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神道第一百九十三章 咱们坐下说话,剑魔神道第193章 咱们坐下说话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剑魔神道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咱们坐下说话

  “第一楼是主人一手建立,而你是主人的弟子,自然可以驱使第一楼。”血姨淡笑着说道,林轩眼珠子一转,心中起了意。
  “那既然如此,为什么只能驱使一次,第一楼这么强大,不用实在浪费,不如让我驱使一个月,到时候我把这烽烟城都给你们拿下。”
  “想得美!”血姨说道,看向林轩,林轩挠了挠头,干笑一声。
  “为什么?”
  “这个你可不能问我,这是主人规定的,凡弟子下山,可以驱使第一楼一次,若是你有本事,可以让主人改掉这个规矩。”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林轩不甘心,又说道,血姨摇了摇头。
  “规矩就是规矩,既然是死的,那就不能活,无规矩不成方圆。”血姨淡淡道,任林轩如何苦求,依旧一脸无动于衷,林轩无奈。
  “行了,你也别烦我了,这是没有婉转余地的,若是没事,下去吧。”
  “下去,为何要下去,我看这第九层就不错,站得高,看得远,酒也香。”林轩说道,就是不下去,像是一个无赖一般。
  “不下去也行,再过一会,你那帮兄弟也该要杀人了,到时出了事,我可管不着。”血姨淡淡道,一边说着,还端起一杯酒饮了起来,一幅悠哉的模样。
  血姨的话让林轩一愣,稍一感应,脸色一变,赶紧走下八层,刚一下去,一个人影飞了过来,林轩顺手就是一巴掌甩出。
  “啪!”
  “你大爷的,谁?”一声暴喝,一个青年气急败坏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印着一个硕大的巴掌印,嘴边挂着一缕鲜血,煞是精彩。
  “额,不好意思,手不小心滑了一下。”林轩脸上露出笑容,一脸的歉意。
  “滑你大爷的,你的手有这么滑的吗,你当我是傻子吗?”
  青年咆哮道,满脸的煞气,一幅要杀人的表情看着林轩,林轩淡淡一笑,看向八层中的情景。
  除了叶剑山四人,还有一群人人,皆是锦衣华裘,一幅大少爷的打扮,这其中还有一个熟人,看着这个熟人,林轩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是你!”公孙华看着林轩,不由得喊出了声,满脸的惊讶。
  “是我,怎么了,见到我很奇怪?”林轩笑着道,藤蛇山岭,一起探寻古修洞府,最后公孙华被霸天的真身吓住了,不敢前行,那日一别,过了一年的时间,林轩碰巧知道公孙华的消息,今日便是特意来见他的。
  “你不是被大蛇抓走了吗?大蛇恐怖,怕是有几千年的修为,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公孙华问道,脸上堆满了疑惑,当日一别,他可一直以为林轩已经死了。
  “这就说来话长了,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今日我有要事找你,便不说这些了。”
  “要事?”公孙华一愣,他就一个公子哥,平时仗势欺人,装装恶霸还行,要真说上什么事情,他可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
  “华兄弟,我知道你胸有大志,可惜无处施展,浪费了你的一身才能,今日找你,就是为了这事而来,来,我们坐下说。”
  林轩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目光一转,看向八层掌事,微微一愣,居然换了一个人,拐杖老者不见了,换成一个蓝袍中年人,正一脸笑容的看着林轩,林轩朝着他点了点头,他笑着回应。
  “掌事的,上酒,我要最好的酒!”
  “各管稍等,马上就来。”
  片刻之后,几壶酒杯端了上来,酒呈墨紫色,像是一滩死水一般,林轩微微皱了皱眉,看向一旁的掌事。
  “掌事,这酒?”
  “公子,此酒乃是黑魔酒,取自一条黑鳞妖兽身上的鳞片秘制而成,浓烈而不失清香,是第一楼珍藏许多年的好酒。”
  掌事回道,林轩微微一惊,黑鳞妖兽,妖兽,这可是相当于一尊心海境强者,死后身躯居然被拿来酿酒,这手段,着实恐怖。
  “抱歉,我误会了。”
  “没事,能为公子解惑,是小人的荣幸。”掌事躬身道,仿佛知道林轩的身份,林轩点了点头,看向还站着的一群人,露出笑容。
  “怎么了,都愣着干嘛,给我一个面子,咱们坐下谈话。”
  “额。”公孙华一愣,看向还躺在地上的几个一脸凄惨的人,目光移到叶剑山几个人身上,不由得身体一颤,就是这几个人,因为一句不动听的话,把他的几个兄弟打得半死,如今都还在地上哀嚎,怎么坐?
  “无道兄弟,可以……放过我这几位兄弟吗,他们都是一时口误,打也打了,他们也承认了错误,我看此事就这么算了。”
  公孙华说着,还不时的看向凉石的表情,仿佛他才是最可怕的人,林轩一怔,原来是惹到了凉石了,难怪看着地上的人每一个人的脚都有些扭曲变形,一个个疼痛难忍的模样,看来都是被凉石给打断了。
  “哈哈,倒是忘了这一茬,我这兄弟脑子有些不好使,最讨厌人骂他,你们定是触犯了他的禁忌,我为我这位兄弟跟你们说一声抱歉。”
  林轩淡淡的说道,嘴上说着,表情却是一副活该的模样,翘着二郎脚,一口黑魔酒下肚,还打出了一个酒哽,呼出一口酒气。
  “无道兄弟,我的兄弟也都认错了,他们……可以……可以起来了吗?”公孙华一脸的笑容,朝着林轩说道,林轩看向叶剑山,叶剑山打了个响指,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凉石打着迷糊,昏昏欲睡,像是不知道刚才自己打断了一大堆人的腿一般。
  “自然可以,躺在地上多累,来,都起来,咱们喝着小酒,聊聊天。”
  林轩笑着说道,地上一群人像是触电一般,齐齐从地上爬起,一瘸一拐的往楼下跑,像是身后跟着什么凶神恶煞一般。
  “嘿,怎么了,不给我面子吗?”
  “不用了,家中还有事,下次有机会再叙,抱歉了,先走一步。”
  “公孙华,你既然认识他们,那便和他们叙叙旧,我们就不打扰了。”
  “再会!”
  “抱歉!”
  ……
  一群人,一路跌跌撞撞,下了楼,公孙华有些尴尬,林轩只是淡淡一笑,饮着小酒,一幅像是看猴戏的模样,叶剑山和凉石几人一幅无所谓的模样,端起桌上的酒,也装模作样的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