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神道第七百零三章 魂魄归来兮,剑魔神道第703章 魂魄归来兮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剑魔神道 > 第七百零三章 魂魄归来兮
听得肖芸的话,林轩目光一沉,眼中飘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气氛陡然沉了下来,良久之后,林轩再看向肖芸。
  
  “肖芸,我若是招回了管千刃的魂,妖瞳家族的人什么时候会来到这里?”
  
  “大概二十年。”肖芸神色一凝,说道,再看向林轩,露出一抹震惊之色。
  
  “你要帮管千刃招魂?”
  
  “嗯。”
  
  林轩点头,看向管千刃,管千刃眉头一皱,却是摇了摇头。
  
  “算了,这魂我不招了,一年就一年,我管千刃也活够了,只要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能和采儿和肖芸在一起,我死而无憾。”
  
  听得管千刃的话,林轩的目光却是陡然凛冽了起来,直直的看着管千刃,管千刃一惊。
  
  “你……”
  
  “管千刃,你怕了!”林轩淡淡道,管千刃神色一震,眼中有一抹落寞闪过,叹息了一下,看着林轩,欲语又止,最后一句话都没说出。
  
  “妖瞳家族乃是混元域最巅峰的一股势力,堪比圣地,一个第三脉的族人都能奴役九重世界境,而你不过一个极限皇者,与他相比,你差太远了,所以你怕了,怕你会比不上他,是吗?”
  
  林轩说道,一字一句,字字诛心,管千刃脸色难看,看着林轩,却是无力反驳,林轩说的没有错,他就是怕了,妖瞳家族太强了,他不过一个极限皇者,怎么和一个妖瞳家族的人斗?
  
  “怕了,我的确是怕了,但是我别无选择,他是妖瞳家族的人,连奴仆都是九重世界境,我不过一个极限皇者,凭什么和他斗?”
  
  “我可以死,但是采儿和肖芸不能和我一起死,我管千刃已经是对不起肖芸和采儿了,作为一个父亲,一个丈夫,这是我唯一能为她们做的。”
  
  管千刃对着林轩说道,几乎是吼出来的,眼中含着血红之色。
  
  “抱歉,请原谅我,我不能让你救我,你走吧,回乾门去,忘记这里的一切,这里没有妖瞳家族的人,也没有管千刃,管千刃已经死了!”
  
  林轩静静的看着他,突然站了起来,黑玄剑在手中出现,指向管千刃,肖芸一惊,瞳孔中有一丝紫色出现,虚空都是一凝。
  
  “你干什么?”
  
  “帮你杀了他,一个懦夫而已,早晚都得死,与其留着折磨你们,不如我替你们杀了他。”林轩说道,举剑再往前一步,剑就停在管千刃的喉咙上。
  
  “管千刃,你倒是想得好,一走了之,然后将你的妻女留在世上,然后让她们一辈子因为你而愧疚,你告诉我,你还是一个男人吗?”
  
  “男儿在世,当顶天立地,守护所爱之人,一个妖瞳家族又如何?就算是面对整片天地,也要堂堂正正的活下去,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死并不是解脱,只是对活着的人一种折磨!”
  
  “管千刃,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两个选择,你想活还是想死?”林轩说道,剑锋指着他的喉咙,已经插进去了一寸,丝丝鲜血流出。
  
  想死还是想活?对其他人而言这或许是一个在简单不过的问题,但是对于管千刃却是一种折磨,他的脸上满是挣扎之色,看着林轩,欲语又止,然后化为一声叹息,眼中满是黯淡。
  
  “懦夫,或许是吧,我管千刃宁愿当一个懦夫,生与死之间,我选择……”
  
  “他选择生!”
  
  管千刃的话没有说完,肖芸的声音响起,肖芸将管采儿放在了地上,然后走到了管千刃的后面,轻轻的抱住了管千刃,管千刃身体一僵。
  
  “你若是死了,我活着有什么意义,前半生我是为家族而活,但是这后半生我愿意为你而活,听他的,让他治好你,不管未来还有多长时间,我们一起走下去。”
  
  “肖芸,你……”管千刃转头,看到了一片紫色世界,只一瞬间,世界陷入混沌。
  
  “他就交给你了,不管你为什么要帮我,有什么目的,救了他,我都帮你。”
  
  肖芸瞳孔中的紫色褪去,将已经昏迷的管千刃放在地上,对着林轩说道,林轩凝眉,点头。
  
  “你放心,我一定会救活他,并且我没有什么目的,只想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对于你而言并不难,就算是不回答也可以。”
  
  林轩说道,手掌虚伸,管千刃的身体浮空而起,飘在林轩的面前,林轩盘膝而坐,脑海中开始回忆那满含悲寂之意的招魂曲。
  
  “魂魄归来兮!”
  
  淡淡的声音,含着悲寂、绝望,飘荡在世界之中,天上的皓月都隐入了云层,激荡的海水突然平静了下来,世界都仿佛陷入了死寂。
  
  “魂魄归来兮!”
  
  悲凉的声音,传遍了天地,管千刃的身体一颤,九道灰色灵光从身体中流出,化为了九个人影,仔细一看竟然都是管千刃的模样,这就是管千刃的九灵,二魂七魄,却是少了一个魂。
  
  “魂魄归来兮!”
  
  声音传荡着,传向远方,遥远的一个地方,一个青年睁开了眼睛,眼中透着一抹紫色虚影,一股流光从他的瞳孔中飞出,飞向了天地,只一瞬间便是没了踪影,那是魂魄,居然被人生生从他的瞳孔中摄走了。
  
  他站了起来,看向一方天地,露出了一抹精光,身上有丝丝杀意溢出。
  
  “原来是你,这么多年了,本以为你已经死了,想不到你还能找到人救你,一个偏远之地,居然还有人懂得灵魂之术。”
  
  他淡淡道,瞳孔中的紫色闪烁不定,若是仔细看,能在他的紫瞳中看到一个莲花的虚影,却是只有三片花瓣,残缺不全。
  
  “猎奴!”
  
  “主人!”一个老者跪在了他的面前,身上泛着九层浩瀚的世界虚影,这是九重世界境,一个恐怖的强者,却只是他的一个奴仆。
  
  “跟我父亲说一声,我有事出去一趟,大概需要四十年,血脉大会之前一定回来。”
  
  “主人,需要老奴帮忙吗?”老者恭敬道,看着青年,脸上有畏惧之色。
  
  “不用了,几个低等世界境,用不了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