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圣帝第五百二十四章 混沌 46更,永恒圣帝第524章 混沌 46更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永恒圣帝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混沌 46更
    一则又一则大道神痕,代表了一种种大道,乃是成千上万位化神强者的一生所领悟的道的精华,转化为道痕出现。
  
      这些道痕遍布在四面八方的虚空中,彼此交织,熠熠生辉。
  
      上万种道痕,令人震惊。
  
      但是下一刻,更为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斗战圣王一声道喝下,成千上万的道痕动了,这一下陡然碰撞在一起,炸开了无穷的毁灭之威,这片天地都随之彻底的炸开、粉碎了。
  
      没错,叶晨要做一件惊世的事情,这件事哪怕就是前世都不曾完成,因为缺少相应的条件。
  
      但这一世,他觉得有能力,有把握了。
  
      万道相碰,毁灭的力量惊世,超越了一切,甚至连浩瀚的劫光雷海这一刻都是溃灭了一大片,九大天之化身过于靠近,这一刻都来不及避开,被混沌波及,从而溃灭了。
  
      雷门雷光滔天,九道天之化身走了出现,那是天之化身的力量源泉。
  
      只要雷门不灭,即是代表着天之化身永恒不灭。
  
      但是万道相撞的力量过于恐怖了,根本不是这个世上所能够承受得住的,这片浩大的区域彻底成空,虚空不再,混沌显现。
  
      碰撞的威能太过于激烈与可怕了,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混沌涟漪带上毁灭性的波动闪电般扩散开来。
  
      肉眼可见,混沌涟漪所见,所有的空间都彻底地崩碎溃灭,就是天门的那一层天门门主亲自布置下的防御光幕都一阵阵的虚晃,差点就要崩碎开来了。
  
      “万道碰撞,混沌始现,难道斗战圣王是想要演化出那一种只属于传说中的至尊大道吗?”有老不死忍不住惊骇起来了。
  
  
      混沌,乃是开天辟地的一切源泉,有了混沌,才能开天辟地,化为世界,诞生万灵。
  
      但同样,混沌也是一切的归宿点,一切天地、世界的破灭,都会重生转化为混沌。
  
      既是一切的源泉,又是一切的归宿点,看似矛盾,却又是完美地存在于这片世上。
  
      这也算是一种特别的轮回!
  
      这一刻,哪怕就是天门之中的某一位隐世天王都出现了,看着混沌雾霭,强大如他都有着难以止住的惊叹与皱眉,因为他是天王,在修道路上走出很远的存在,见多识广,也阅览过诸多古籍,甚至连遥远时代的秘辛都知释一二。
  
      他明白到叶晨所要演化出的大道,就是混沌大道。
  
      一种只属于神话与传说中,无人成功过的大道!
  
      混沌大道,看似至高无上,但不存在于世间之上,根本不是人所能够掌握的无上大道。
  
      放眼诸天万域之中,哪怕就是在最为鼎盛辉煌的神话时代中,都无人成功过。
  
      因为太难了,强于世间一切的大道。
  
      传闻就是神话时代中的帝与皇,在不称帝之前开创大道,都不曾成功。
  
      也曾有古籍有过远古时代的一位人皇曾开口提及混沌大道,言称这条大道不可能成功,古往今来都不曾有人真正成功过,那是一条不归路。
  
      轰隆隆——
  
      可怕的灭世之威第一时间降临,第一时间就引动出最为可怕的混沌力量,雾霭澎湃涌动,遮掩住了一切,一切成空。
  
  
      混沌之力,乃是天地间一切的本源力量,始于鸿蒙,比起开天辟地更早。
  
      这样的力量,比起什么力量都要强大,强大如斗战圣体,不朽的金身,堪比天王级宝体的体魄,都承受不住,出现了粉身碎骨的局面。
  
      清晰可见,他的圣体第一时间就粉身碎骨,血肉迸溅,金色的血肉绽放着灿灿光华,被人瞩目。
  
      甚至不少强者都双眼大放强光,因为这些血肉都蕴含着极端强大的神性力量,哪怕一滴血液都可以炼制出宝丹,旺盛血气,甚至增幅寿元。
  
      这就是万道相合,熔炼出来的混沌之气的始之力量,就算是天王都难以掌握,可想而知。
  
      自然,叶晨还没有殒落,圣体再生术在运转,而且他的体内有着龙源,辅以圣体本源,快速地重组金身无敌体魄。
  
      而且他控制住万般道痕,以混沌之气为根本,快速地构建出了一个混沌鼎炉,相当粗糙,灰蒙的混沌之气在腾绕流溢,万道若隐若现。
  
      叶晨整个人都冲入了混沌鼎炉之中,盘膝静坐,开始演化无上混沌。
  
      并且混沌鼎炉的出现,更是蕴含着最强的混沌之力,这一刻,九大天之化身的攻击全都被挡下来了,没有第一时间打破。
  
      他的元神之光在磅礴闪耀,如蕴骄阳,无比璀璨。
  
      隐约可见眉心间泥丸宫中,一个强大的元神小人正在盘膝静坐,诵读经文。
  
      仿佛是神话时代三千神坻在低吟,又若是三千魔王在咆哮,更像是大雷音寺三十六天古老神佛在诵经。
  
      前世今生所有修炼过的经文奥义,此时此刻都在浮现,自主地诵起。
  
  
      他要全力地演化混沌,开创终极之道!
  
      轰——
  
      混沌鼎炉被生生地打穿出了一个漆黑的窟洞,那是第五天之化身的天女,丰姿绝世,风华绝代,但也如女帝般盖代无敌,以魔罐横空,接连打出了一道道灭世之力,终于击穿了混沌鼎炉的一角,杀了进来。
  
      身在演化混沌妙境中的叶晨几乎可谓是无暇顾及这一切了,只是人王之身出现了,夹带着他的一股至强精气神与圣血的至尊道身,抵挡住了第五天之化身,展开了激战,让她无法彻底临近叶晨。
  
      然而另一道天之化身也跟随着杀进来了,身绕着盖世的气机,有着十八层地狱的可怕异象在浮现,尸山血海沉浮,如似地狱之主般,冲击过来。
  
      盘坐演化混沌的叶晨本尊被击中了,斗战圣体都被撕裂下了一只手臂,洒下了淋漓的鲜血,遭受到了可怕的重创。
  
      旋即,其他天之化身都出手,直接崩碎了混沌之力凝化的混沌鼎炉,杀了进来。
  
      轰——
  
      叶晨粉身碎骨了,显得如此地不堪一击。
  
      看得不少人都瞳孔紧缩,而天门的诸多弟子与长老都充满了忧心。
  
      也唯有五大不朽势力算是幸灾乐祸的。
  
      “哥哥……”
  
      天门之中,曦仙子早就出现了,悬空而立一方虚空上,遥望着这一切。
  
      可惜,她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却不能够出手相助一把。
  
      金光闪现,叶晨再度重组了圣体,仍旧是在诵起经文,凝化混沌鼎炉,万道熔炼!
  
      接下来的时间之中,他接连两次被粉身碎骨了,若非圣体再生术,若非两具圣体相合,若非炼化了龙源,若非九劫黄金等诸般因素结合在一起,换做其他不朽真王,再强大也要被斩杀,要殒落了。
  
      这是一场一面倒的杀戮,强大如神话十重天的叶晨都几乎无力后继了,可想而知了。
  
      但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叶晨演化出的混沌鼎炉越发地清晰,万道相撞,一道道混沌古气不断地演化出来,交织长空,鼎炉越发地坚实稳固了。
  
      就算是后来,十道天之化身想要击穿混沌鼎炉,也没有了一开始那般容易了。
  
      然而最为令人在意的是,从一开始至今,雷霆大门之前,神秘的第十天之化身一直都不曾真正地出手过,屹立长空上,一动不动,像是坐化了一般似的。
  
      不过最让叶晨忌惮的还是这个第十天之化身。
  
      不过这个时候的他,早已无力他顾了。
  
      叶晨浑身是血盘膝在混沌炉鼎之中,九大天之化身再强大也难以第一时间攻破炉鼎,但一*至强的至尊力量透过鼎壁打在了他身上,粉碎他身上的圣骨与血肉,模糊一片,很不凄惨。
  
      他的圣体金身不断地轰裂,肌体似如瓷器般裂开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缝,血痕流溢,更有不少的地方血肉模糊,鲜血都不再闪耀金霞,像是流失殆尽了圣体的精华。
  
      只是叶晨的神色无喜无悲,如入道境中。
  
      眉心中,婴儿拳头大小的元神在盘坐,残缺的真王神冠在沉浮,诸般经文在诵起,彼此交织。
  
      就这样,足足过去了半天时间了。
  
      浩瀚的大劫都开始缓缓地退散了,然而这个时候,一直都不动如山的第十天之化身终于动了。
  
      静若山岳,动若雷霆!
  
      轰——
  
      混沌炉鼎都被生生打穿了其中一角,第十天之化身像是盖世大帝出击,杀入其中,一巴掌扫过去,叶晨刚修复的圣体再度被震裂了。
  
      而且举拳一震,竟然有着地水火风四大本源之力在缠绕,混沌古气在交织,让叶晨的圣体都打得近乎龟裂了。
  
      身后九道天之化身冲进来,十大天之化身而今一起出现,像是十位至高无上的至尊大帝临尘,仙光澎湃流溢,无敌气息在弥漫,这一刻竟然一起出手。
  
      轰——
  
      九天十地崩碎,仿佛就连时空都彻底崩坏了,十大天之化身的出手超越了诸天万域的规则,超越了极限,超越了道,可怕无量,就连天王都可以感受到了一阵的惊悚。
  
      那里只有着刺目的光在爆发,什么也看不见了,彻底成空了。
  
      湮灭!
  
      无声无息的湮灭,打破极限的最强攻击!
  
      当一切消散之后,本来声势浩烈的天劫居然消失了,就连浩大的劫光雷海都消失了,什么也没有了,真正地成空,一片虚无漆黑,看得所有人都骇然。
  
      轰——
  
      陡然间,天穹上有着更加暴烈的天劫降临,顷刻间淹没了眼前这一切,让人心惊肉跳。
  
      而无限的劫光雷海之中,一道身影喘着大气,浑身是血地站起来,正是叶晨。
  
      只是此时此刻的他,虚弱到极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