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将大人第315章 自己坐上来,你好,少将大人第315章 自己坐上来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你好,少将大人 > 第315章 自己坐上来

      霍绍恒似乎明白她在想什么,等车上了高速,四周没有异样了,才淡定地说:“我虽然是微服跟你出去,但车从特别行动司开出去,盯着这里的人太多,不得不防。”
  
      顾念之明白了,原来是为了迷惑敌人。
  
      她轻轻叹一口气,抬眸望着霍绍恒的侧影。
  
      他就不是普通平凡男人啊,她为什么一定要用普通平凡男人的标准来要求他呢?
  
      她心里的那股气自己终于散了,糯糯地将手搭在霍绍恒的胳膊上,“霍少,我没打搅你开车吧?”
  
      霍绍恒斜睨她一眼,“没有。我可以一只手开。”
  
      “那你另一只手干嘛?”
  
      “抱你。”霍绍恒朝她挑挑英挺的长眉,眼神里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缠绵。
  
      顾念之再没想到不苟言笑的霍绍恒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好想爬到他怀里去肿么破?!
  
      霍绍恒再一次看出她的心思,左手把着方向盘,朝她摊开右手:“要不要坐上来?”
  
      坐上来?
  
      在他开车的时候坐到他腿上?
  
      想想就要幸福得窒息过去了……
  
      说她不动心是骗人的,但她是法律系好学生,顾念之咽了口口水,结结巴巴地说:“这这这……会不会违反交通规则啊?”
  
      被交警抓到还好说,最重要是不安全。
  
      霍绍恒见自己难得起意,顾念之居然还犹豫,若无其事缩回手,轻描淡写地笑:“不想?那算了……”
  
      谁说不想?!
  
      顾念之怔怔地看着霍绍恒,他并没有侧头看她,依然平视前方镇定自若地开着车,只唇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地笑,好像刚才那离谱的话不是他说的,而是顾念之自己臆想出来的……
  
      “……不是不想……”顾念之支支吾吾找借口,“可是那样,你不好开车啊……多不安全……”
  
      “你是在质疑我开车的技术?”霍绍恒终于回眸扫了她一眼,视线不轻不重,在她菱角般的红唇上停了一停,又回转前方看着路况。
  
      大年三十早晨的帝都高速公路上,车辆少得可怜。
  
      偌大的一条公路,走好久都只有他们这一辆车在飞驰。
  
      空荡荡的环城路,看上去竟然不像真的,像是一幅静止的油画。
  
      条条大路宽敞,不知通向何方。
  
      顾念之看了看车窗外,在心里暗想,为什么不呢……?
  
      反正路上又没什么车,他们横着开车都不会影响到别人好不好?
  
      帝都的外地人都回家过年了,以前无时不堵的帝都环城路成了空旷的原野,她是不是也可以放开哪些条条框框,撒一次野?
  
      顾念之的目光移到霍绍恒的侧颜,看着他轮廓出奇俊美的脸和不动如山的气势,悻悻地想,这就是一只洞悉人心的魔鬼,特别洞悉她的心思,只要他想,让她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
  
      无时无刻不在诱惑她,撩她……
  
      这样一想,顾念之怦然心动。
  
      他也在撩她嘛?
  
      那她是不是应该反撩?
  
      可是在车上,总觉得放不开啊……
  
      顾念之扭捏了一阵子,到底扛不住诱惑,往霍绍恒那边蹭了蹭,手里抓着安全带的搭扣,小声问:“……真的不会妨碍你开车?”
  
      霍绍恒踩了踩刹车,车速很快慢了下来。
  
      他扭头微笑,修长的手指搭在纯黑色方向盘上,目光胶着般看了过来,看得顾念之着了魔。
  
      她的手指不争气地解开了安全带的搭扣。
  
      霍绍恒往后推了推座椅。
  
      幸而这款奔驰的空间宽敞,虽然霍绍恒高大,但司机位置上叠两个人,还是能挤下的。
  
      不算窄,当然也不宽敞。
  
      两人坐在一个座位上,只能贴得紧紧的。
  
      顾念之搭着霍绍恒的手臂,战战兢兢爬了过去,坐到他的双腿上。
  
      两只手一下子无所适从,不知道放哪里。
  
      霍绍恒将下颌搁在她肩膀上,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回响:“……要不要开车?”
  
      顾念之会开车,在特别行动司跟人学过,有自己的驾照,但没怎么开过车。
  
      因为之前一直未成年,连一个人出去上街都没有过,要么打车,要么有人开车送她,没有机会自己开。
  
      后来满了十八岁成年了,但才两三个月的时间,顾念之本来是打算等上学之后,磨着霍绍恒给她买一辆车。
  
      现在有机会亲手摸到方向盘了,顾念之嘴里一边说着“这不好吧?怎么好意思呢……”,一边双手已经握住了方向盘。
  
      霍绍恒腿长,刹车和离合器都是他踩,顾念之只要把着方向盘就可以了。
  
      不过这是在大年三十的帝都高速上,没有那么多的变速转弯要她执行,她把着方向盘,也就做做样子而已。
  
      没过多久她就觉得没意思了,在霍绍恒腿上挪了挪身子。
  
      霍绍恒腿上的肌肉太硬了,顾念之觉得还不如自己坐在座位上舒服。
  
      她正想着要不要坐回自己位置上,就发现自己挪动的地方,渐渐有根热乎乎的东西“杀气腾腾”立了起来,戳得她更加难受。
  
      顾念之:“……”
  
      很快意识过来是什么东西,刚才还百无聊赖东想西想的脑子嗡地一下就当机了。
  
      她身子僵硬,以一个奇怪的半悬空姿势坐在霍绍恒怀里,打死她都不敢再动一下了。
  
      霍绍恒自然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
  
      他也很无奈。
  
      抗色诱的训练他曾经是满分毕业的,一直被教官当模范给后来的学员宣讲,谁知道在顾念之这里输得干干净净。
  
      如果让当年的教官知道,肯定要嘲死他了。
  
      眼看顾念之的身子越来越抖,都快靠不住了,霍绍恒才小声说:“……你这样,不累吗?”
  
      怎么不累?
  
      都快累趴了好吗?
  
      顾念之内牛满面,平时她总想着撩霍绍恒,想着占他便宜,甚至主动索吻,昨晚还想把自己“给”他,到了今天,霍绍恒的小兄弟“蓄势待发”的时候,顾念之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叶公好龙的那个叶公……
  
      真刀真枪见真章的时候,她根本不是霍绍恒这种老司机的对手。
  
      “……你……你……你把它缩回去啊……”顾念之为难了半天,双腿终于撑不住了,哼哼唧唧提意见,“你那里翘得那么厉害,人家怎么坐?”
  
      “缩不回去了。怎么坐?自己坐上来。”看着顾念之尴尬羞怯的小模样,霍绍恒忍不住逗她,要不是她的脸太红,而且霍绍恒对自己养大的女孩还有一点点心理障碍,他早就把持不住了。
  
      顾念之抖得更厉害,方向盘都快握不住了。
  
      霍绍恒笑了一声,胸腔微微震动,双臂圈了上来,把住方向盘,一股浓浓的男性气息包裹住顾念之。
  
      顾念之都快醉了,哆嗦着收回手,在霍绍恒的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让我下去!”
  
      “昨天还问我喜不喜欢你?你看我这个样子,是不喜欢你吗?”霍绍恒压低嗓音在顾念之耳边说话,低沉的磁性直击顾念之的心房。
  
      音波的杀伤力太大,顾念之直接就跪了。
  
      她腿一软,径直坐了下来。
  
      霍绍恒连忙往后退,才避免被顾念之“坐塌”的险境。
  
      顾念之察觉到霍绍恒的挪动,霎时明白过来,不由勇气大增,笑着回头,亲了亲他的下颌,“咦?你不是挺厉害吗?怎么也怕了吗?”
  
      霍绍恒垂眸看了看她欠揍的小模样,一只手从方向盘上退了下来,直接圈住她的胸口。
  
      大手摁在那里一动不动,顾念之一下子如同被点穴一样,再也不能动弹。
  
      她的心霎时跳得飞快,都快蹦出嗓子眼了。
  
      被他捂住的胸口带起半身酥麻,她弱弱地抓住霍绍恒捂在她胸口的手,颤巍巍地求饶:“……霍少,大白天地,别人看见太损你形象了……”
  
      首长啊,这样不尊重真的好嘛?!
  
      霍绍恒低声说:“没事,在车里,没人看见。”
  
      深茶色玻璃的车窗,望远镜都看不进来。
  
      再说今天是他个人的休假时间,也不能天天端着架子打官腔啊?
  
      顾念之不知道说什么好,霍绍恒已经吻了上来。
  
      她几乎半个身子都伏在方向盘上,霍绍恒就从背后不断地亲吻她的耳垂、后颈和侧脸,点点滴滴地跟盖章一样,一寸肌肤都不放过。
  
      一只手臂将她越抱越紧,将自己的炙热硬挺压在她的后背,一边带着浓重的鼻音在她耳边喘息。
  
      顾念之只觉得身体的热潮越积越高,却找不到宣泄的出口,满心满眼都是他,而他就伏在她身后,两人贴得那样紧密,只恨衣服碍眼,恨不得脱了毫无隔阂得贴在一起才好。
  
      她的僵硬和无助慢慢过去,回手抱住霍绍恒的脖子,正要亲上去,霍绍恒却顿住了,停了停,马上说:“快回你的座位上去。”
  
      顾念之脑中警铃大响,意识还迷迷糊糊,身体已经麻溜地从霍绍恒腿上溜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刚刚扣上安全带,就听见从背后传来的警笛声。
  
      顾念之急忙拉下车里的后视镜,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妆容。
  
      还好,只有头发有些乱,她再扎一下马尾就好了。
  
      待她收拾好头发,霍绍恒已经把车停在了路边……
  
      不远处开车摇摇跟着霍绍恒的阴世雄顿时:“!!!”
  
      妈蛋!
  
      谁敢逼停他们首长的车!?
  
      真要去见识见识是哪路英雄好汉!
  
      虽然是霍绍恒的私车,但也是军牌啊……
  
      带军字号的车牌向来在哪里都是横着走的,哪怕是在帝都,再说根本就没有违反交通规则啊!
  
      他看了一眼前方警车的车号,立即传给了赵良泽。
  
      赵良泽是在特别行动司里居中调停的。
  
      看了阴世雄传来的警车号,立即着手搜查。
  
      ……
  
      顾念之好笑地看着霍绍恒,嗔怪他:“……都是你!终于惹到警察叔叔了吧?”
  
      霍绍恒没有理她,听着赵良泽在耳机里给他报这个截停他的警察的身份来历。
  
      “霍少,警车里的女警是实习女警,名叫徐飘红,她爸爸是军部作战部的副参谋长徐贵启,上校军衔。”
  
      没过多久,英姿飒爽的女警徐飘红敲了敲霍绍恒的车窗:“驾照。”
  
      霍绍恒摁下车窗,看了出去。
  
      顾念之:“……原来是警察阿姨。”
  
      徐飘红抬头看了看顾念之,“你的身份证。”
  
      顾念之觉得自己刚才在车里做了“坏事”,很不好意思,因此乖乖把身份证拿了出来,要是平常情况,她是不会这样“听话”的。
  
      她只会无条件听霍绍恒的话,别的人说的话,她会好好想想是不是该听。
  
      徐飘红看了看,“刚满十八岁?”
  
      顾念之不知道这跟自己的年龄有什么关系,她既没有开车,也没有违反交通规则,这女警说话的语气硬邦邦地跟审贼一样,顾念之有些不高兴了。
  
      霍绍恒没有说话,沉默地坐在驾驶座上。
  
      徐飘红等了半天,不见顾念之回答她,有些不高兴了,提高声音问她:“问你话呢?!刚才你们的车怎么回事?”
  
      顾念之被噎得有些恼羞成怒,沉下脸,扭头看过去,“请把我的身份证还给我。”
  
      “还给你?为什么要还?”徐飘红其实还是实习女警,但穿上警服,她就觉得自己不一样了,比以前仗着家世受别人奉承还过瘾。
  
      顾念之恼了,“你叫什么名字?警号是多少?我要投诉你!”
  
      “投诉我?凭什么?”徐飘红也有些慌了,她仔细想了想自己刚才的举动,好像是有些过份,咬着唇瞪了顾念之一眼,不情不愿地将身份证递回给她,又看了看霍绍恒,“这位先生,您的驾照。”
  
      霍绍恒也不看她,从兜里拿出自己的钱包,抽出驾照对她晃了晃。
  
      徐飘红想要接过去,霍绍恒却不给,淡然问道:“请问我违反了哪一条交通规则?”
  
      徐飘红语塞。
  
      要说违反交通规则,从严格角度来说,没有。
  
      但是,徐飘红发现他们的车时快时慢,虽然暂时没有违反交通规则,但万一有别的车开过来呢?那不就阻碍交通了?
  
      就算今天路上几乎没有交通流量,不会出岔子,她觉得自己也有教育这种司机的职责。
  
      因为那种开车时快时慢的司机,多半是喝酒过量的。
  
      但是截停他们之后,徐飘红看他们的脸色,觉得女的有可能是喝了酒的,脸上的神情就是迷迷瞪瞪,坐在司机位置上的男人却分外的冷静清醒,一点都不是喝了酒的样子。
  
      所以她先查顾念之,再查霍绍恒,没想到这两人都有些不配合,她就有些火了。
  
      “我说你违反了交通规则就是违反了交通规则,至于哪一条?你自己想,想明白了告诉我。”徐飘红职位不高,架子不小。
  
      她自问自己是在认真工作,又不是仗势欺人,态度更加傲慢。
  
      顾念之虽然不知道这女警的身份,但一听这话,就知道他们遇到了菜鸟警察,而且还是个不怎么用脑子,只是一腔热血的菜鸟。
  
      刚才她对这女警的态度虽然不满意,但看在她认真执法的份上,顾念之不想为难她,企图打个圆场:“警察阿姨,你是刚上班吧?”
  
      “是又怎样?”徐飘红警惕起来,“你们看我是新手就故意为难我?”
  
      顾念之:“……”想为难你这会子就给你上司打电话了好伐?!
  
      “是新手,就回去好好学习你们的警察守则,不要出来胡乱逼停别人的车。执法的人如果自己都不懂法,如何取信于民呢?你说是吧,警察阿姨?”顾念之笑盈盈说道,“好了,我们赶时间,警察阿姨如果没有别的事,我们就先走了。”
  
      警察逼停别人的车,如果连对方哪一条违法都说不出来,那就是警察的责任了。
  
      徐飘红被顾念之一口一个“警察阿姨”叫得心里很不舒服,忍不住道:“我才比你大四岁,不够格做你阿姨。”
  
      顾念之再次:“……”
  
      霍绍恒也不耐烦了,看了徐飘红一眼,“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得走了,赶时间。”
  
      徐飘红从警察学校才刚刚毕业,还没有转正做正式警察,虽然以她的家世,转正是板上钉钉的,但就目前来说,她还是个菜鸟实习警察。
  
      按照警规,实习警察是不能单独执行任务的,需要有正式警察带着才行。
  
      但是今天大年三十,局里大部分人都回家过年了。
  
      她是一时兴起,自己开了警车出来兜风的,正好看见前面一辆奔驰走得时快时慢,看着碍眼,还是军牌,她见了就生气,二话不说就打了警灯追上来了。
  
      可是车里的两个人好像都不鸟她。
  
      “赶时间就能乱开车?”徐飘红脾气火爆,叉着腰就训上了,“你们刚才开得时快时慢!我怀疑你们酗酒,现在要对你们进行酒精测试。”
  
      顾念之耸了耸肩,“你早说啊,测吧测吧,不要耽误我们时间。”
  
      徐飘红看了看沉稳淡定的霍绍恒,又看了看一脸绯红的顾念之,咬了咬牙,从自己的警车里拿出验酒精含量的滤嘴,走到顾念之那边敲了敲窗,“你,含着这个吹气。”
  
      这是第五更。后面还有,今天十更,每更五千字。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