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将大人第902章 喂饱了好开宰,你好,少将大人第902章 喂饱了好开宰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你好,少将大人 > 第902章 喂饱了好开宰
    两人来到厨房,霍绍恒打开冰箱,先把那包藏红花拿出来,挑了两根捻成细粉,放到白地兰花的小碟子里。
  
      顾念之在旁边看着,不时请教一下技术问题。
  
      比如,“藏红花跟饭的比重是多少?”
  
      “大虾如果换成龙虾,味道是不是一样?”
  
      还有异想天开的,“西班牙海鲜炒饭能不能放螃蟹?”
  
      “灯笼椒能不能换成西班牙小辣椒?辣一点会不会更好吃?”
  
      霍绍恒在旁边准备着配料,偶尔回答她一句半句,话不多,但句句在点子上。
  
      顾念之摄像机般的记忆把霍绍恒的一举一动都记在脑海里,那些配料的比重、成分,更是记得一清二楚。
  
      等把全部配料炒好配齐,放到平底双耳浅口锅里盖好开煮的时候,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
  
      顾念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做饭真是太浪费时间了。”
  
      霍绍恒:“……”
  
      “你吃的时候不觉得浪费就好。”
  
      两人各自去洗了手,回到客厅坐下。
  
      霍绍恒又问了一句,“你要去参加你们班的圣诞舞会?”
  
      “是啊。”顾念之头也不抬,拿出手机开刷微博。
  
      霍绍恒伸出手,将手机从她手里拿走,微愠说道:“在跟你说话,玩手机很没礼貌。”
  
      顾念之知道,她只是用手机做掩护,不想单独面对霍绍恒。
  
      不得不承认,霍绍恒给她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我不玩了,把手机还给我吧。”顾念之笑着摊开手,“我保证!”
  
      霍绍恒看了她一会儿,还是把手机还回来了,放到她手上,“再跟我说话的时候玩手机,就没收了。”
  
      “好好好,您说什么是什么。”顾念之转身将手机放回自己的小包里,偷偷做了个鬼脸。
  
      她以为霍绍恒没有看见,可她不知道,霍绍恒坐在她身边,正往前倾着身子回看她,将她这个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
  
      等顾念之笑盈盈地回过头来,霍绍恒已经凑了过去,轻轻含住了她的唇。
  
      果然和他记忆中一样美好。
  
      一吻上去就分不开了,四片唇胶着着,辗转着。
  
      每当顾念之要往后退缩的时候,霍绍恒就不依不饶地追了上来。
  
      大手不知何时攀上她不盈一握的腰肢,圈住了,微一用力,将她整个人举起来,放到他的腿上。
  
      精壮的腰肢将她的双腿分开,面对面地抱着她亲吻。
  
      顾念之几乎是跪坐在沙发上。
  
      身下被那突然硬起来的东西顶得发酸,不得不微微抬起身子,不去碰触那片火热。
  
      霍绍恒发现了,双臂一紧,将她整个人几乎墩了下来,动弹不得。
  
      她极力往后仰着,被他含住的唇挣扎着要脱离他的桎梏,可惜力量太小,根本挣不开。
  
      只好含含糊糊地在他唇里说话:“……放开我……你轻点儿……别咬啊……”
  
      嘴上要是咬伤了,明天怎么好意思去舞会?!
  
      她也不敢挣得太厉害,生怕霍绍恒下嘴更狠……
  
      霍绍恒确实很想咬坏她,在她唇上印上他的印迹,宣示他的主权。
  
      但还有一丝理智,让他没有这么做。
  
      顾念之有自己的生活,她要去参加班级舞会,虽然他不高兴,但也没有什么理由阻拦。
  
      再说他也忙,圣诞夜要去出席文艺汇演,不能陪她,还不让她自己找乐子?
  
      看她一个人郁郁寡欢,他会心疼的。
  
      霍绍恒的动作温柔下来,没有再狠狠吸吮她的唇了。
  
      但还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轻触她的唇瓣,感受着她唇瓣柔软的触感,有种眩晕让他有窒息之感。
  
      终于停了下来,搂着她头碰着头,坐在沙发上,两人都静静地没有说话。
  
      顾念之感觉到他的身体平静了,才小心翼翼地坐下来,而且往后挪了挪,尽量离开不可描述的关键部位。
  
      霍绍恒低低地笑了,顶顶她的额头,声音有些沙哑:“……你怎么舒服怎么坐,不用管我。”
  
      “……我就是在找舒服的地方。”顾念之没好气地说,用手拍拍霍绍恒的腿,“哪里都硬邦邦的,怎么坐都不舒服,你放我下来。”
  
      霍绍恒静了片刻,松开手,让顾念之坐到他身边的沙发上,自己站起身,“我去厨房看看,饭应该差不多了。”
  
      进了厨房,果然看见浅口锅里发出嘶嘶的声音,这是汤已经煮干了,米饭还是喷香的声音。
  
      他关了火,等了一会儿,才揭开盖子,跟顾念之盛了一碗。
  
      然后给自己拿了一个小碗,盛了浅浅的一点。
  
      他其实已经吃过了,不仅吃过了,而且吃得特别饱。
  
      现在只能意思意思,没法吃再多了。
  
      不过当霍绍恒把饭端出来的时候,顾念之见他那一碗那么少,还以为他是有意留给她吃,忙将自己的饭拨了一大半给他,“你多吃点,这么久没有吃饭,身体受不了。”
  
      霍绍恒摸了摸鼻子,看着面前堆得冒尖的西班牙海鲜炒饭,镇定自若地说:“就是因为饿狠了,不能一下子吃这么多。”
  
      这个理由很正常。
  
      顾念之接受了,又把饭拨了回来。
  
      不得不说,霍绍恒做的独家西班牙海鲜炒饭真是香。
  
      她虽然已经吃过午饭了,但过了两三个小时,她又有些饿了,很快就把一碗吃的精光,又去盛了一碗。
  
      霍绍恒只吃了小半碗就没有再吃了,去泡了一杯普洱过来,捧在手里转着圈,一边拿眼打量顾念之。
  
      这个案子打下来,顾念之好像瘦多了,皮肤是很白,但也白得过份了,一点血色都没有。
  
      腰好像更细了……
  
      他想起上个周末,自己好像是做得太多了一点。
  
      他到现在还记得,他红色的手指印在她腰间雪白的肌肤上,像是开了两朵藏红花。
  
      柔和优美的背部曲线,到腰间突然收拢到小小的一圈,再往下,她的翘臀却一点没有瘦,所以越发显得腰细,用手从后面掐住……
  
      霍绍恒口干舌燥,忙又抿了一口茶。
  
      顾念之吃完饭,主动收拾了碗筷,放到洗碗机里,又擦了擦厨房。
  
      从厨房的方向看过去,霍绍恒一个人坐在餐厅里,手里捧着茶杯,手指长而有力,手掌并不粗大,形状完美,只是手指内侧有着淡淡的薄茧,是常年拿枪的人都会有的印迹。
  
      他的五官轮廓很深,夕阳的柔光下,更有种难以言说的侬丽,俊美得让人说不出话来。
  
      可是顾念之现在已经过了对他颜值的迷恋时期,只感叹着这么美好的人,却没有多少心。
  
      有时候,漫不经心的态度,甚至比背叛更让人难受。
  
      因为背叛能够让你愤怒,但漫不经心只让你憋屈。
  
      顾念之收回目光,转身解下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霍少,谢谢你的西班牙海鲜炒饭,很好吃。不过我要回去了。”
  
      霍绍恒没有动,还是静静地坐在餐厅,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里握着茶杯。
  
      这时眸光转了过来,落在顾念之身上,无声,但却像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顾念之有些手足无措,慢慢地走到客厅的沙发前,拿起自己的小包背上,往大门口走的时候,霍绍恒终于追了上来。
  
      从背后抱住她,开始亲吻她的后颈,“念之,留下来,陪我。”
  
      他极富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萦绕,一直钻到她心里,一再叩击,执着地,坚定地,要叩开她的心门。
  
      顾念之不知怎地,转过身,和他抱在一起。
  
      两人一路纠缠,飞快地脱着衣服,从客厅到卧室,上衣、裤子,胸衣、内裤,洋洋洒洒落了一地。
  
      最后躺在床上的时候,两人已经没什么遮挡了。
  
      顾念之趴在床上,露出雪白深凹的脊沟。
  
      在霍绍恒看来,这是女人身上最性感的部位。
  
      他俯身上去,一点点,耐心而细致地从脊沟的最上端,一路吻了下去……
  
      顾念之觉得背上着了火,那火从后背一路向下,燃烧到尾椎,然后轰地一声又腾身向上,将她的四肢百骸都快焚烧殆尽了。
  
      ……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临睡的时候还惦记要洗澡,结果在浴缸里又被抱着要了一次。
  
      最后她睡晕过去之前模模糊糊地想,难怪霍绍恒要给她做饭吃,这是喂饱了才开宰啊……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严严实实偎在霍绍恒怀里。
  
      霍绍恒一只胳膊枕在她的脖颈下,一只手还放在她腰间,还有他的腿,也压在她的腿上,一副全然占有的姿态。
  
      难怪她昨天晚上一直觉得睡得好累,好像一直在爬山背木头……
  
      原来就是这根粗木头。
  
      顾念之往后挪了挪,从霍绍恒的桎梏里脱身开来。
  
      霍绍恒睁开眼,看着她笑了笑,“醒了?”
  
      顾念之扭了扭脖子,坐了起来,“几点了?”
  
      她从霍绍恒身上探身过去,拿起床边的手机看了看,“啊?已经十点了?!”
  
      真是睡得够多了。
  
      再看手机,还看见了那个男生给她发来的圣诞舞会的地点。
  
      “金领酒吧……”顾念之看了看,打开千度,开始查找这家酒吧。
  
      霍绍恒起身去浴室冲淋浴。
  
      他本来要拉顾念之一起去洗,但这时顾念之的手机正好来了个电话,霍绍恒就没有坚持了,一个人去了浴室。
  
      顾念之接何之初电话的时候,不知怎地,有点心虚。
  
      “何教授?”
  
      “念之,你在哪儿?我在图书馆没有看见你。”何之初站在B大图书馆门前给顾念之打电话。
  
      顾念之强笑了一下,“我不在学校。何教授,您有事吗?”
  
      “哦,有。”何之初像是明白了什么,心里一阵堵,但他没有说什么,等这阵难受过去了,才说:“我这里有晚上去军部文艺汇演的请帖,你想不想去?想去的话,我带你一起去。”
  
      顾念之“哦”了一声,忙说:“我答应了班上同学,晚上要去参加班级的圣诞舞会,我就不去了,何教授好好欣赏吧。军部的文艺汇演,一定很好看。”
  
      何之初一听顾念之要去参加他们班上的圣诞舞会,马上说:“你们在哪里开舞会?我跟你一起去。”
  
      “您不是要去出席军部的文艺汇演?”顾念之诧异反问。
  
      “不去了。你不去,我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何之初断然拒绝。
  
      ※※※※※※※※※※※※※※※※※※※※※※
  
      这是第三更,3400字,今天三更哈。
  
      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