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与熄第十一章 初成,燃与熄第11章 初成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燃与熄 > 第十一章 初成

  “焚其质,燃其本,放其原。”
  炎拳的第一面只有这九个字,但毋庸置疑,这九个字,是炎拳的核心。其后的文字,皆可认为是这九个字的注解。
  “这算什么啊?这还不如不给我!”项修盯着这九个字,胸中甚是窝火,给一个糟老头子洗半年的衣服,换来的却只是这样无用的东西。
  项修将书丢到一边,一脸嫌弃。不一会儿却又捡了回来:“还是要去问孔老头子,不然我自己根本看不懂,可恶!他教我估计我又要洗半年的衣服!这老头儿,真阴险。”
  不得已,项修拿着书,敲响了孔老头子的门。
  “哟,来了啊?可我今天没衣服给你洗,如何是好呢?”孔老头子说着还不忘挑了项修一眼,至于意味着什么,就需要思索一下了。
  项修看着他的眼神,咬了咬牙,仿佛下血本一般的说道:“好,再给你洗半年的衣服!”这话说的他自己都觉得心在滴血,两个字——肉疼!
  反观孔老头子,满脸堆笑,喜悦的拍起了手,哈哈大笑:“好,挺机灵的,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有什么疑惑我会帮你解决的,放心!”
  听到这里,项修才有了一丝笑容道:“孔老大,这炎拳你是怎么修炼的?”
  虽然孔老头子一生在修为上都没有什么长进,但一生却对修炼有关的方面相当感兴趣,所以炎拳这种基础拳法,他的了解还是比较多的,至少教项修没有任何问题。
  “怎么?那儿不会?”
  项修心里默想:“哼!真是个老王八,明知故问!”不过脸上可不能表现出来:“那个,孔老大,我书都看不懂,你说该怎么办?”
  “哦,那样啊!那我讲解给你听。”孔老头子席地而坐,翻开第一页,问道:“你说说,那个其指的是什么啊?”
  项修脸有点儿抽筋:“我知道我还来问你?”无奈,谁叫自己是在低声下气的请教别人呢?
  “老大,这个我真的不知道。”项修抱手鞠躬,请孔老大解答。
  “哈哈!”知道项修不知道,孔老头子就更开心了。“不知道无所谓!我教你。听好了,这个其,指的就是灵气。”
  “灵气?!”项修有些惊愕:“那我岂不是要什么凝气境才能用?那算什么基础拳法?”
  “别急啊,看好了。”孔老头子低下身子,收拳至腰间,肉眼可见有一股气流往他拳头上汇聚,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猛地,一拳打出,漩涡突然散开,气流涌向四周,高速流动的灵气与空气碰撞,发出刺耳的“嘭嘭”声。
  项修更为惊愕了,他万万没想到,这糟老头子居然是凝气境的修士!
  “孔……孔老大,你是凝气境?”项修试探性的问道,语气中明显有了些敬佩。
  孔老头子摆了摆手,道:“怎么可能,如果我是凝气境的修士,早就进外门了,还在这儿鬼混?你不知道,天资差了,想迈出修道的第一步有多难。”
  项修更为疑惑了:“那你是怎么打出那一拳的?”
  “哈哈,炎拳之所以被称为基础拳法,主要是它根本不需要消耗自身灵气,而是利用外界的灵气。只要你感知到了外面灵气流动的规律,你就可以对灵气有一些基本的控制了。”
  “那灵气该怎么掌控?应该不简单吧?”项修问道。
  “不简单?简单!”孔老头子一脸自信,道:“什么都不想,用心去感受身边吹过的空气,仔细去寻找风中不一样的东西,多试试你就感知的到了,估计两三天你就可以掌握了。”
  “哦,我试试。”知道怎么做了,项修也不废话,直接开始尝试。盘膝而坐,放空思想,去感知这个他熟悉的世界,寻找不一样的东西。
  灵气,天地而生,永世长存,修士的一切基础均起源于灵气,感知它,是每个修士的第一步。
  “不一样,不一样的东西……”项修喃喃,他对灵气感觉很熟悉,仿佛自己曾经运用过一般。
  “对!我小时候用过它!”项修内心惊喜,他对灵气,早已有了掌控。
  项修在村子里,一直是孩子中的老大,主要是因为,他抓小猎物几乎没失过手。不知道为什么,项修靠近猎物,猎物都没什么反应。他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每次沉下心来,就觉得身边有股气流涌动,包裹住了自己,把自己的气息完全锁死,让猎物无法察觉自己的接近。他不知道这股气流就是灵气,而他是因为体质特殊,对灵气本身就有惊人的亲和力,只是他一直不知道罢了。
  项修身边逐渐有气流汇涌,形成一个漩涡,呼啦呼啦的作响。这会儿的灵气量可要远远大于孔老头子先前施展炎拳的灵气量,由此可见,天资的重要性。
  孔老头子则是在一旁惊的合不拢嘴,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乡下小子,一教就会,会也就算了,还比自己做的要好!这算什么事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这未免也太快了点儿吧。
  “你小子之前有人教过吧?”孔老头子问道。
  项修睁开眼,站起身来,身边的气流一拥而散,消失无影。
  “没啊?只是我从小就能做到,感觉就像是天生拥有的。如果这就是灵气的话,那我就能理解为何猎物总是察觉不到我的气息了。”项修挠挠头,感觉有些释然。
  孔老头子仰天长啸,高呼不服:“苍天啊!一个乡下小子都有这么好的天赋,为什么我就只能是一个普通人啊!”
  孔老头子深感愤怒,自己累死累活,感悟几天才感知到了灵气,这小子却天生如此,掌握的比自己还要好!这怎能让人服气?
  “不教了,不教了,你我教不了!”孔老头子摆摆手,一脸愤恨,直接把项修撵出了门。
  项修在门外一脸茫然:“我又做错了什么吗?不对啊?我没做什么啊!”如此想着,越发疑惑,不知孔老头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难不成我不够真诚?算了,豁出去了!”
  “孔老大,我给你再多洗半年的衣服!”项修在门外喊到。
  “不够!再给我每月弄一只烧鸡!”孔老头子的声音满满的都是愤恨的语气,恨不得一口吃了项修。
  “啊?!好!”项修思索片刻,咬牙恨恨的答应了下来。
  “这还差不多,真是气死我了!”孔老头子一边咒一边开门,依旧是一脸愤恨的望着项修。
  这到底怎么了?
  项修一直不解,好好的突然发火,这是想干嘛?
  “给你讲完后,自己去练习,别忘了给我去弄只烧鸡!”孔老头子说道。
  项修此时十分爽快:“没问题!”反正要学到东西了,那还管那么多。
  经过孔老头子的一番讲解后,项修的思路清晰了不少。虽说他也只是一介凡人,但毕竟在这方面有了几十年的经验,不说是高手也是老手了。
  “呼~”
  项修再次尝试,摆好架子,屈膝,收拳,运气,一拳挥出。
  “啪啪啪!”
  空气被灼烧的声音!成功了!虽然与教习大汉的水平相差甚远,但毕竟修炼时间有差距。
  孔老头子此时更是瞪大了眼睛,要知道,他当初可是尝试了好几个时辰才成功。项修这等天赋,是完全可以进外门甚至内门修行的,怎么会还呆在这儿?
  “老大,老大,怎么样?行不行?”项修兴奋的喊到,他可是自我感觉良好。
  孔老头子干咳两声:“勉强还行,差不多吧。”
  一遍就会,这可不是差不多,算是天赋异禀了。可孔老头子内心就是不服,不服一个乡下小子比他厉害。
  “会了就试试,我给你演示一下,看好了!”孔老头子需要找回一些面子,那就只能是展示他施展炎拳的威力了。
  “嘭!”
  一声闷响,碗口粗的树上赫然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拳印,外面的树皮还有些焦糊,飘起丝丝黑烟。
  孔老头子得意的摸了摸他打出来的拳印,瞟了项修一眼,仿佛在说:“小子好好学吧,你和我的差距还是蛮远的!”
  孔老头子腾出位子,道:“来,你来试试。”
  项修上前问了一句:“老大?你手不疼吗?”
  孔老头子不耐烦的回道:“有灵气保护疼什么疼,你快去试就是了,不会疼的。”
  “哦。”
  不会疼那还怕什么?直接回想炎拳的施展方法,一拳轰在那个拳印的位置。
  “嘭!”
  同样的闷响传出,树叶哗哗的飘落。
  “怎么样?”孔老头子急切的去看结果。只见大拳印中央,一个小拳印凹陷进去,明显要更深一些,就连树的里面都有些焦糊。谁的炎拳威力更多,一目了然。
  孔老头子此时不知该说什么好,掉头就走,边说道:“勉强可以,别忘了明天给我弄只烧鸡!”
  项修内心鄙夷:“吹,接着吹,这老头真不要脸,厚颜无耻。”
  孔老头子走在回去的路上,咒着:“小王八蛋,天赋怎么这么好!哼哼!天赋好,看我怎么整你!洗衣服洗死你!”
  “啊嚏!谁在骂我呀?虎子这么不厚道?”项修摸摸鼻子,兴奋的说:“看我回去不把你打的求饶,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