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圣帝第3625章 永恒帝君苍焽,永恒圣帝第3625章 永恒帝君苍焽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永恒圣帝 > 第3625章 永恒帝君苍焽

第3625章 永恒帝君苍焽

第一帝使眸光微冷,一个苍焽已经让他有种无力感,要是再来一尊肉身成帝君的强者,他也要万分吃力。
  
  苍焽却是摆摆手,笑道:“不需要,一个帝君而已,老朽虽然年老体衰,日落西山,但还不至于需要他人出手相助的份上。”
  
  淡淡的话语中,有着绝对的自信。
  
  闻言,叶晨点点头,道:“好,晚辈便为前辈从旁掠阵。”
  
  第一帝使却是脸色冷下来了很多,这个从来都不敢硬碰的老家伙,居然如此不将他放在眼内,这是哪里来的自信?
  
  稍微舒缓了一下身上的筋骨,苍焽朝着第一帝使笑了笑,道:“成就帝君那么多年了,今日却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展现全力,也罢,想来镇压你还不算大问题。”
  
  还没等到第一帝使冷喝,下一刻,便陡然睁开双眸,露出了丝丝缕缕惊骇之意,惊呼道:“不可能!”
  
  因为这一刻,他分明从苍焽身上感应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威势。
  
  这股威势,甚至更在他这位年轻鼎盛的帝君之上,凌驾于另一个层次上。
  
  “大帝!?”
  
  第一帝使变色,瞳孔若针芒般细小,难以置信,眼前这个老家伙竟是古之大帝的存在。
  
  “大帝?”苍焽摇了摇头,“我还不是,这般年老,还怎么可能是大帝,大帝寿元无尽,根本不会年老体衰。”
  
  叶晨为之肃敬,苍焽虽然不是大帝,却是一位永恒帝君!
  
  没错,如太初帝君那般的永恒帝君,踏上了永恒之路的盖世帝君!
  
  苍焽展现永恒帝君之能,身上的威势可谓是无限接近于至尊领域。
  
  某种程度上而言,永恒帝君,也算是另类至尊,实力之强大,远超其他帝君之上。
  
  恍惚间,苍焽仿佛返老还童,从年老体衰的境地中逆转岁月,回归那鼎盛辉煌的岁月中,英姿勃发,状若一尊盖世大帝在屹立,无穷无尽的至尊帝威绽放,镇压诸天万道,谁与争锋?
  
  再看过去,眼前的分明只是一道枯槁的身影,血气枯竭,行将就木,仿佛随时都要将另一只脚迈入棺材内。
  
  “前辈。”叶晨心颤,苍焽分明拥有证道成帝之姿,甚至是遥望万古巨头也不是不可能,却陷入了年老体衰之境,难以突破,这是何等地让人伤心。
  
  真不愧是昔日有资格可与无相君王争锋终极古路的终极大敌之一,这等境界修为,可称之为一个纪元内的数一数二惊艳之辈!
  
  同样,他也很诧异,以苍焽的境界,不应该如此,永恒帝君之能,不是应该有机会,而是绝对有机会证道成帝,为何迟迟不曾踏入帝道领域。
  
  这一点,很让叶晨感到好奇。
  
  轰——
  
  苍焽往前拍出一巴掌,分明是如此简单,却又是如此地沛然,笼罩住这片广袤的星空,一下子落在第一帝使身上。
  
  心生危机感,第一帝使咆哮,双手抓住骑士长剑,崩现出无与伦比的光华,与那只苍老大手碰撞起来。
  
  只是令人震惊的是,苍焽手掌以一种摧枯立朽的姿态横击过去,轰然巨响下,便只见得那可割裂大宇宙的剑芒陡然寸寸崩断而开,反观那苍老大手,依旧遮盖亿万里星域,轰然落下。
  
  轰——
  
  第一帝使顿时被拍飞,身上的战甲都黯然失色,竟有种要炸开的冲动。
  
  很显然,这一击之下,强大如第一帝使都被重创了,横飞的过程中不断地咳血,甚至有内脏的碎块喷吐出来,令人惊骇。
  
  苍焽虽老,依旧恐怖如斯!
  
  第一帝使浑身筋骨噼里啪啦响个不停,进行重塑、恢复,但嘴角依旧有着一缕血迹溢出,到了这一刻依旧有些不敢置信。
  
  这个早前一直处于被动防守状态的老家伙,竟有如此绝世威势?
  
  他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位帝君,而是一位古之大帝,犹如昔日无敌的那位天魂大帝般,高高在上,纵为帝君也万万不可力敌。
  
  唰——
  
  无声无息,苍焽再度临近,来到了第一帝使面前,那苍老的面庞,和蔼的笑容,如此温和,却让后者毛骨悚然,帝君威势全面释放,主动地施展出最强大有力的神通出击。
  
  轰——
  
  无声无息,苍焽化解了第一帝使的诸般恐怖攻势,犹如洪水面对着山火般。
  
  山火虽然蔓延万千里,但面对着惊涛骇浪的洪水,轻易间就被扑灭了。
  
  苍焽枯槁手掌与那帝君战剑碰撞,侧面擦过,铿锵一声,凌厉冲霄的剑芒刹那被瓦解破灭。
  
  一股无法言喻的诡异力量透过帝君战剑层层落在了第一帝使身上,噗地一声,第一帝使吐血翻飞。
  
  铿锵——
  
  与此同时,手掌再度翻落,接连拍击在第一帝使身上,眨眼间就是足足十八次,瞬间合一,彻底瓦解第一帝使的重重防御。
  
  最后一击,直接崩断了其身上的战甲,令得帝君战甲彻底黯淡而下,符文破灭,其上出现了一个清晰可见的掌印,赫然与苍焽手掌一般无二。
  
  两大帝君一战,第一帝使几可唯是完败,远不是苍焽的对手。
  
  面对着苍焽,充斥着绝对的敬畏。
  
  叶晨也凛然,从苍焽身上,分明感受到了几分太初帝君的风采,那正是永恒帝君的战力,那永恒之路的气息甚至让得他也心神颤动,体内的永恒之路气息也得到共鸣。
  
  年老体衰,尚且如此无敌,力压一位年轻力壮的帝君,由此可见,血气鼎盛时期,第一帝使面对上只有必死之路,根本远不是苍焽的对手。
  
  “老家伙,你虽强,但你要明白,你不是古之大帝,也处于黄昏落日之时,这般出手,只会加剧你的血气的枯竭,对你不利,我自问真要一死,也可拖上你这个老不死。”第一帝使冷冷地道,体内血气持续地汹涌,进行恢复。
  
  他终究还是年轻力壮,处于人体上升时期,虽然眼前不是苍焽的对手,但说的话也不错,真要生死一战,苍焽哪怕再强大也血气枯竭,真有可能会被他给生生耗死。
  
  到时候,反倒是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