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世孤仙第二十七章 钟波再起!,百世孤仙第27章 钟波再起!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百世孤仙 > 第二十七章 钟波再起!

  响彻青玄内外的钟声已逐渐停息了下来,而易尘这边也来到了山内深处,还未到半山腰,他看到一些屋舍,分布在石阶两旁,石阶笔直而去,延续出十余丈,接上了一条继续往上的道路。
  他沿着石阶向前走了几步,突然脚步一顿,看见了右边显露在转角处的一座石碑,连忙走上前去,那石碑上似乎刻着什么。
  走近后细看,原来是一排排细小的文字,石碑上生出了许多绿苔,植根在了一层层枯死的老苔上,看得出怕是有些年头了。
  他随即从上至下看去,仔细品读那些小字,目光露出奇异。
  “阵师一脉,自青玄创宗而来延续至今,传承者向来稀少,故而你等无师可承,阵峰的道,需要自己去悟,一切皆在此山中,悟透了此山,也便悟了阵道……”
  易尘一个字一个字仔细看着,没有遗漏半点,目中奇异光芒愈盛,他接着看去,却微微一怔,接下来的那些小字,字迹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看来这石碑上的字并非尽为一人所刻。
  “我青玄第二代宗主大人穷尽天地之造化,通彻了阵之精髓,炼阵为山,便正是这座阵峰,阵之一道,尽蕴于此山,山便是阵,阵便是山,望后辈好好去悟……”
  看到这里,易尘目光一顿,下面的字迹又有所变化了,他仔细一看,却依旧是关于阵峰的起源与阵道的深意,玄之又玄,奥妙无比,让他觉得难以悟透。
  看完所有的小字,易尘收回了目光,长出了一口气,眼中似是明悟,又似是疑惑,他好像隐约从这石碑上看出了一些门道,但同时却又不清楚自己想的到底对还是不对。
  他又在周围转了一圈,没再发现其他石碑,屋舍内既无住人的痕迹,也没有留下什么特殊的东西,易尘随即转头看向石阶路的尽头,并提步走了过去,那里接续着继续上山的道路,他想如果再上去看看的话,或许心中的疑惑能得到解释。
  可来到近前,易尘却突然止步了,通往那继续上山的道路入口旁又竖起两块石碑,上面也有刻字,不过与先前石碑不同的是,这两块石碑上的刻字极大,很是醒目。
  “外宗弟子止步!”
  “呃……”看向其中一块石碑上的刻字内容,易尘当即嘴角一抽,他如今正是外宗弟子……
  他又看向另一块石碑,目中露出疑惑,那石碑上有一处凹槽,四四方方,他随即看向凹槽上方的刻字,看完后这才恍然。
  “内宗、核心弟子与长老将身份玉牌置于此处,方可登山。”
  原来这阵峰一脉还分身份,更高的地方只有拥有那所谓的身份玉牌才能进入,难怪他成了外宗弟子却什么都没有发下来。
  易尘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四周,舔了舔嘴唇,尝试着向前迈了一步,欲要踏上那继续上山的道路,然而下一刻,抬起的脚却停在了半空,令他皱了皱眉,又将那只脚收了回来。
  他的脚在迈出时碰到了一股阻碍感,仿佛面前有一层无形的墙壁,无法通过,随后又用手摸了摸面前的空气,果然是触摸感觉到了强大的阻力,让易尘顿时傻眼了。
  说不能过就不能过,还真是一点空子都没得钻呐……
  呆滞片刻后,易尘无奈地摇了摇头,当下就欲转身离开,可就在偏过头的那一瞬,他随意瞟了一眼,又看到了那凹槽,却目光一震,他突然想到了一样东西!
  正是他身上那块青玉令牌,也是四四方方,与这凹槽大小倒也差不多,据护道者前辈说乃是青玄宗的宗主令,不知道能不能用在此处。
  “能不能试一试就知道了……”这样想着,易尘吞了吞口水,从怀中掏出了那枚青玉令牌,看着上面流转着的青光,目中有些期待之色,这令牌乃是宗主令,论身份可比那些弟子长老高到不知哪里去了,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有用的吧……
  随即易尘就将玉牌轻轻按在了那凹槽之中。
  在将玉牌按入凹槽的那一刻,易尘目光一亮,他刚才死死盯着玉牌,很明显看到了一道耀眼的青光自其上闪过!
  随后他连忙用手去触摸面前的空气,果然没有再遇到先前的那层无形障壁,一脚迈出后,也是毫无阻碍,直接踏在了上山的道路上,当即易尘脸上便是一喜,连将玉牌从凹槽中抠出,又放回了怀中,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便沿着道路向更上方的山峰深处行去。
  恐怕当初设下这层障壁的人也是没有想到过,一个外宗弟子身上能拥有宗主令这种东西吧……
  易尘的身影逐渐向上而去,原地,那层无形的障壁又缓缓浮现,恢复如初,此地再次回归了如同往常的宁静,仿佛并无人来过一般。
  ……
  山脚下,石柱这边,严浩抬起了头,敬畏看着面前的两位老者,觉得压力很大。
  一个是德高望重的长老,一个还是长老的师叔,修为皆深厚无比,光是气息都要叫他快要喘不过气来,这还是在二人刻意收敛了气势的前提下,却依旧让他如同面临着山岳一般沉重。
  王清目光仔细打量严浩,却眉头一皱,他并未从此子身上看出有什么不凡之处,与另外的那些弟子几乎没有不同,相比起来甚至还要弱上些许,让他费解此子究竟是哪来的底气还想要来接受考验。
  不过他脸上的威严之色倒温和了不少,此子总归还算是勇气可嘉,虽说是自不量力,但总比余下的那些心有不服却都不敢站出来接受考验的弟子要强了许多。
  一旁林长老也盯着严浩看了好一会儿,却无奈摇头,他同样没从后者身上看出什么不凡。
  “你确定要试?”王清沉声问道,俯视着眼前的严浩,如今石柱空间内劫雷暴动,威压横溢,很是不平静,如同后者这样的几乎是意识一进去就得瞬间崩溃,更别谈什么接受考验了,那名还跪倒在地的弟子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严浩点了点头,他敬畏眼前的老者,但目中更多的是坚定,来到石柱近前后,他也明显察觉到了其上隐隐散发出的庞大压力,但这却并不足以成为阻拦他要接受考验的障碍。
  易尘曾在他饥饿之际,授予温饱,在他心目中,可谓恩人,亦是好友,经过了今日,更在他眼中变得深不可测,成为了他追寻的一个目标,他想要跟上前者的步伐。
  并且,从易尘离开前的那一个点头微笑中,他更看出了一丝认可!
  他又向面前二人行了一礼,随即两步来到石柱前,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掌按了上去,与此同时,双目缓缓闭上。
  王清看着严浩的举动,目中闪过一丝忧色,年轻人敢于面对挑战这是好事,但怕就怕今日的失败会影响到以后的修行啊。
  可就在下一刻,他却陡然变色,目光蓦地转向身后阵峰的山顶之处,眼睛突兀瞪得滚圆,苍老脸庞上划过难以置信的震惊!
  紧接着,一声钟响自那山顶处再次悠悠传彻!
  钟声嗡然,振聋发聩,如同岁月的叹息,散发出无形的波动,震荡在每个人的心间,让他们全都在这一刻屏住了呼吸,目中皆露出了骇然!
  上一道钟声这才刚停息多久?短短一炷香不到的时辰之内,阵峰钟声竟连响了两次!
  “又有传承者出现了!?”
  众人纷纷惊呼,目中先前的震撼还未散去,又新添上了一抹惊骇,在场的所有人皆看向石柱前正闭目沉神的严浩,如今在接受考验的正是此子!
  “这是怎么回事?”王清震惊了,不敢相信所听所见,这一切仿佛是幻境一般,太过不真切,让他难以接受,在一天之内居然接连出现两个传承者,纵观青玄创宗以来,可都还未曾听说过!
  一旁,严浩在钟声震荡间缓缓睁开了双眼,目中却露出茫然,他知晓自己通过了考验,但方才的经历让他一头雾水。
  他的确进入了石柱空间,也瞬间感受到令他崩溃的压力,但不知怎么那压力却又突然消失,紧接着一个黑影出现,自言自语了一句话,让他也没听清晰,然后对他说了一句他已通过考验,就糊里糊涂的被强行送出来了。
  整个过程三息都不到,他连那考验都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居然就完事了。
  他茫然地摸了摸额头,那黑影在告知他通过考验时,留了一道印记在他脑门上,也不知道是有什么用处。
  身旁,林长老整个人已然懵了,呆滞成雕塑,严浩几乎是刚刚进去紧接着就退了出来,又哪来的时间接受考验?怎么也成了传承者?
  王清则没有犹豫,当即又从头顶化出一道清气,准备再次进入石柱空间,那阵峰的钟响只有劫灵方才能控制,如今竟发生这等荒唐之事,让他不禁生出了质疑,后者到底在搞什么鬼?
  可就在他头顶清气幻化的小人刚欲飞掠向那漆黑石柱时,一道冷冰冰的喝声却在他脑海骤然响彻,让他顿时心神一震,苍老小人一颤,又变成清气缩回了头顶!
  “王清,莫要以为你是王泉兄长便可逾越放肆,我阵峰一脉如何选传承者,可还轮不到你来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