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神道第两百八十章 忘不了,剑魔神道第280章 忘不了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剑魔神道 > 第两百八十章 忘不了

  天空之上,红衣一把推开了王镇虚,脸上有恼怒之色,盯着王镇虚,王镇虚一脸的笑容。
  “红衣,怎么了?”
  “为什么不杀了他,他身怀魔根,以后必然酿成大祸,你难道忘了孤云了吗?”
  红衣一脸的煞气,看着林轩离去的方向,似乎想要再动杀手,王镇虚拦住了他。
  “一百年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王镇虚目光微凝,看着天际,缓缓说道。
  “怎么能过去,因为孤云,你被赶出了玄天宗,遭到天下人诛杀,他和孤云一样,同样身怀魔根,难道你还想要重蹈覆辙吗?”
  “不会的。”王镇虚说道,眼神飘忽,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王镇虚,他会害死你的,身怀魔根之人,必定入魔,这是他们的命运,逆转不了,只有在他们入魔之前杀了他们,才能以绝后患!”
  “何为魔根?又何为魔?世人畏惧这一类人,所以把他们称为魔,我查过史料,曾经有人入了魔,却依旧保留了神智,力能伐天!”
  王镇虚说道,眼神中有落寞,也有不甘,凌空而行,向着林轩而去。
  “王镇虚,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难道你也不在乎我和我们的孩子了吗?”
  突然,一道声音响破天际,进入了他的耳朵,他的身体一震,立在半空中,转头看向红衣,满脸的不可置信,眼中满是挣扎之色。
  良久!
  “我有孩子了?”王镇虚看着红衣,缓缓地说道,红衣点了点头。
  “对,我们有孩子了,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忘记孤云吧,他已经死了,那是他的命,谁也改变不了,不是你的错,放手吧!”
  王镇虚身体微颤,一脸的落寞,摇了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红衣,转身而去。
  “红衣,对不起。”
  “王镇虚!”红衣在后面喊道,声音都在颤抖,王镇虚步伐一颤,还是离开了。
  男人阁中,林轩半卧在木床上,将缠绕在腰间的大红衣裳扔了开,露出精壮的身体,沉思着,王镇虚和红衣的谈话被他们隔离了,他听不见。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他是他看得出来,红衣是真的想要杀死他,在她的眼中,他看到了杀意,甚至还有隐藏极深的恨意。
  为什么?
  他想不清,他和红衣只见过一面,她为什么会对他产生这么大的恨意?
  “臭小子,在想什么呢?”一个声音传来,王镇虚走了进来,将一件白色的衣衫扔给了他,林轩接住,从床上坐起,脸上露出笑容。
  “师父,香玉在怀,可是舒服了,想不到师父长得不咋样,师娘却是这么好看。”林轩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王镇虚直接给了他一个栗子。
  “臭小子,什么叫不咋样,师父这是不拘小节,有内涵的人,岂可和那等俗人相比?快些穿好,师父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林轩问道,脸上有了笑容,终于要离开这个破岛了。
  这地方,他是一刻都不愿待了,毕竟是惹了半个岛的女人,还有一个随时都想要取他性命的岛主,再待几日,他恐怕就没命了。
  “一个好地方。”王镇虚笑着道,跟没说一样,林轩撇了撇嘴,没再多问。
  半响之后,穿戴整齐,林轩又恢复了翩翩公子的模样,嘴边露出笑容,很是满意,走出阁楼,看向王镇虚,王镇虚正站在一颗桃树下面,看着桃树发神。
  “师父。”林轩走到王镇虚的身后,出声道,打破了平静,王镇虚看向他。
  “穿好了?”
  “嗯。”林轩回道,眉间有些疑惑,王镇虚的精神状态似乎有些问题。
  “师父,你怎么了?”
  “没事,想到一些过去的事情,既然穿好了,那我们便走吧。”
  “我们不用和师娘道别吗?”林轩问道,王镇虚摇了摇头。
  “不用了,她不会欢迎我的。”如此说道,王镇虚情绪有低落,堂堂皇者,身上居然出现一种颓废的感觉,林轩眉头微皱。
  在王镇虚的携带下,林轩腾空而起,岛上禁制仿佛不存在一般,直接视若无物。
  出了岛屿禁制,景物变换,出现一个湖泊,围绕着岛屿,湖外面就是烽烟城了,城中湖,湖中岛,岛上十里桃花,这种手段,的确算得上一绝。
  一个女人站在湖水上,一身红衣,红得鲜艳,如血一般妖艳,仿佛已经等待了许久,目光扫过林轩,然后落在王镇虚的身上。
  “红衣。”王镇虚嘴里喃喃道,看着湖面上的女子,一脸的挣扎之色。
  “王镇虚,在这岛上,我已经等了你一百年了,如今,你又要走了吗?”
  淡淡的话,满是悲凄之意,一百年了,有多少女子可以等下去,又有多少个一百年,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林轩无法理解。
  “师父。”林轩看向王镇虚,王镇虚目光一颤,虚空都在颤栗,最后还是没能走出。
  “对不起。”淡淡的三个字,仿佛说尽了一切,王镇虚直接带着林轩跨越虚空而去,速度之快,难以想象,瞬间便是千里。
  湖面上,红衣静静地伫立着,看着王镇虚和林轩离去的方向,一片失神。
  “王镇虚,我等着你,一百年,一千年,我都等,我会将我们的孩子抚养长大,等着你回来,我会告诉他,他的父亲叫王镇虚。”
  红衣对着无边的天地说道,千里之外,王镇虚停了下来,就这么站在半空中,回首烽烟城,眼中一片落寞,身体都甚至有些佝偻。
  林轩静静地站在王镇虚身后,沉默着,王镇虚的感情,他能够理解,因为曾经他也有过,与青竹、岳绮罗分离的时候,深深的不甘和痛苦。
  男儿有泪不轻弹,男人,他们都是把自己感情压抑在心中,不管如何无情,转身之时永远都是最痛苦的,恨自己、恨命运、恨一切!
  王镇虚,他并非无情,相反,他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有些东西,他看得太重了,至于这其中的原因,林轩不知道,但总有一天,他或许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