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神道第六百三十四章 拓跋氏的血脉,剑魔神道第634章 拓跋氏的血脉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剑魔神道 > 第六百三十四章 拓跋氏的血脉
“觉醒了,终于觉醒了,花了六千年的时间,千羽体内的血脉终于觉醒了。”
  皇城中,白山居士露出了激动之色,目光穿越空间,落到了云山下的深坑中,这里面有一道恐怖的气息,正在一点点的升起。
  “谁也想不到,天石宗最大的宝物不是星辰石,而是一个古墓,一副木棺,而这木棺中睡得就是千羽,沉睡了无尽的岁月,却是因为那灭宗一战被唤醒了,他是至强者的子孙,流着的是至强者的血。”
  白山居士说道,身上气息乱窜,想到了宁千羽血脉觉醒,已经压不住了心里的激动。
  “终于觉醒了。”
  宁皇帝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紧握的手放开,身上的杀意也缓缓散去。
  至强者的血脉觉醒,一个伪圣体就算不得什么了,这一战当要逆转,那是至强者的血脉,有至强者的骄傲,岂能败于一个伪圣体。
  云山下,深坑中,有一层灰蒙蒙的光芒扩散而出,将一片天空都渲染城一片灰色,灰色中有一点点血光,仿佛荒野上的点点星火,要以燎原之势,烧尽一切!
  “这是……异象!”
  “天现异象,有恐怖体质出现,邪剑皇在蜕变,他有一种恐怖的体质正在觉醒。”
  “邪剑皇还有机会!”
  ……
  众人骇然,看着那灰蒙蒙的一片天空,神色震动,不由得又退出去了十几里,异象降临,不容亵渎,所有人都散向四方
  只有南天剑皇,不,还有一人,一个鬼面人还站在那一片区域中,众人的目光掠过了高阳,落到了鬼面人的身上,神色一惊。
  皇者一重境界!
  如此低的境界,在一群人中都只能算得上最弱的一列,有何能耐站在那里?
  灰蒙蒙的天空中,有一个虚影出现,头顶天穹,脚踩大地,有几千丈高,目光蒙蒙,望向天地,身上一股恐怖的的邪意释放,一片世界都在他的身下匍匐,他就是那一个至强者,已经陨落了的至强者。
  他的目光扫过天空众人,在看向遥远的大都皇城,再落到林轩的身上,停顿了,林轩目光一凝,抬头,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
  两人,一小一大,一个是陨落了无尽岁月的至强者,一个仅仅是一个一重皇者,却是仿佛跨越了岁月,目光交接了在一起。
  “你是谁?”
  天空中有一个声音响起,是那个至强者虚影,仿佛是在对林轩说,又仿佛是自言自语,林轩默然,静静地看着他,陷入了深思。
  “我是谁?”
  他又说道,听得这一句话,林轩猛地抬头,看向他,眼中有震惊之色,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他只是一缕残魂,已经忘记了一切。
  “我的子孙,我拓跋氏血脉,只要血脉不枯竭,拓跋氏就不会灭!”
  他说道,看向大地上的深坑,一个人正慢慢的漂浮而出,立在他的身前,两人一大一小,竟然在慢慢的重合起来,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震动。
  拓跋氏!
  这是什么氏族?为什么没有听说过,甚至于古籍中都没有记载过,邪剑皇是拓跋氏的子孙,有拓跋氏的血脉?这是怎么回事?
  大都皇城,白山居士和宁皇帝互相看了一眼,也是摇头,拓跋氏,他们也没有听说过,但一定就是那至强者所在的氏族。
  林轩看着这一幕,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也在颤动,似乎是要破体而出,拓跋氏,这是什么氏族,为什么他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脑中有一些零散的记忆凝聚在一切,汇成了一段记忆,便是那所谓的拓跋氏族,这段记忆太庞大了,几乎要将林轩的脑袋撑爆。
  这不是林轩的记忆,是封天庙传承之一的记忆,是九幽曲,弹奏九幽曲的人,他和拓跋氏族是一个时代的,他认识拓跋氏族的人。
  曾经有一段消亡的过去,那时候有外域异物入侵人界,拓跋氏、涂山氏、祝融氏……当时人界最强大的一切氏族举族之力,冲出域外,与外域异物征战,那一战打得太久了,打得整个人界都差点枯竭,胜了,却是惨胜,那一战,弹奏九幽曲的人死了。
  九幽一曲,外域成殇,人界强者也尽皆陨落,那一个时代,人族几近灭绝,在那之后,拓跋、涂山、祝融等氏族全部覆灭,再也没有人能记得这一些氏族,人界开始了新的涅槃时代。
  “嗡!”
  陡然之间,林轩清醒过来,眼中有了一些沧桑的感觉,在林轩的身上仿佛也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那一个弹奏九幽曲的人。
  再看向天空中,宁千羽体内的血脉已经完全觉醒了,身上透着一股邪意,仿佛是从灵魂深处诞生的,他不是邪,邪才是他!
  “高阳,可敢一战?”宁千羽看向高阳,身上一片血迹,却是战意滔天。
  “战!”
  高阳神色一凝,一剑斩出,有一丝圣意蕴含其中,直接撕出了一道虚空大裂缝,斩向了宁千羽,宁千羽同样是一剑斩出,携着滚滚邪气,要淹没天地。
  “轰!”
  虚空爆裂,无数的空间裂缝,席卷八方,几十里的范围内,化为了一片毁灭之域。
  “不好,快逃!”
  一群皇者慌了,往四面八方逃窜,却是依旧有几人躲闪不及,被毁灭之域吞噬了,像是石子落入水中,一个小水花,然后就没了。
  “好强!”
  “这还是皇者的力量吗?一个伪圣体,一个刚觉醒的恐怖体质,这两人都算不上皇者了,几乎是超越了皇者,是极限的极限!”
  所有人骇然,又退出了十几里,看向毁灭之域,眼中震颤不止,林轩也退走了,站在一个地方,淡淡的看着天空,这一战结束了。
  拓跋氏的血脉,那是堪比圣体的,一具伪圣体,如何能敌?
  空间慢慢的愈合,虚空中两个身影出现,一人伫立天际,身上邪意凌天,另外一人却是被穿胸而过,身上布满了鲜血,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南天剑皇,当世第一皇者,败了,败给了邪剑皇,败给了拓跋氏的血脉,拓跋氏,曾经统治人界的大族之一,能战到如此地步,高阳虽败犹荣。
  今天双十一,请个假,今天两更……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