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世孤仙第六十二章 缘,妙不可言,百世孤仙第62章 缘,妙不可言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百世孤仙 > 第六十二章 缘,妙不可言

  伴随着苍老声音的落下,恐怖威压在整片天地间扩散开了,所有人尽皆匍匐了下去,身形颤抖不止,高台上,众长老一脸震惊,纷纷闪身腾空而起,看向那道苍老身影旋即不约而同恭敬大拜!
  “拜见罗师叔!”
  天际,白袍身影平淡地点了点头,随后直接消失不见,再度出现时,已然落入演武台上,现身在了易尘的面前。
  呆呆地看着面前的苍老白袍身影,易尘惊愕了,这道身影他虽许久未见过了,但却依旧那么熟悉,两年多以前的那个夜晚,他永远无法忘记。
  “老前辈?!”
  易尘惊呼,面前老者对他温和一笑,一身白袍,鹤发童颜,不正是当初那位赠与了他古朴小册子的老仙人又是何人?
  “小友,别来无恙啊。”白袍老者温和的点了点头,旋即笑道,看向易尘目中有奇特光芒闪过,片刻后,脸上浮现赞赏。
  他看到了易尘的额间,有一道淡淡印记在闪烁,那是独属于他阵峰一脉的传承印记,并且,易尘的这道印记似乎还有些独特,连他都隐隐有些无法看透。
  “罗真,你还知道回来?!”重山之外,一道苍老声音响彻青玄宗内内外外,带着些愠怒,令众人心神震颤了,片刻后,一道苍老身影自天际掠下,正是王清。
  王清瞪大着双眼看着面前的白袍老者,面色有些不好看,此人正是阵峰一脉的罗真,与他乃是同一辈,被众长老尊为师叔,但总是离宗出走,将宗内大小事务皆抛给他一人处理,令他头疼不已。
  “先将这里的事处理好再说。”罗真摇了摇头,淡然一笑道,把王清撇在了一边,顿时令后者目光又是一瞪,随后,他平静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青衫身影。
  立时,青衫身影颤抖了,感觉在这目光下,形神都仿佛要崩裂,让他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此人修为,恐怕比之老祖还要高深!
  “王家的天骄,王逸风,老夫对你倒是知晓一二。”随后,罗真淡然开口道,当下令青衫身影瞳孔一缩。
  “前辈……”王逸风心中惊颤了,他还从未听闻过青玄宗有这等存在,此人修为太恐怖了,他感觉自己现在如同蝼蚁,对方恐怕只需一念便可将自己碾为虚无!
  “你王家近些年来势大,既出现了你这等天才小辈,老祖又突破至了元婴,倒也确实是有着自傲的资本……”古井无波地平淡开口,罗真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王逸风,仿佛看透了后者的一切,可话到一半,他却突然面色一冷,露出了罕见的威严之色。
  “但是,你莫非真以为这样你王家就能叫板我青玄宗了不成?!”
  威严之声震荡四周,令这片天地都颤动了,天边,风云都开始变色,闻言,在场所有人都是心神巨震,涌现出了敬畏。
  这,就是部州第一仙门的霸气!
  试问这青玄部州,还有谁敢在王家面前说出这等话语?除却青玄宗,再没有任何仙门或家族能有此底气!
  王逸风不敢说话,在这威严之下他几乎要跪倒下去,但仍旧苦苦支撑。
  “我阵峰一脉的弟子,莫说你一个小小王家,哪怕是放眼九州,都无人敢欺!你家老祖若真敢因此事找上门来,大不了便开战吧。”
  罗真再度淡然开口,看似云淡风轻的话语,却令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一旁的王清都是愕然,不可思议地看向了前者。
  两家开战!这是有着多么坚定的决意才能说出这等话来?
  部州最强大的仙门与家族之间若是开战,必将生灵涂炭,哪怕是祸及整个部州都不为过,如今仅仅只是为了一个易尘,这样真的值得?
  王逸风已然惊颤了,看向易尘露出不敢置信,他知晓易尘有不凡之处,但万万没想到后者竟有如此之大的影响力,为了此人,青玄宗竟可以不惜与他王家开战!
  罗真说完,回过了头来,柔和看向易尘,点了点头,随后又对王清道。
  “这里的事便交给你处理了,我先带他回阵峰。”
  王清听完眼睛又是一瞪,随后却无奈地摇了摇头。
  但此刻,易尘却走下演武台,来到了严浩的身边,看着后者此时的情形,皱了皱眉道。
  “是谁将你伤成这般的?”
  闻言严浩却摇了摇头,憨厚一笑,没有说什么,伤他的人,如今已灰飞烟灭了,倒是他此刻看向易尘,目中露出惊异,先前易尘的手段可着实是让他震惊。
  “哦?”身后,罗真走来,看向严浩眉头一挑,目中露出了震惊。
  “我阵峰居然还有一名传承者?”
  易尘成了阵峰一脉弟子已让他足够震撼,但他没想到除了易尘外居然还有一人。
  “老前辈,严浩这伤……”易尘皱眉道,目中露出担忧,他看得出,严浩此刻的情形并不乐观。
  “无妨,先回阵峰再说。”罗真淡然地摇了摇头,严浩这点伤势在他看来算不得什么,当即大袖一挥,将二者带离了此地,只留下众人仍呆呆地看着,好片刻都没有回过神来。
  眨眼便回到了阵峰,罗真放下易尘二人,严浩当即便有些站立不稳,但在罗真一挥手之下,体内的伤势快速恢复,气息变得平稳了下来,不多时,伤势便好了大半。
  “老前辈……”看到这一幕,易尘顿时目光一亮,看向罗真露出了感激。
  罗真淡然一笑,却摆了摆手,这对他来说不过区区小事罢了,实在算不得什么。
  “老夫名罗真,也是这阵峰一脉的传承者,你等称我一声罗师叔便行,你二人叫什么名字?”好嘛,这一句话就把易尘他们俩的身份提升到跟众长老一样了……
  易尘听闻当即一震,罗真这名字他曾听护道老者多次提过,不曾想原来便是眼前的这位老前辈。
  这么说来两年多以前自己是遇上了不得的人物啊。
  缘这一字,还真是妙不可言……
  然而这时易尘突然又神情一滞,旋即才想起了林长老当初说过的话,当下心神巨震,八百年前有一人曾通过阵峰考验,这么说来,岂不正是面前的罗真?!
  易尘震惊向严浩看去,发现后者也在此刻望了过来,目中同样无比震撼,显然也是意识到了此事。
  “弟子名为易尘。”
  “弟子名为严浩。”
  二人心中当即敬畏无比了,连忙恭敬一拜,报出了各自的名讳。
  “缘,妙不可言呐……”这时,罗真突然叹道,看着易尘目中感慨万千,当初那个夜晚他犹有记忆,当时对易尘也是颇为赞赏,此子虽资质极差,但心性却很是纯净,故而一时兴起,赐予了后者小册子,望其修行有为,后者如今也的确如他当初所说来到了青玄宗,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易尘居然还进入了他阵峰一脉。
  他目中不由得露出了震惊,这么说来易尘和严浩岂不是在凝气期就通过了考验不成!
  随后他又看向严浩,目中震惊更甚了。
  “你的阵灵,很是不凡……”凝目打量许久,直至将严浩看得都有些发毛了,此刻,罗真方才点了点头,有些严肃的道。
  严浩心中很是震惊,阵灵被他收入了体内,却依旧被罗真看了出来。
  “你修炼了魂祭灵秘术?”但随后,罗真皱了皱眉,凝重道,他看出了严浩与阵灵的那一丝隐晦联系,他也是阵峰一脉,修习天阵书之道,自然是知晓那魂祭灵秘术的存在。
  严浩点了点头,面色有些无奈,若非迫切需要提升修为报仇,他也并不想染指这等诡异秘术,但他明显没有其他选择,如果他此番参加比试没有踏入凝气五层,很有可能在与顾风一战之中,死的那人,将会是他!
  “魂祭灵之道其实在天阵书的后面还有,不过你现在的境界无法窥看,这秘术若修至大成,阵灵威力也是不俗,相比阵术师一脉,你更适合走召灵师,可以阵术为辅,阵灵为主,但在秘术大成之前,你需切记,尽量少动用阵灵与人对敌。”罗真轻点了点头,随后面色一肃,郑重道,严浩修这秘术倒不是太大的问题,但在此术大成之前,若是修者妄用阵灵与人争斗,将会有不小的危险。
  严浩闻言连忙恭敬点头,随后又躬身一拜,但紧接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拍储物袋,一个漆黑玉瓶出现在了手中,恭敬递了过去。
  一旁,易尘见到这一幕,目光立时微凝,他都快忘了此物,如今被严浩取出,这才想起,此物正是当初他二人去宝阁挑选物品时,严浩拿到的那只诡异丹瓶!
  此瓶当时令他二人感到悚然,并无法打开,如今凝气五层再看,依旧觉得那股诡异气息很是可怕,据护道老前辈所说,那丝气息名为魔障!
  本来易尘并不知晓魔障为何物,但在张凡唤醒他后,透过张凡所留下的一些东西,他却明了了此物的可怕!
  难怪严浩会在这时取出这诡异的魔瓶,此物他二人拿着没办法,但现在有罗真在此,说不定便能够解决这玩意。
  “咦?魔气……”在严浩取出那漆黑玉瓶的瞬间,罗真便是眉头一挑,他感应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虽极为淡薄,但清晰存在,此刻将目光放在严浩递过来的漆黑玉瓶之上时,终于是令他眉头一皱。
  “此瓶恐怕是从狱界里带出来的……”接过魔瓶,罗真仔细打量,目中逐渐涌上一丝凝重,严肃道,随后他手中波动微微一震,竟将此瓶震得粉碎,成了虚无,露出了其中一颗隐隐染上了几分黑气的青灰色浑圆丹药,看着手中这枚丹药,罗真一直古井无波的淡然面容竟是微微一滞,旋即目中划过了一抹精芒与惊奇。
  “竟然是破婴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