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将大人第1556章 真人不露相,你好,少将大人第1556章 真人不露相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你好,少将大人 > 第1556章 真人不露相
    顾念之正拿着手机刷网刷得投入,猛然听见这么一句话,才发现有人进来了。
  
      她放下手机,眨着眼睛看了看面前这个忡然变色的男子,才后知后觉地说:“……窃听器?”
  
      然后顺理成章的想到了苏联克格勃的远东王牌彼得霍绍恒。
  
      到这个房间里来过的人只有她、路近、路远、何之初、林秘书以及那位远东王牌。
  
      别的人她都熟悉信任,只有林秘书和远东王牌她不太熟悉。
  
      但林秘书能做路远的高级秘书,一定是能得他信任的,那么就只有远东王牌,跟谁都不熟。
  
      而且顾念之也想起来,那时候远东王牌一直坐在她这张床旁边。
  
      路远走过来,手上的探测器叫得更响亮了。
  
      他开启了信号屏蔽系统,然后对着顾念之睡的枕头测了一下。
  
      “你枕头下面有东西。”路远说着,示意顾念之让一下。
  
      顾念之没有力气抬起自己的身子,苦笑着说:“我试试。”
  
      她伸出手,往自己的枕头底下掏了一会儿,摸到一个小小的纽扣大小的东西。
  
      揪出来递给路远,“您看看,是不是这个?”
  
      路远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个微型窃听器,看这样式,好像功能还不低。
  
      他接了过来,用手一捏,这窃听器就被捏成一团废铁。
  
      顾念之:“……”
  
      但是路远手里的探测器还在叫唤。
  
      “难道不止一个窃听器?”路远眉头都皱起来了,“谁这么丧心病狂?”
  
      顾念之啊,只看见路远将探测器在她身体上方晃了一下,然后说:“……好像在你衣服上。”
  
      顾念之脸红了一下,“您先出去,我来找。”
  
      路远将探测器的屏蔽打开放在她房间了,转身走了出去,还特别贴心地给她关上房门。
  
      路远一走,顾念之就钻到被子里,将自己盖得密不透风,一点光线都透不进来。
  
      接着用手在衣服上飒摸。
  
      她的衣服应该是做手术的时候,由护士小姐给换上的一身医院里的病号服。
  
      非常的肥大宽阔。
  
      她身体不适,不能随意动弹,但手臂还是可以小范围活动的。
  
      就靠着一双手在衣服上摸了一番,终于在病号服的衣角上找到一个同样扁圆的纽扣。
  
      那纽扣非常地轻薄,跟铁片一样,而且颜色还有一定的变色功能,可以跟环境融为一体,所以很难被人注意。
  
      顾念之在自己身上只找到这一个窃听器,再也找不到别的,因此她打电话让路远进来。
  
      路远的电话在顾念之他们律所成为路氏集团的法律合作伙伴的时候,已经被她存在手机里了。
  
      她现在玩的手机是路近给她的,恢复了她的云端系统,以前的东西基本上没有丢。
  
      路远接到电话就推门进来了。
  
      顾念之举起那个窃听器,“看看这个,在我衣角上发现的。”
  
      路远走过来,接过窃听器,再次揉成一团废铁。
  
      然后再用探测器检测,这探测器才安静下来。
  
      这证明没有别的窃听器了。
  
      顾念之松了一口气,笑着说:“如果还有,我可真没办法了。”
  
      说完又若有所思地看着路远,好奇地问:“路总,您怎么会想到用探测器检测窃听器?”
  
      路远脸色发青。
  
      这姑娘跟她父亲一样,脑子想的方向跟常人不一样。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不应该首先想到的是谁安装的窃听器?
  
      结果这姑娘出口就问他为什么会想到要用探测器检测窃听器……
  
      好在路远应付路近的突发问题多了,经验非常丰富,很快四两拨千斤,轻描淡写地说:“这是常规操作。为了防备商业间谍。我们路氏集团是大公司,而且是做网络安全方面的,分分钟跟各种黑客和商业间谍斗智斗勇,一不小心就能损失数十万上百万,甚至上千万。吃一堑长一智,再迟钝也得学乖了。”
  
      顾念之:“_”。
  
      总有种被忽悠的错觉。
  
      但她也看出来路远有意隐瞒,这是别人的**,她没必要追根究底。
  
      她笑了起来,“路总不愧是大公司总裁,这警惕性真是杠杠的。”
  
      路远也笑看着她,话锋一转,将话题掰了过来:“顾律师也是心中有数啊,不然怎么都不关心是谁放的窃听器?”
  
      顾念之:“……”
  
      跟聪明人说话,真是……费心又费力。
  
      顾念之觉得心好累。
  
      “这里来过的人只有这么几个。居然连你的衣服上都被粘了窃听器,那么应该跟林秘书无关。她没有碰过你。”路远看着自己手上的两个小铁片团,一一排除,“这是两个一样材质的窃听器,应该是同一个人放的。”
  
      顾念之眼神飘忽着,不敢跟路远对视。
  
      她不知道是不是要把彼得的真实身份说出来。
  
      路远只知道彼得是苏联驻c城的副领事,还不知道他是克格勃。
  
      但何之初知道。
  
      一旦何之初知道窃听器的事,他很快就会联想到彼得身上。
  
      顾念之正犹豫着,突然想到昨天自己和路近两人说起自己小时候的事,岂不是被那人都听去了?
  
      还有她的特殊体质!
  
      小时候被人做过实验……
  
      这么一想,顾念之冷汗都冒出来了。
  
      她可不想招惹克格勃的注意……
  
      还是克格勃本来就注意到她了?
  
      因为远东王牌出现的时机太蹊跷了啊。
  
      这一瞬间,她甚至想起了在那边世界的时候,被人在阿尔卑斯山追杀,很巧地被莱因茨“救”了。
  
      当时以为是幸运,后来才知道,哪里有那么多“巧合”,其实都是处心积虑。
  
      莱因茨的目标是她。
  
      难道这个苏联克格勃,目标也是她?
  
      顾念之脸色一下子很不好看。
  
      “顾律师看起来真是心中有数了。”路远深思地看着她,自说自话地分析起来:“何少应该用不着窃听你,他这个人对你死心塌地,毫无保留,不会用这种手段。那就只有那位苏联副领事了。”
  
      “而且我们都知道,各国外交官本来都是有间谍职能,所以他是不是苏联克格勃派来的?”
  
      顾念之:“!!!”
  
      厉害了,我的路总!
  
      这也能被你猜到!
  
      见顾念之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惊讶地看了过来,路远勾了勾唇,“看来就是这位彼得副领事了。事不宜迟,我们得做一下危机补救。”
  
      顾念之扯了扯嘴角,“路总,您真是真人不露相,您这么明察秋毫,做个商人真是屈才了。您应该去做法官伸张正义,或者也去做间谍,我保证没人能比您厉害。”
  
      “哈哈哈哈,顾律师过奖了。我只是从常理推断,再加上我比一般人细心而已。”路远笑得很开心,“不要担心,交给我,我去会一会这个彼得副领事。”
  
      顾念之怎么能不担心呢?
  
      她踌躇了一会儿,说:“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救了他一命,他却这样回报我,还是我先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吧。”
  
      路远想了一下,点头说:“也行,你知道怎么联系他吗?”
  
      顾念之说:“可以去网上查苏联总领事馆的电话,给他留个言。”
  
      “只好这样了。希望他看在你救了他一命的份上,不要太过份了。”路远找了个盒子把两个小铁片团放进去,放到顾念之床头,“这个盒子可以屏蔽信号,你先收着吧。”
  
      从顾念之房间里出去,路远去厨房开始做饭。
  
      路近已经洗好切好所有的蔬菜和肉,正在准备葱姜蒜等调料。
  
      见他进来了,路近问道:“怎么了?看你脸色好像有事。”
  
      “是有事。念之的房间里被人装了窃听器你都不知道?”路远冷不丁扔出一句话。
  
      路近一下子愣了,紧张起来:“窃听器?!谁干的?!”
  
      他昨天可说了不少有关念之的机密,如果被人听见,后果不堪设想。
  
      “不行,我得马上带念之离开这里。”路近菜也不准备了,一把扯下做菜的围裙:“我要马上带她出国!”
  
      “你冷静点。”路远出声阻止他,走过来打开炉灶的火,放了橄榄油开始热锅,一边说:“出国有什么用?如果不是在念之被何承坚弄过来的时候,你太着急乱了阵脚,跟他们打起了能量战,我们就不会一点能量都不剩了。”
  
      路近烦躁地扒拉着头发,“我是不想念之落在何承坚手里。谁知道他们就不放手,跟我争夺念之的坐标,最后弄得两败俱伤。”
  
      这也是顾念之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帝都原地,而是落在了加勒比海的蛇岛上的原因。
  
      “是啊,现在我们的能量没有了,不过他们的损失更大。”路远想到顾念之过来时候那一场惊心动魄的磁场坐标争夺战,心中燃起久违的豪情,“我们可以算是以小博大,以一打十了。值!”
  
      “你不用夸奖我,我知道自己的能力。”路近在厨房里转了一圈,苦恼地说:“可是我昨天跟念之坦白了她小时候的事,肯定被人听见了。这可怎么办啊?”
  
      “暂时不用担心,我看念之心中有数。”路远将葱姜蒜放到锅里开始爆锅,顺便打开抽烟机,“你出去吧,我要做菜了。”
  
      路近忧心忡忡地离开厨房,来到顾念之的房间,说:“念之,昨天我们大意了。”
  
      顾念之没好气地说:“那些间谍无孔不入,再小心有什么用?”
  
      “你的意思是间谍做的?”路近皱了皱眉头,“谁?难道是那个苏联人彼得?听说苏联的克格勃就是无孔不入。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顾念之:“……”
  
      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我想叫他过来问问他。毕竟我救过他的命,如果他要恩将仇报,嗯,我还是恁死他算了。”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556章《真人不露相》。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晚上八点打赏加更奉上。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