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神道第二十一章 先天之战,剑魔神道第21章 先天之战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剑魔神道 > 第二十一章 先天之战

  “琴剑居士,你既是隐士,为何又要重新出世,并且帮着贼寇妄图倾覆我李家天下,我敬你是前辈,你若能就此收手,弃暗投明,我可以请求父皇饶过你,如若不然,你必陨落!”
  李封月一身的烈芒,额心火焰花散发出炽热的光芒,似要活过来一般,先天气息激荡而出,笼罩一方区域,所有人骇然。
  “退!”
  一号喝道,所有人避退,先天之战,仅仅是余波便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先天、后天,这是天与地的差距,不可相较。
  “李封月,世人皆道你乃上天眷顾之人,携天火降世,二十年纪踏临先天,的确东原大地千年难得一见绝世天才,不过可惜,你终究太过年轻。”
  元青衣淡淡的说道,手一招,捧剑少年手中之剑落在他的手中,顿时剑气弥漫,儒雅的中年居士突然化为一个恐怖剑客。
  “暗夜之人,你们走吧,替我谢过你们的主人,不过这趟浑水你们还是别来了。”
  二十几个人一阵沉默,最后齐齐一拜,拖着满身淋漓的伤痕隐入夜色之中,留下一地残破的尸体,一号等人不敢阻拦。
  “琴剑居士,琴剑双绝,不知我可否领教一番?”
  李封月淡淡的说道,手掌虚伸,一朵火焰花凝聚,烈焰升腾而起,向元青衣隔空一按,火焰花化为流光射向元青衣。
  “剑!”
  元青衣吐出一个字,剑光起,形成剑幕向火焰花笼罩而下。
  “嘭!”
  火光炸响,剑光和火焰花一同消弭,元青衣的身影也随之消失,身如幻影,逼近李封月的身体,无数剑光从四面八方向李封月斩杀而下。
  “火海滔天!”
  一声低喝,李封月身上燃起熊熊火焰,凶猛的向四周扑去。
  “嗤!嗤!”
  火焰灼烧,剑光在黯淡,最后化为一道青色身影,落在古琴之旁。
  “大燕太子,果然名不虚传。”淡淡的话语,元青衣抱琴而坐,剑插在古琴之前,元青衣身上气息又是一变,剑依然凌冽,却藏着几分柔意,如一滩即将迸发的死水,让人心跳不止。
  “素闻琴剑居士一生痴琴,半生练剑,双绝之下,神鬼避退,无人可活,想不到今日小辈竟有领教的机会,实属三生有幸。”
  李封月说道,脸上已经带上了凝重之色,琴剑居士,几十年前绝迹天下的人物,的确是强,不次于叶祖、太师、吴将等人。
  双眸中火光炸裂,李封月双手虚召,猛地一口鲜血喷出,弥漫空气,空气瞬间燃烧起来,化为一片火海,火海中飞出一朵朵火焰花,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像飞鸟一般,向元青衣飞去。
  “万火焚身!”一声低喝,周围之人齐齐一震,一退再退。
  “一曲浮歌半世殇,一柄青锋笑苍生!”
  元青衣的淡淡的唱道,琴声响,杀弦迸裂,一柄青锋拔地而起,与琴音缠绕,以琴御剑,以剑杀人,这一剑异常恐怖。
  “嘭!嘭!”
  一剑之下,火焰花消弭,火海被斩成两半,剑光未退,依然斩向李封月,李封月脸色剧变。
  “火焰神体!”
  一声暴吼,李封月身上爆发出恐怖的火焰,火焰颜色加深,竟由赤色转化为橙色,温度急剧升高,剑光斩下,李封月暴射而出。
  “元青衣,今日这一剑我李封月记住了,来日必会奉还。”
  一道火焰人影,划过苍茫夜色,向着淮阳城外奔逃,空气中散溢着血迹,这一剑,李封月受伤了,元青衣,琴剑居士,恐怖如斯!
  “不好,快逃!”
  一号等人目光一凝,脸色骤变,赶忙逃窜,元青衣淡淡的看着这一幕,一指指出,青锋剑御风而行,一群人惊骇欲绝。
  “救命!”
  “一号,救我!”
  五号一声凄厉的惨嚎,青锋剑已经斩断他的头颅,鲜血飞洒,毫无抵抗之力。
  “不!”
  三号惊吼,身上冒出白光,青锋剑斩在他身上,居然被挡住了,他穿了一件银白软甲,救了他这一命,不过这一剑之下,软甲却已报废。
  如此阻拦,却是让一号逃脱,三号拼命之下,也已渐渐失去踪影。
  “铮!”
  琴声响,怡红院女子全部呆滞,随即全部倒下,一瞬间便被琴音夺了魂。
  林轩淡淡的看着这一幕,没有选择逃跑,因为他知道,元青衣已经注意上了他。
  “琴剑居士,元青衣,想不到你竟然隐藏得如此之深,我倒是小看了大将军王府,传闻大将军王有左膀右臂,不知还有一人是谁?”
  林轩淡淡的走出怡红院,一身的血迹,一幅淡然之色,在看到满地的死尸之时,露出些许哀伤之色,不过仅仅一瞬间便收敛了。
  取下黑袍,露出“真容”,是一个俊美得妖异的年轻男子,元青衣目光一凝,此人竟是如此年轻,看气息,后天十四重,也是一个天才人物。
  “你不怕我杀你?”元青衣问道,淡淡的坐在地上,琴放在膝盖上,手指微扣琴弦,只要拨动一下,林轩绝无活路。
  “为何要怕你?”
  林轩走向元青衣,竟然就在元青衣面前席地而坐,紫夜和青竹两人淡淡的站在林轩身后,芳年华默然,也跟在林轩身后。
  “你是什么人,和大燕太子有何关系?”元青衣问道,杀意已经收敛了许多。
  “我是一个普通人,和大燕太子没有关系,若要真说一个关系,仇人可以算吗?”
  “仇人?”
  “不知是何仇?”
  “父母之仇,家族之恨,此仇当不共戴天!”
  母亲的消失与燕皇有关,可以算是父母之仇,曾经美好的家陷入黑暗之中,这是家族之恨,当不共戴天,杀尽皇室中人。
  “我如何信你?”
  “你会信我。”
  林轩淡淡的说道,看向元青衣,黑暗之中,一群伤痕遍布的杀手出现,对着林轩躬身跪地,元青衣凝眉,说道:“是你!”
  淮阳郡第一杀手组织“暗夜”的幕后主人,叶家灭门的始作俑者,如此看来,此事就明了了,“暗夜”为何会助大将军王府,与大燕皇室对抗,只有深仇大恨才能说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