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第三百二十二章 放不下的面子,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第322章 放不下的面子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放不下的面子
对于劳伦斯芬克和爱德华约翰逊来说,这是一场不寻常的庆功会。
  
  一般这样带有午宴性质的庆功会,所谓的“宴”,只是附带的。
  
  实际上,对他们俩来说,在他们参与的所有和“吃”有关的聚会中,不管是早餐会,还是相对随便些的午宴,或者是最隆重的晚宴,“吃”,总不是重点。
  
  对他们来说,很多时候,重点不在于你吃了什么,吃了多少,而在于你只是“吃了”。
  
  这种略带对食物的“不尊重”态度,是他们这样的上流人士的通病,这样的矜持于不同,可以说也是他们这样的上流社会人物的一种标志。
  
  就像那些打扮考究的女士们,一定会和打嗝,或者是另一种通气方式无缘一样,对他们这样的上流社会人士来说,像饥饿这样的需要,是一件不光彩的事。
  
  可是你看看现在,认认真真的在吃的人,还少吗?
  
  虽然餐厅提供的各种美食,不但看起来就非常吸引,闻起来也非常香,吃起来则更是棒,但只端着一杯酒的两位金融大佬,看着那些拿着一把小碟,还笨拙的拿着一双筷子,一边吃,一边跟人交流的家伙,你们也不怕发生点什么安全事故?
  
  更别说,还真有人正儿八经的坐下来开吃。
  
  这其中,又以他们关注的重点,同时也是庆功会中心人物的冯一平为代表。
  
  他身边跟着硅谷的那一帮人,占着旁边的一张桌子,坐着边吃边聊,笑逐颜开的好不轻松。
  
  甚至看起来,他们好像还在认真的品评菜品的好坏?
  
  还让他们两位有些不能接受的,是他们笑声。
  
  都说笑是人际关系的润滑剂,可以让人们更加和谐自然的相处,但对劳伦斯芬克和爱德华约翰逊而言,则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他们始终将在这样场合的纵声大笑,视为言辞窘迫的一种表现。
  
  他们始终牢记一条规则,那就是,“人们只看到过一名绅士微笑的表情,却从未曾听到过他的放声大笑。”
  
  在实在无法抑制自己笑声的时候比如在听到佩洛西对现任总统辛辣的评价的时候,他们会尽可能地让人误以为,那是由于慢性支气管炎,或者是冬天的伤风感冒而发出的咳嗽声。
  
  但现在你听听吧,“呵呵呵”“哈哈哈”甚至还有“咯咯咯”“科科科”……
  
  从稍微还掩饰点的小声的,到毫不掩饰的大声的、畅快的笑声,一直就不绝于耳。
  
  芬克和约翰逊他们相信,就是自家清洁工,在终于难得的得到一份贵重的圣诞节礼物时,表现也会比他们要好很多。
  
  看,那边还经常有人从身后拍人的肩膀这样打招呼的方式,我们有多长时间没有见过了?
  
  看着他们那比手划脚的交谈,不禁让人怀疑,他们那是不是在比划自己游艇的长度,或者是赛车发动机的功率。
  
  劳伦斯芬克和爱德华约翰逊,已经皱眉对视了几次,呵呵,这就是西部!
  
  这就是硅谷!
  
  也是,对这些出席这样的场合,连西装都不穿,甚至不少还只穿件t恤的家伙们来说,你怎么还能指望他们会有得体的表现?
  
  毕竟是乍富起来的人啊。
  
  所以,他们又再一次有些为难,难道要在这样的场合,当着这么一群人的面,去给冯一平当面表达歉意?
  
  尽管对芬克和约翰逊来说,伪善就是他们圈子的通行证,伪善是他们最忠实的同盟者和最真挚的朋友,没有伪善,他们根本就不出门。
  
  所以,类似道歉这样的事,他们早就不是第一次做。
  
  因为说实话,很多时候,连他们自己事后都记不起来在很多场合发表的言论,因为那些言论,从来不是走心的。
  
  尽管对芬克和约翰逊来说,唯一重要的,就是钱,为了钱,操守、规则……甚至是人格,他们都无所谓。
  
  但是,当着这么大一群穿着t恤和其它便装的硅谷人,去给那位硅谷新贵的代表之一,从开始到现在,压根就没有正眼看过他们的冯一平道歉,他们真心有些抗拒。
  
  哪怕是他们在说那些违心的话时,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冯一平的钱包上,哪怕发冯一平的钱包,格外的厚实,他们发现,还是很难做到这一点。
  
  原来面子这个东西,你要或者不要的,它其实都在那里啊!
  
  …………
  
  冯一平确实没有丝毫没有顾及到其实很显眼的那两位。
  
  在一众打扮随意或者至少表现轻松的人当中,那两位西装革履而且一脸的生人勿近的浅笑的老先生,真的和鹤立鸡群一样明显。
  
  但谁让主动权目前在自己手中呢?
  
  你不主动过来找我,还指望我搭理你?
  
  何况,他现在确实有太多的人需要应酬。
  
  虽然之前在会场,总是鲁宾和康明斯他们定在前面,但与会的人谁不知道,他才是关键人物?
  
  如果说,当初和安卓签订协议的公司中,有些,还是抱着半信半疑,或者是抱着闲着也是闲着,那就加入这个听起来还有些声势的开放式手机联盟试试。
  
  那么到现在,在了解了安卓的性能,尤其是听到后方专业人士对安卓的分析之后,再自重身份的公司,此时也明白,不论日后如何,至少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这个开放式手机联盟,还真是一个会给大家带来很多好处的组织。
  
  所以真心诚意的向冯一平表示祝贺和感谢人,络绎不绝,冯一平有些应接不暇。
  
  再加上,安卓,可以说将是他最后亲自推动的一个重点项目,自此之后,哪怕还有其它合适的项目,多半也会假手于人。
  
  加上围绕安卓发布的前前后后,发生的这么多事,让他在可以确定安卓已经获得市场欢迎的时候,很是松了一口气。
  
  他想了想,自此以后,大约也只有一两件大事,还需要自己投入更多的心力,也就是,没准在35岁退休,真不是个梦想。
  
  这样一向,他此时难免也松弛了不少。
  
  一松弛下来,便觉得满庭芳精心准备的这些美食,还真的很有吸引力。
  
  就在他一边享受美食,一边抽空和大家应酬的时候,范士丹笑眯眯的带着一个人来到桌旁,“冯,祝贺你,”
  
  “哦,谢谢,”冯一平坚持着站起来,和她碰了一下杯,“也谢谢参议员女士的支持,“
  
  “这位,是佩洛西议长办公室的迈尔斯,”范士丹向冯一平介绍她带来的那位看起来不年轻的年轻人,她笑着在冯一平耳边低声补充了一句,“这是她的幕僚长,”
  
  哦,难怪呢,难怪第一眼看到这位打扮得很得体,看起来没有丝毫锋芒的人,冯一平总觉有些熟悉,原来,他和刚开始的布坎南有些像。
  
  “冯先生,很荣幸见到你,佩洛西议长委托我代表她,向您表示祝贺,”
  
  “哦,好的,谢谢,”冯一平随便朝他举了举杯子,便坐了回去,继续和佩奇聊起来,“你觉得……”
  
  迈尔斯忍不住有些凌乱。
  
  范士丹摇了摇头,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我就说过,指望这样就得到冯一平的支持,怎么可能?
  
  可是迈尔斯又能怎么样呢?谁让他老板,是一个更爱面子的人?
  
  谁让他老板在选民心目中,有些形象,比如反中,已经固化下来,所以,不好像范士丹这么见风使舵?
  
  他朝范士丹点点头,走到一旁开始打电话。
  
  国会山上,接到下属电话的老奶奶佩洛西此时也是没有脾气,我都这样了还不够吗?
  
  难道我也一定要明确表示对安卓的支持?
  
  难道我不要面子的吗?
  
  她有些烦躁的看着自己的日程安排,难道,还真要专程飞回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