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神道第一百六十一章 命运不可逆,剑魔神道第161章 命运不可逆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剑魔神道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命运不可逆

  “你来了。”
  祠堂中,萦绕着淡淡的死气,遍布蜘蛛网,空气中飘着灰尘,遮住光线,整个祠堂昏暗一片,只能看见一个人的身影,站在祠堂前面。
  “秦家主。”
  林轩神色一凝,沉声说道,脸上泛起一丝凝重之色,这里的死气太浓重了,充斥着整个祠堂,甚至溢出了祠堂之外。
  祠堂大门上有一个淡淡的符印,如鬼画符一般,扣在门沿上,林轩一怔,这符印好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沉思片刻,眉头一皱。
  “感受到了吗?”秦山说道,目光一刻不离的盯住祠堂,眉心有郁气凝结,透着死亡的气息,一扇薄薄的门,仿佛关押着绝世大魔。
  “恐怖的死气,封印要破了,他就要出来了,秦家将要大难临头!”
  “他是谁?”
  “不知道。”
  秦山摇了摇头,从祠堂收回了目光,看向林轩,一脸的凝重之色。
  “这个祠堂,本不叫秦家祠堂,或许也不是一个祠堂,它的历史比秦家还要久远,至于它到底存在那一个时代,没有人知道。”
  “秦家世世代代的职责便是守护这座祠堂,几千年了,封印终于还是松动了。”
  “封印?”
  林轩眉头一皱,走上前去,手搭在腐朽的祠堂大门上,秦山一惊。
  “无道,不可!”
  林轩的手轻轻拂过祠堂大门的符印,古朴的符印,林轩心里自然而然生出两个字。
  “镇魂!”
  手从大门上收回,林轩转头看向一脸骇然的秦山,凝了凝眉。
  “这个符印已经腐朽了,漫漫岁月,它已经渐渐失去了作用,若要保住秦家,只有找一个新的符印,重新封印,如此方有一丝希望。”
  秦山闻言,默默一叹,看着林轩,又摇了摇头。
  “重新找一个符印,话虽如此,可这符印乃是禁忌之物,天地之大,泱泱玄域,秦家几代先祖,穷其一生,且没有寻到这符印的一丝踪迹。”
  “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秦山说道,看向祠堂,眼中诞生死志。
  “我进入祠堂,为封印献祭,延续封印的时间,为我秦家谋得一线生机!”
  秦山沉声说道,林轩微微心惊,竟没有想到,秦山是打着献祭的主意。
  “那你为何让我来?”林轩又问道,这一个疑惑,自从看到祠堂的第一眼便生出了,几千年,倾尽了秦家几代先人的心血,依旧无用,找他来又能做什么?
  “因为一个预言。”秦山盯住林轩,凝声说道,林轩一惊,预言?
  “十年之前,曾有两个人来到这里,在这里伫立良久,说了一句话。”
  “一句话?”林轩神色一震,看向秦山,与秦山的目光在半空交错。
  “十载之后,一人无道,可固封印!”
  “什么?”
  林轩骇然变色,十载之后,一人无道,无道这个名字史他不久才起的,只为掩饰林轩的身份,怎么会有人知道,还是十年前!
  可固封印?林轩心底一震,伸出手,一把古朴断剑出现在手中,鬼画一般的符印,纠缠在剑身之上,竟然跟祠堂大门上的符印一模一样。
  “不可能!”
  林轩惊骇,难以置信,十年之前,竟有人走到这里,预测了如今的一切。
  “无道,你……”秦山也震撼了,死死的盯住林轩手中的剑,预言真的成真了!
  “他们是什么人?”
  林轩问道,眼中满是暴虐气息,不敢相信,他的一切竟然都在一个人算计之中,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按照那个人安排的路走。
  “不知道,只知有两个人,一师一徒,一步踏出,散于天地间!”
  “他们有什么特征?”
  “他们……我记不清了,或许是忘了,只知道是两个人,他们的脸……”
  说到这里,秦山顿了一下,陷入沉思,良久之后,看向林轩,摇了摇头。
  “记不得,想不清……”林轩沉吟道,想起了父亲和母亲。
  母亲消失之后,一切痕迹被抹除,仿佛禁忌,不能被人记住,整个淮阳城,除了林轩,没有一人能够记得,包括父亲。
  这一切也是那个带走母亲的人做的吗?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如此?
  “嗒!嗒!”
  祠堂之内,传来一阵脚步声,仿佛在一步步的接近祠堂大门,死气汹涌,弥漫天际,扩散整个秦府,随即是整个烽烟城。
  “不好,他要出来了!无道,快封印他!”秦山脸色骤变,向着林轩喊道。
  林轩无动于衷,只是淡淡的看着祠堂大门,神秘人要他封印祠堂,他偏不按照他的路走,他是林轩,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由不得任何人操控。
  “林轩,动手!”秦山在一旁喊道,死亡气息蔓延大地,逐渐淹没了整片世界,秦山的眸子中失去了神色,仿佛被摄走了心神。
  “吱哑~”
  门在慢慢的打开,恐怖的死亡气息,无尽的黑暗降临,吞噬灵气,泯灭万物。
  一双眼,血红的眼睛,仿佛装满了整个世界的邪恶,无情、血腥、杀戮、暴虐……
  “封天!”
  林轩的额心,一个庙宇印记浮现,是封天庙,一股意志加身,林轩不再是林轩,而化为另外一个人,眼眸中藏有混沌,朝着祠堂挥出一剑。
  “一剑封天!”
  曾几何时,有一人傲立苍穹,对着无尽黑暗挥出这一剑,泯灭一切!
  “吼——”
  祠堂之中传来一声惨嚎,仿佛野兽一般,咆哮疯狂,赶尸剑寸寸折断,化为碎屑,在半空消散,祠堂的门缓缓闭拢,一个新的符印出现,镇魂!
  “嗡!”
  一切重归平静,黑暗散去,死亡的气息一扫而空,秦山回了神,依旧保持着嘶吼的样子。
  “林轩,动手!封印他!”
  陡然回过神,看见门上的符印,微微一愣,看向林轩,道:“你封印了他?”
  沉默!
  林轩凝视着祠堂,看向半空,入了神,这是命吗?不可违逆的命!
  纵使林轩如何做,还是逃不过,那一瞬间,有一股意志,仿佛跨越万古时空,占据了林轩的身体,封印了祠堂,他又是谁?
  “封印他的人不是我。”林轩淡淡的道,看了一眼秦山,随即转身而去。
  刹那黑暗,整个秦府,整个烽烟城都陷入了瞬间死寂,只是一瞬间,没有任何一人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