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将大人第595章 当头一棒,你好,少将大人第595章 当头1棒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你好,少将大人 > 第595章 当头一棒
    法医被顾念之说得无言以对,灰溜溜地又抽了两管血,给何之初和顾念之拿去存档。
  
      男被告塞斯的母亲拉莫娜脸色一下子变得很不好看,她紧紧握着拳头,看着顾念之,涂了深重眼影的深凹眼睛里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和痛恨。
  
      顾念之小心翼翼地将两管血放到自己的公文包里,对法医点点头,“谢谢您。”
  
      再转头看向男嫌犯塞斯的母亲高级警督拉莫娜:“您记好了,当您的儿子入狱服刑的时候,我会再次来抽他的血验dna,每年来一次,直到最后一年。”
  
      “你别得意!我儿子还没定罪呢!你怎么就给他定罪了?!还是美国最好律所出来的律师呢,居然能空口断案?!”
  
      拉莫娜轻蔑地一笑,她现站在这个小姑娘身后的英俊华裔男人对她呵护有加,而这小姑娘年纪这么轻,看模样几乎是未成年,便断定顾念之是用不正当手段获得律师资格。
  
      “就你这种本事,是怎么当上律师的?是不是坐在你导师大腿上答辩,让你导师给你代考法律资格证书?所以你就以为你能为所欲为?!”拉莫娜板了脸,不再假装自己不懂英语了,“这可不是美国,这是德国!”
  
      何之初不动声色看了顾念之一眼,有些担心她飙,在法庭上失态就不好了。
  
      做律师,第一重要是要控制自己的情绪。
  
      拉莫娜明显也是想激怒顾念之,好扳回一局。
  
      没想到顾念之却非常沉着,一点都没有上当。
  
      她拿出自己的小记事本,在上面装模作样的写字,“高级警督拉莫娜,我要在告你的清单上再添一笔诽谤罪。你如果赔不起我们要求的数目,你就等着坐牢吧。”说完转身走到何之初身边坐下,不再理会拉莫娜。
  
      听了顾念之的警告,拉莫娜心里一沉,忍不住看了自己的丈夫约克一眼,低声说:“……他们什么意思?是要打民事官司?”
  
      约克比拉莫娜冷静,也比她城府深,目光从顾念之面上掠过,他转头,面无表情地说:“这是一定的。”
  
      “啊?那怎么办?!”拉莫娜心慌意乱,一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制服下摆,喃喃地说:“我们……我们……”
  
      “你别急,我有办法。让她先蹦跶蹦跶。”约克的目光移向顾念之,视线冰冷,像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
  
      “你真的有办法?”拉莫娜的声音更低了,“她旁边的男人好像挺厉害。”
  
      约克沉沉地看了何之初一眼,对他清隽圭璋的侧颜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厉不厉害,走着瞧。”
  
      “肃静,开庭。”法官在上敲动法槌,开始审理此案。
  
      这个案子从案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四个月了。
  
      但是现在能够开庭,对于德国法庭的效率来说,已经是在舆论压力下插队审理。
  
      很多同期的案子需要排期审理,有些甚至要排到一年之后。
  
      这个案子只排了三四个月,真是很德国良心了。
  
      顾念之停止了胡思乱想,聚精会神地听检控方和辩方律师开始辩论。
  
      被告律师坚称死亡的华夏帝国女留学生黎海清是自愿跟塞斯和尼雅玩3p,而且她特别喜欢s**m,才导致她身上有很多伤痕,最后三个人玩得有些过火,她才窒息死亡。
  
      说白了,就差说黎海清是“咎由自取”。
  
      自愿个头啊自愿!
  
      顾念之握了握拳头,越听越生气。
  
      何之初悄悄握住顾念之的手,对她微微摇头,让她冷静下来。
  
      何之初的手掌干爽中带着凉意,顾念之确实冷静下来了,不过很快从何之初手里挣脱,低头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在上面做记录。
  
      被告律师说完,又重申他的当事人没有犯罪记录,以往记录良好,这只是一个意外。
  
      “一个悲惨的意外,虽然很悲惨,但依然还是意外,希望大家不要意气用事,让这个意外变得更加悲惨,这个意外已经毁了一个家庭,不能再毁了另外两个家庭。”被告律师一本正经地说完,鞠躬下去了。
  
      这个逻辑很好很强大,但顾念之听了只想呵呵哒。
  
      这时检控方开始言了。
  
      他先反对被告律师声称被害者是“自愿”玩3p的说法,皱着眉头对法官说:“根据被害者的同宿舍同学证实,被害者黎海清傍晚时分换了慢跑的运动服,出门跑步锻炼。请问一个每天按照固定时间和路线进行慢跑的女孩,怎么突然就跟两个路人‘自愿’3p了?”
  
      “我怎么知道?也许她对我的当事人一见钟情。你也知道,很多华夏帝国的女孩对白人有种天生的崇拜……”被告律师笑呵呵地说道。
  
      顾念之大怒,实在忍不住了,站起来说:“反对。被告律师用个人臆测代替法理分析,污蔑被害者的人格,污蔑所有华夏帝国女孩的人格。我保留向被告律师控告和名誉索赔的权利。”
  
      被告律师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猪肝色,他瞪大一双牛眼看着顾念之,恼道:“我说错了吗?!难道你们华夏帝国的女孩子不是……”
  
      “当然不是!”顾念之脆生生地回答,斩钉截铁地说:“律师阁下,就像你们德国人有希特勒这种反人类的法西斯,但我不会说所有德国人都是希特勒一样的法西斯。而你刚才说的话,就是一棍子打翻一船人。”
  
      法官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他警告被告律师:“……请你注意言辞。”
  
      顾念之觉得法官的处理过于轻描淡写了,她挑了挑眉,声音镇定下来,“法官阁下,鉴于被告律师对本案的被害者有种族歧视的言论和看法,我要求除去这个律师代表被告的资格。”
  
      法官看了看顾念之,又看了看被告律师,不自在地咳嗽一声,说:“汉斯,你要向对方律师道歉。”
  
      被告律师这时脸都紫涨了,粗大的鼻孔喘着气,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再配上厚厚的外翻的嘴,看上去真像一头猪。
  
      “对不起。”他终于低下高傲的头,向顾念之道歉。
  
      顾念之却不领情,“道歉有用,要法庭干什么?——法官大人,种族歧视、仇恨言论是什么罪行,您比我清楚,我相信法官大人您不会知法犯法。”
  
      法官静静地看着顾念之,半天没有说话。
  
      顾念之一点都不害怕,鸦雀无声的法庭里,她往这些人脸上一一看过去,一字一句地说:“如果法官大人就这样和稀泥,我会一直往上告,哪怕告到德国最高法院,欧盟最高法院,也在所不惜!”
  
      何之初也站起来,冷冽着一张俊颜,严肃地说:“她的态度,就是我们律所的态度。”
  
      如果顾念之一个小律师助手的话,这些人还可以不放在心上,但何之初的话,这些人就要考虑考虑了。
  
      何之初代表着美国最大的律所,他本人就是律所的合伙人,而且何之初的背景神秘,德国法庭对他有一些了解,虽然不全面,但窥一斑而知全豹,对他的来头还是很忌惮的。
  
      何之初话音刚落,被告律师汉斯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灰白,冷汗大滴大滴从额头渗出来,晒得黑红的皮肤泛着油光,简直看上去辣眼睛。
  
      “对……对不起。”他再次结结巴巴向顾念之道歉。
  
      顾念之却丝毫不愿意接受,“我还是那句话,你作为被告律师在法庭说这种话,不仅是你职业素养的问题,这已经构成犯罪。种族歧视、人身污蔑,你挑一个吧,我是非告你不可。”
  
      被一个白人指着鼻子说华夏帝国所有姑娘都对白人有天生的崇拜,是可忍孰不可忍?!
  
      都什么时代了,还有这种白种人高人一等的思想,就别怪顾念之教他做人了。
  
      她先要向德国律师协会投诉汉斯的律师资格,如果被判定行为不端,他的律师资格是会被吊销的,严重的会永远禁止他再次申请。
  
      然后肯定要向法院立案,告他种族歧视、人身污蔑,不管这官司什么时候能打,反正她要在他头顶上悬着一柄达摩克里斯长剑,让他时时刻刻提心吊胆,不会让他好过。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被告律师肯定得换人,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打击对方的气势。
  
      不给被告塞斯这贱不漏搜的一家子一点颜色看看,他们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在顾念之的坚持之下,法官宣布,除去被告律师的代表资格,被告需要另选律师,择日开庭。
  
      这第一天的审理,就在顾念之的神助攻下,检控方将对方的律师都撸掉了。
  
      法官宣布休庭之后,被告那一方个个阴沉着脸,特别是男被告塞斯,一直瞪着顾念之,眼神既恶毒又猥琐,还直勾勾红通通地,跟精神病似的。
  
      顾念之毫不畏惧,伸出两只手指,做了个“剪刀”的动作。
  
      如果不是顾忌还在法庭,顾念之恨不得对那男被告做出开枪击毙的手势……
  
      ※※※※※※※※※※※※※※※※※※※※※※※※
  
      这是第一更。
  
      请大家点一点“月票”,看看能不能投票哦!还有推荐票。
  
      晚上七点有加更。
  
      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