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世孤仙第二十九章 遭雷劈的传承,百世孤仙第29章 遭雷劈的传承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百世孤仙 > 第二十九章 遭雷劈的传承

  易尘怔了怔神,而后仔细打量那天阵书,上面内容与一月前他在张凡墓上所感受到的那篇一模一样,但开篇的内容他看到最后,却目光一滞,因为他察觉到少了什么。
  很快他就想到,原来缺少的,是张凡留下的那一句话。
  因为如今已踏入凝气一层的缘故,那天阵书已浮现出了一部分内容,虽然更多的地方仍然如同被云雾遮盖无法看到,但却已然有了入门之法,可易尘此刻却无心关注那些内容,而是微微皱起了眉。
  他发现,这篇天阵书,与一月前所见到的那篇,好像并不一样……
  其中似乎总是缺少了一些什么,不仅仅是张凡留下的那一句话,而是这整篇经卷,都有一种不太对的感觉,让他感觉到了不圆满。
  苦苦思考了好片刻后,易尘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缺少什么了。
  原来是少了那一丝平凡之意!
  当初,他从初代宗主张凡墓上感应到的那篇天阵书,不单单只有浩然之意弥漫,并隐隐蕴含着一股平凡的气息,平凡而又不凡,玄奥至极,乃是张凡亲自留下,但今日所见这篇,却净是浩然气息扑面,没有一丝平凡之意在其中,显然二者并非一人所留。
  “难道这篇天阵书,是其他的历代宗主留下的吗?”易尘这样想道,并同时退出了修炼的状态,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有些疑惑之色。
  那后面的内容他粗略看了一眼,也极为玄奥,看得出当有神妙在其中,应该也是不凡的传承,但因为缺少了那一丝平凡之意,让他暂时打消了想要修习的念头。
  地底下那位老前辈曾与他说过,张凡才是青玄宗阵师一脉的最巅峰,其亲自留下的传承估计也该有一些奇特之处,这篇天阵书怕是有所不如,相比之下,他还是更愿意去接受张凡的传承。
  想到这里,易尘就不禁有些激动,甚至都想就此赶下山前往老前辈所在之处立马接受传承,但他看了看身后继续上山的路,峰顶怕是已不远了,当即便摇了摇头,都来到这里了,哪有不到山顶上看看的道理。
  趁现在宗主令还在自己手上,可以在这阵峰来去自如多转几圈,不然的话,指不准哪天老前辈要挑选宗主,将令牌收了回去,他就只能在山腰下那几间小屋子里呆着了。
  沿着道路向上行去,一路穿过许多地方,易尘甚至见到了一些前人留下来的遗刻或是感悟,但却都晦涩难懂,玄奥无比,让他放弃了想要驻足参悟的打算,继续向着峰顶行去,而这一路下来的感受,对易尘简单的来说就是两个字。
  普通。
  太普通了,他虽见到许多屋舍,但大都简朴,连一座恢宏大气点的建筑都未曾见到,他站在自己落脚之处向山外看,明显能见到别的山峰上都有众多恢宏大殿,极其雄伟壮观,但唯独这阵峰,实在是太过简陋,与来拜宗时入住的那座外山有得一比,简直不像是仙家之地。
  不过易尘也没有什么嫌弃的意思,阵峰一脉传承惊人,乃青玄重地,这样倒也显出了它的独特,估计也有其中的道理,只是以易尘的境界还不能理解罢了。
  很快,易尘又见到了一处屏障,阻拦内宗弟子入内,但在他使用了宗主令后,那屏障便打开,使他能通行自如。
  一路走在蜿蜒山路上,易尘目光四处打量,此地离峰顶已不远,怕是再走上半炷香便可到达,而这时,他也更加谨慎小心,每一步走出都仔细观察周围,这里已是只有核心弟子与长老、宗主等方可踏足,他如今远远还不够格。
  突然,他一步踏在了一块松动的石板上,发出了咯吱的动静,让他心中一惊,不过却并未看到有什么变故发生,当即稍微松了一口气,可就在他另外一只脚也迈出时,异变突起!
  他感觉眼前一阵模糊,环境瞬间变幻了模样,再度清晰时,入目所见却让他心间一阵骇然,方才还是密林小道,可转眼间,竟变作了一方埋骨之地!
  周围四处可见尸骸遍地,并有腐朽兵器散落,是那么的真实,并隐隐散发出了让他作呕的气味,他眼睛瞪得滚圆,颤抖着看向自己的脚下,如今竟正好踏在了一具骸骨的胸口!
  “该死,这是什么鬼地方!”易尘现在真的很想给自己一巴掌,这是他第几次因为好奇害得自己身临险境了?
  他惊骇看着周围,不敢动作,生怕那些骨骸会从地上爬起来,拿起那些腐朽的兵器将自己乱刀砍死,陷入这般诡异境地,纵是眼前真发生了这等事情,他也不会觉得奇怪。
  就在这时,易尘胸口微微发亮,并传来了一些温热感觉,他连忙低头看去,透过了衣服隐隐看到了淡淡青光,令他心中一喜,正是那青玉令牌,他连将此物取出,拿在手中,像是攥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青玉令牌被他取出后,青光愈盛,易尘震惊地发现,周围的那些骸骨竟在这时动了起来,却是远远地逃离开了他,不敢靠近,仿佛很是惧怕他手中的令牌,让他心中当即更为振奋!
  他用力一踩踏碎了脚下的骸骨,手持青玉令牌,紧接着竟向前逼近了一步!
  看到易尘走近,那些骸骨纷纷逃散,躲开得远远的,见状易尘心中一乐,一时间玩心大起,居然开始追逐起了那些惊慌逃散的骸骨。
  “吓我很爽是吧?”
  “很好玩是吧?都给我过来啊!”
  易尘手持令牌,追赶得不亦乐乎,口中更是时不时的骂骂咧咧,但他绝大多数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掌心的青玉令牌上,在他看来,觉得此物越发不凡了。
  这令牌,恐怕不仅仅只是青玄宗的宗主令这么简单!
  突然,易尘停下了脚步,神情微滞,倒并非是又出现了什么新的变故,而是在刚才,他的脑海之中,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这小子胆子倒也是真大,在青玄宗呆了这么久,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样来使用宗主令的。”声音苍老而又低沉,隐隐蕴含着一股看透世间的沧桑,然而此刻却带上了一抹哭笑不得的意味,听在耳中感觉十分古怪,易尘当即便认出了这正是地底下那位老前辈的声音。
  “护道者老前辈!”他心中顿时一喜,连忙恭敬地呼喊道,然而才刚刚出声,他便发现眼前场景一阵扭曲,他竟又来到了那片熟悉的空间!
  易尘扭头一看,周围空空荡荡,再一转身,他一眼看到了张凡的坟墓,目光当即一亮,这时,老者的身形自一旁悠悠浮现。
  “呵呵,什么时候你也学会这么别扭的称呼了。”老者依旧还是当初那副熟悉的模样,没有变化,一脸笑眯眯,然而看向易尘的目光当中却有一丝奇异闪过,随即一指按在后者额间,一道淡淡的印记逐渐亮起。
  “看来劫灵那小子还是老样子,那一道雷劫,你怕是扛得不轻松吧?”
  以老者的境界自然是一眼看出了易尘如今已通过考验,成为了传承者,他心中亦有些惊讶,易尘的资质实在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却屡屡能创造奇迹,他仿佛隐隐都从此子身上感受到了一些与张凡的相似之处。
  闻言易尘连忙点头,并将自己在石柱空间中的遭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让老者脸上表情一时间很是精彩,而待易尘说起曾企图利用他的关系来和劫灵套近乎时,更是忍不住哭笑不得了起来。
  “你这小子也真是个奇葩……”无奈地摇了摇头,老者又继续听易尘讲述。
  然而易尘说着说着,面色突然一正,他眉间露出一些疑惑,并一脸认真地开口向老者询问道。
  “前辈,这考验为何是经历雷劫呢,难道这与阵师一脉的传承有所关联吗?”
  闻言老者顿时眉头一挑,瞥了易尘一眼,颇有些意外之色。
  “看不出你小子资质这么差,但领悟力却不低嘛。”
  易尘没有插话,仔细听着,他心中也隐隐有一些猜想,但不知是对是错,随即他便听到老者又继续悠悠开口道。
  “阵师一脉,伴劫而生,这传承太过惊人,就连上天也不能轻视,故而在修炼阵道的同时,会常有天劫降临,加以阻挠,若扛不住,便身死道消,无法扛住劫雷的人,不适合走这一脉。”老者摇了摇头,悠悠叹道,自上古时代以来,有多少人杰选择走上了这条道路,却尽皆陨落在了天劫的阻拦之下,令人惋叹,这传承虽好,但也要有命消受啊……
  闻言易尘顿时恍然,但下一刻却眼睛猛地一突,一时间连想要吐血的冲动都有了。
  “那走这一脉岂不是老是要遭雷劈?”易尘忍不住惊声道,一道劫雷都够他折腾得半死不活的了,要真是时不时来上几道,那还得了?
  然而紧接着,老者那隐隐有些幸灾乐祸的声音却顿时让他彻底绝望了。
  “呃……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