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将大人第2004章 暗战,你好,少将大人第2004章 暗战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证实回到日本,但是手机定位信号消失了,成田山口本人也消失了?”
  
  顾念之皱了皱眉头,“不过是个记者,他们这样做,不是欲盖弥彰?至于吗?”
  
  “可能是我们追的太紧,对方不想被成田给他们惹上麻烦。”
  
  路远微笑着转动着手里的茶杯,“先是念之代表国家起诉,然后我们企业方面也以利益受损发起民事诉讼,成田如果后面有人,是不会甘心自己扛这两个官司的,肯定要求后面的人出面帮他摆平。”
  
  霍绍恒心里一动,接着说:“……如果他后面的人不肯出面,成田走投无路之下,要不威胁他们,要不向我们投诚。”
  
  他和路远对视一眼,然后说:“这样看来,这个成田山口已经凶多吉少了。”
  
  顾念之拿出手机,查找着日本方面的新闻,皱着眉头说:“……可他要是真死了,这对我们来说,很不利。”
  
  他们这一次获得的舆论高度,会立刻被成田的死而抹平。
  
  路远和霍绍恒也是这方面的行家,一听就知道顾念之说的是什么意思。
  
  两人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路远低头喝了一口清茶,沉吟道:“他死了,对方可以扭曲成他是被我们逼死的。人都是同情弱者的,特别是已经死去的人,哪怕他活着再十恶不赦,一般人认为死了也就一了百了,还要追究,就是我们的不对了。”
  
  顾念之马上说:“路总,你们赶紧继续起诉,这一次告成田所在的新闻机构,要索取更高赔偿,并且表示成田只是连带责任。而我们议会这方面,只起诉成田所在的新闻机构,把责任推到他的工作单位身上,比直接起诉成田要好。”
  
  路远明白过来,很是赞许地摸了摸顾念之的头,“念之的脑袋就是转得快,好,这个方法不错,我们继续起诉成田所在新闻机构的主要责任。毕竟告他的工作单位,比告他自己油水要多啊……”
  
  霍绍恒也说:“我们的人会在日本继续跟进。成田如果死了,不能让对方拿他的死兴风作浪。”
  
  这不是私人恩怨,这是关乎国家名誉的国家行为。
  
  吃完午饭,路远离开,跟自己在日本的代理律师传话说,要继续起诉,这一次起诉成田所在新闻机构《XX新闻》的主要责任,索取的赔偿数额更加巨大。
  
  路氏公司在国际上立刻又一轮占据了舆论热点。
  
  这个刚刚成立不久的公司几乎是横空出世,靠着强大的技术实力,很快在市场上站稳脚跟。
  
  对方炒作“被告成田山口离奇失踪”的企图也失败了,因为网民已经不好骗了。
  
  在网上带节奏,又遇到一股不明实力的强力打击,并且有人开始猜成田是不是畏罪潜逃。
  
  ……
  
  还是在那个装修前卫的实验室里,实验人员脸色阴郁地看着网上的新闻,心里憋屈得要死。
  
  “华夏这一次为什么不息事宁人了?”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手里是掌握了什么了不起的专家或者技术吗?”
  
  “那个议会的女首席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她跟以前的人不一样?”
  
  知道顾念之来头的人并不多,而这个实验室的头目也不会跟不相关的说,这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交手了。
  
  他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拿起桌上的座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成田不能留了,你们继续下一步行动。”
  
  ……
  
  没过几天,霍绍恒也接到来自日本外勤的密报:【成田被自杀,自杀现场留下一份遗书,控诉被我国欺凌至死】。
  
  霍绍恒知道晚了一步,立即指示:【换掉遗书,就说他被当替罪羊抛弃了,走投无路才自杀】。
  
  特别行动司在日本的外勤都是精挑细选的人物,个个都是精英。
  
  再加上他们已经跟踪成田一段时间了,对他这个人里里外外了解得非常透彻。
  
  当下伪造笔迹的专家立刻模仿成田的笔迹写了一份遗书,将对方伪造的那份遗书替换,藏在他的“自杀”现场。
  
  也就是说,弄死成田的人前脚刚刚离开,我们的人就后脚跟进,重新做了一个局。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天边还有樱花紫的晨曦。
  
  成田山口的家,在京都一个很有特色的小院里。
  
  来到成田家打扫卫生的钟点工用成田给她的钥匙打开院门,推门进去。
  
  传统的和式庭院里,白墙黑瓦,院子里规划得很整齐,只有一条故意做得歪歪扭扭的羊肠石子小道显得有些野趣。
  
  低矮的屋檐前种着一株同意低矮的盆景枫树,疏影横斜,枫叶红得沧桑,层层叠叠深深浅浅,跟晕染一样在枝头挥洒。
  
  门前大理石的台阶旁边放着一个青花瓷水缸,里面养着几尾锦鲤。
  
  自由自在游曳,偶尔金黄色的鱼尾轻甩,在寂静的清晨里发出一声噼啪的水声。
  
  穿着传统和服和木屐的钟点工微笑着推开了成田家的木制滑动门。
  
  以往一向干干净净的客厅里,腥臭的血气扑面而来。
  
  她低头一看,地上全是蜿蜒的血迹。
  
  而血迹的尽头,那高瘦的男主人,此时穿着一件黑色浴衣和服袍子,低头跪坐在小茶几前,胸口插着一把长刀!
  
  “啊————!杀人了!杀人了!”
  
  钟点工惊慌失措地后退一步,几乎从台阶上跌落。
  
  很快,救护车、警车,甚至还有消防车的警笛声呜啦呜啦划破长空,将这片静谧社区的祥和撕得粉碎。
  
  同时跟这些警车一起来的,还有京都电视台,以及日本几个门户网的新闻记者。
  
  警察还在勘探现场,已经有媒体抢先爆料。
  
  #被华夏国家和企业起诉的记者成田君今早被发现自尽于自己的寓所#——这是用假客观的语气造真谣。
  
  #连小学生都在反霸凌,结果某东部大国居然以举国之力霸凌一个可怜的记者!#——这是暗戳戳用指桑骂槐的语气暗示成田之死的背后黑手。
  
  然后已经有媒体去采访成田山口的同事亲友。
  
  “成田君是个好人,他只是有点内向。遇到这么大的事,想不开,也是可能的。”
  
  “成田君?你说那个自杀的人就是前不久在荷兰华夏议会新闻发布会上,被华夏议会的首席法律顾问羞辱的成田君?啧啧,真是可怜。他不过是做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居然就被人一言不和给逼死了。”
  
  “成田君从小就脾气特别好,温和孝顺,我们都说他是我们家族最有出息的人,想不到……”
  
  一条条有关成田山口的新闻几乎是同一时刻充斥在日本的大小社交媒体。
  
  对于他的死因,这些人比警察还清楚,一口咬定成田山口是自杀,是被华夏霸凌自杀。
  
  而警方那边尴尬的是,他们找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成田山口的“遗书”……
  
  有的人等不及了。
  
  在华夏帝国议会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有来自日本的记者立刻专门找顾念之提问。
  
  “请问顾首席,你逼死了成田君,是不是暗地里窃喜呢?”那个记者比较矮胖,可是一脸沉重的样子,仿佛如丧考妣。
  
  顾念之本来不是发言人,但是作为首席法律顾问,她每场新闻发布会都要出席,确保自己的新闻发言人不会出法律方面的差错。
  
  现在被人点名批评,顾念之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她接过话筒,淡淡地说:“你跟成田记者是一个机构的?”
  
  “对,我是他的同事!你是不是也要逼死我?!”
  
  顾念之扯了扯嘴角,继续心平气和地说:“我没有在日本的任何官方渠道看见说成田记者是自杀的,请问这位记者,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这还用说?!他死的那个样子,就是自杀!”这人一口咬定成田山口是自杀,“你不会借此狡辩吧?!”
  
  “你说自杀就是自杀?我还说是谋杀呢……你是比日本警方还给力呢,还是你在替凶手打掩护?”顾念之低头不再搭理这个记者,淡定地说:“我们不回答没有事实根据的假设性问题。如果对方继续胡搅蛮缠,就是栽赃陷害。我们已经有成体系的起诉制度,只管报上名来,保证满足你上法庭求关注的需求。”
  
  顾念之的这番话很快传开,日本国内的社交媒体上也开始流传这个视频,当然是被配了日语字幕的。
  
  日本网民看了之后,也疑惑起来。
  
  “是哦,说自杀的证据在哪里呢?”这是普通网民的疑惑。
  
  “至少京都警方至今没有宣布死因,难道不是自杀?”这是有一定思想深度的网民的疑惑。
  
  “……可是看样子,跟自杀没区别。”这是水军在尴尬洗地。
  
  做局的人当然暴跳如雷。
  
  说好的遗书呢?!
  
  到底放哪里去了?!
  
  在某些压力下,日本京都的警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成田家某个非常隐蔽的角落发现了一个写了“遗书”两个字的信封!
  
  而且还是用红漆封印的!
  
  一个警察好奇想拆开,但是被上司制止了。
  
  “先不要拆。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们要当着媒体朋友的面拆开。”
  
  这时特别行动司的某个外勤悄悄拍了视频,放到网上。
  
  标题就是耸人听闻的“成田君遗书现世!证实自杀!”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2004章《暗战》。
  
  今天两更。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