百人绰绰有余。惊的村民目瞪口呆,半响都没缓过神来。
  此时,项林也好像明白了什么。
  村民中,只有村长最镇静:“上去吧,好好学,别闯祸。”
  “村长,他们还这么小,真……”
  “对啊,村长,算了吧!”
  “村长,再考虑考虑吧!”
  一群妇人很不忍心,有的都快流泪了。毕竟孩子这么小,当母亲的,谁愿意孩子远去呢?
  村长狠狠的戳了戳拐杖,道:“都闭嘴,孩子们有大好的前途,岂能白白浪费!上去!”
  一个个懵懵懂懂的孩子被赶上巨剑,望着巨剑下满满的长辈亲人,不少都哭出了声。
  杜画伊很是敬佩的看了一眼村长,抱拳道:“告辞!”
  一道流光飞向天际,留下满满的思恋与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