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算什么男人第92章 结局,她算什么男人第92章 结局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再次醒来时,夏子莳已经到了医院中。
  
  应该是自己昏倒后魏荇将她送来这里,此时除去身上浓重的疲惫感外,夏子莳也发现了原本被自己藏在口袋中的钥匙不知去向。
  
  而这其中的原因,便是不用猜也能十分轻易地想到。
  
  于是她默默地没有动作,也就在这时,门口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下一刻,一道高大熟悉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宽敞的病房中。
  
  许是没有想到自己不过离开了一会的功夫,夏子莳便已经醒来,魏荇站在门口拿着手上**的水果,一时之间也有喜悦冲上眉梢,但是下一刻,就在他想要靠近夏子莳时,那种担心与畏惧便又再次袭上了他的心头。
  
  病房中一时安静无声到了极点,便连两人的呼吸声此时也是几不可闻。
  
  其实按照夏子莳对魏荇的了解,这时就是不用回头,她也能猜到魏荇现在心中想的是什么,可也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她才没有立刻说话。
  
  从自己醒来的第一时间,夏子莳便已经想起了自己昏倒前发生的所有事情,而现在,她已经在医院中,并且从窗外的天色判断,距离之前在废旧仓库外发生的事情,应该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的时间。
  
  想必,刘时龙和陆琴应该已经脱离了原本的“生命危险”,或在家里好好躺着休息,或是正准备前往警察局,去控告她的杀人未遂罪,不管是哪种,他们现在应该都是生龙活虎的样子。
  
  而不知为何,夏子莳在回想着这一切时,心中就像是徒然轻松了许多。
  
  她克制不住地红了眼眶,只是并未将这些事情全部说出来,而后又再次深深的闭上了眼睛。
  
  恍惚中,有热泪从她的眼角慢慢地滚动下来,而魏荇的脚步声也在她的耳边响起,光是听着,便能感觉到他深深的无措与担心。
  
  只是夏子莳之后也没再睁开眼睛。
  
  这段时间她真的太累了,现在在医院里,尘埃落定后,她也想好好地休息一下。
  
  而随着这个想法的衍生,夏子莳也很快坠入了梦境,这回黑暗平静缓和,再不是充满波涛汹涌,危机四伏,这期间,她朦朦胧胧地感觉到自己的身边好像来了许多的人看望她,有莫彪,有莫轻玺,还有外公……
  
  只是这中间一直不变的,便是一道熟悉的声音。
  
  魏荇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没有片刻的立刻,而在夏子莳终于睁开眼睛之后,第一个看见的,除了头顶的天花板外,还有便是这时依旧坐在她身边的魏荇。
  
  窗外的天色已经彻底从清明变为黑暗。
  
  就像是有一层密不透风的黑布一直紧紧地笼罩着天空,只是却不显压抑,反而衍生出一种叫人莫名其妙的安心。
  
  夏子莳转眸静静地看向了魏荇,却见他此时正疲惫地靠在桌子上睡觉,年轻稚嫩的脸上充斥着浓浓的困意,眼底下的青黑也比之前几天看见的要深重了许多。
  
  下意识地,夏子莳想要伸出手去小心地碰碰他的脸颊,可是手刚到一半,她又还是停在了半空中想要收回,但没想到的是,也就在这时,魏荇已经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眼眸几乎是没有任何停顿地便对上了她的动作。
  
  于是他原本还十分放松的姿势立刻在顷刻绷直。
  
  就像是被人拉紧了的弓箭一般,魏荇连眼睛都不敢眨:“哥,你醒了!”
  
  “……现在医院还让出去吗?我想下去走走。”
  
  住院部像是学校一样,都有门禁时间,一般到了晚上九点就不让人随意进出,除非有护士的门卡才行。
  
  现在夏子莳没有看表,也没有看手机,所以不知道时间,这才想要问问魏荇。
  
  可是没想到,魏荇根本连手机时间都没去看上一眼便立刻点了点头:“可以!我现在就带你出去!”
  
  “可是护士那边……”夏子莳担心会给别人惹麻烦,只是还不等她的话说完,魏荇便已经“蹭”地一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向着门外飞快跑去,就像是害怕有什么人跟着抢着出门一样。
  
  他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活力十足。
  
  夏子莳下意识地顿了顿,下一刻,唇边便有浅浅的笑容一点点地荡漾开来。
  
  *
  
  也许是好好休息了几乎一天的时间,夏子莳恢复了一些力气,与此同时,她竟然意外地觉得自己好像不再生病,恢复了健康。
  
  从下楼到去公园的整段路上,夏子莳的脚步都十分轻松,而在陪着她散步了几圈之后,魏荇也担心会把夏子莳累到。于是在他的强烈建议下,他们坐定在了公园中。
  
  这时候病房的人基本都已经进入了休息的状态,便连医生护士也是该下班地下班,该值班的值班,不见任何踪影。
  
  当夏子莳与魏荇走到公园坐下时,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夜凉如水的星空下,只有不知名对的小虫在轻轻鸣唱。
  
  恍惚几天前,夏子莳还记得他们也曾经有过一次这样坐在这里的经历。
  
  只是那时,两人的心情与情绪都处于十分紧绷的状态,所以哪怕是安安静静地坐着,也像是在偷偷地较着劲,气氛十分地不愉快。
  
  可是现在。
  
  夏子莳坐在漆黑的夜色中,心中却是从未有过的放松,便连胸腔中的一颗心脏此时也是格外配合,一直处于十分平和的状态。
  
  而在停顿了几秒钟后,到底还是魏荇先开了口,压低了声音说道:“哥,很抱歉。”
  
  “……”
  
  “刘时龙和陆琴我已经放回家了,不过接下来,我也已经警告过他们,这件事情会就这么过去,之后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他也不会报警将事情闹大。”魏荇有些紧张地说着。
  
  因为紧绷的情绪,所以他的话语中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些轻颤和不确定。
  
  毕竟那时在废旧仓库外,夏子莳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在震惊的同时,魏荇更多的也是心疼与难过。
  
  夏子莳以前的生活他并没有参与,可是对一个人的恨意能达到这样的地步,也足以说明以前她所受的苦难之深,之彻骨。
  
  其实如果可以,魏荇也根本就一点不想帮助刘时龙和陆琴这两个人渣,可是事情却牵扯夏子莳,所以他便不能不站出来,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现在,虽然夏子莳还是照旧和他说话,也愿意站在他的身边,可是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她却一直没有提起。
  
  这就像是一把悬在魏荇脖子上,随时会落下的大刀,说实话,魏荇真的吃不准夏子莳现在究竟是不是生气,所以干脆,他也不想再佯装太平,而是将所有事情都摊开来,放在了台面上去说。
  
  而夏子莳自然也明白魏荇的担心。
  
  只是她的面子却并没有变化,下一刻,她将眼眸抬起来,看向了昏暗的天空;“为什么要和我说抱歉,你没做错什么。”
  
  “可是我阻止了你……”
  
  “你只是在阻止我做一件坏事。”夏子莳打断了魏荇,语气并不急促:“其实魏荇,我以前真的很怀疑,恶有恶报这句话的真实性。”
  
  “我妈妈是一个很好的人,可是最后,她却落到了惨死的下场,而陆琴,刘时龙,他们在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后,却也依旧安然无恙,并且家庭美满。”
  
  “说出来其实真的挺可笑,我总觉得,我反正都要死了,那为什么不能再拉上两个坏人,给我做垫背?”
  
  “这个想法跟了我很多年,我从大学退学,而后违背本心进入夏氏药业,忍着恶心去为刘时龙工作,这些都是因为,我想要去一点点地摧毁他们两个人的全部。而确实,我也真的做到了。”
  
  “我挑拨了他们的关系,让他们中间生出了嫌隙,甚至我还拿来了夏氏药业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交给了莫叔叔,想要他帮我照管我妈妈留下来的公司,可是说出来也许你不会相信……”
  
  “做着这些事情时,我并没有感觉过放松的滋味,直到几个小时前,我从医院醒来,知道你一定已经将刘时龙和陆琴放出来了时,我才忽然放松了下来,睡了个好觉。”
  
  “复仇,真的很累……也许你不把他们放走的话,我会带着这样的孽障一直进入地狱。”
  
  在之前昏倒时,夏子莳便衍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她自己知道自己不是好人,所以死后也一定不会跟着妈妈的灵魂一起去天堂,可在地狱中,夏子莳却不想还和刘时龙他们纠缠不清。
  
  只是夏子莳的话,却叫魏荇只差从位子上站起来,他满脸认真,甚至有些严肃地立刻看向了夏子莳:“你不会去地狱,你会好好陪着我,你会和我一起生活。”
  
  “……也许吧。”夏子莳有些无力地笑了笑,只是眼中的神色却依旧飘散,并不集中。
  
  一看便知道是在敷衍人。
  
  魏荇的心都快要焦起来在,只是下一刻,就在他还想要出言反驳时,他却忽然莫名地冷静了下来。
  
  就像是有一种特殊的心灵感应。
  
  魏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摆端正了所有的神情,一字一顿地说道:“哥,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做的那个约定吗?”
  
  “你指的是,外公的那个?”
  
  那时她担心夏镇的病情,所以为了安慰他,魏荇提出过一个“打赌”,后来他确实也成功了。
  
  只是……
  
  夏子莳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他现在说起这个。
  
  之前不完全地说,她也差不多地遵循过约定,和他已经有过了一次约会,可是现在……
  
  夏子莳不能理解地看着魏荇眨了眨眼睛,而就像是早猜到了夏子莳的反应一样,魏荇还是保持着严肃的样子。
  
  下一刻开口前,他看了看天上闪烁的星星,这才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将目光看向了夏子莳,一字一顿地开口说道;“我想要再和你赌一次,我笃定你一定会安然无恙地活下来,而如果我最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那你在病好后,就要答应等我到法定年龄。”
  
  “然后和我结婚,和我永远在一起。”
  
  “可是如果我死了呢?”夏子莳无法像魏荇那样永远那么乐观。
  
  只是她的这句话刚说出口,魏荇便已经很快将她的嘴巴捂上,就像是担心她的晦气话会被天神听到一般。
  
  “你不要胡说,你只需要答应我的约定就好。”
  
  “唔……”夏子莳说不出话来。
  
  她指了指魏荇的捂着自己嘴巴的手,可是就像是铁了心思不想叫夏子莳说出什么不好的话,他放在她嘴上,不让她说话的手依旧没有挪开。
  
  而在短暂的僵持过,夏子莳也终于先败下阵来。
  
  她总是会输给魏荇的不讲理,就像是现在……
  
  于是不能说话的她,只能对魏荇点了点头,表示了自己愿意答应他的意思,而得了应允后的魏荇,脸色也很快舒缓了一瞬。
  
  他轻轻笑了笑,下一刻拿下手掌之前,却还突发奇想地俯身上前,对着夏子莳的唇瓣方向亲了亲。
  
  只是两人之间到底还隔着魏荇的手,怎么可能真的碰着。
  
  但尽管如此,魏荇也依旧笑的就像是只偷腥的贼猫,而夏子莳不知怎么,也就像是真的被他亲着了一般,克制不住地面红耳赤起来。
  
  这样的颜色叫她原本病怏怏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恍惚中,两人就像是回到了以前的岁月,魏荇克制不住地深沉了眼眸,下一刻便抱着夏子莳想要低头吻住她,可是没想到的是,也就在这时,一道急促的脚步声却忽然响起——
  
  很快地,就在魏荇意识到什么时,莫轻玺已经来到了两人的身边,上气不接下气:“你,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哥想出来走走,怎么了?”
  
  “有个小意外……”
  
  莫轻玺再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下一刻还没等话语出口,他唇边的笑容却先一步挂了起来:“有合适的心脏源了!血型各方面都能和子莳匹配!”
  
  魏荇猛地愣在了原地,便连夏子莳,一时之间也是一句话说不出话来。
  
  *
  
  要说魏荇的这张嘴,真的几乎快要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了……
  
  这次的捐献病人也是个可怜人,只有18岁,还是个小姑娘,因为在楼上和别人玩耍时不慎坠落,所以导致药石枉然,但十分幸运的是,她的心脏和夏子莳正好匹配,可以做移植手术。
  
  她的母亲是个知书达理的老师,虽然因为独女的病情而伤心不已,可是也希望自己女儿死后,她的生命可以在另一个人身上得到延续。
  
  这次签署的器官捐献协议,分别会有七个病人得到她的帮助。
  
  而夏子莳,便是其中一个。
  
  手术时间安排在了后天上午的八点钟,那时候,女孩子的病情便也差不多会走到生命的最后,而在宣布脑死亡后,夏子莳便会进入手术室,通过手术,移植进她的心脏。
  
  当下,魏荇便立刻带着夏子莳去了女孩子的病房。
  
  之后的时间里,魏荇更是几乎要把女孩子的妈妈当做是亲生父母孝敬,并且允诺之后他们也绝对就是一家人,他会好好照顾他们的晚年生活。
  
  这些话虽然世俗,但是也是魏荇唯一能表达自己感谢与激动的方式,而转眼间,时间便已经到了后天的早晨。
  
  还有一个小时,夏子莳便要进入病房,开始自己的手术。
  
  这就像是被拉满的弓箭,一旦射出,便再没有回头的时候。
  
  魏荇紧张了一个晚上没能好好睡觉,凌晨两点更是起来去外面走廊走了两圈,只是夏子莳却知道,他是去了外头抹眼泪,只担心会被夏子莳看见。
  
  于是在七点半,要进入手术间的最后时刻,夏子莳终是没忍住地拉住了他的手。
  
  彼时,夏子莳已经换上了医院的病服,因为有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都没有剪头发,所以她的头发也稍稍变成,发尾软软地盖着耳朵,衍生出一种莫名的舒适与毛茸茸感。
  
  夏子莳轻轻地握着魏荇的手掌,因为他的手实在太大,所以她用了两只手,这才勉强将他的手完全抱住——
  
  而魏荇显然也没想到夏子莳会有这样的举动。
  
  于是在短暂的怔忪后,他才将微红的双眼定格在了夏子莳的身上,仿佛有些不可置信,也有些小心翼翼:“哥……”
  
  “魏荇,你再等等我。”
  
  “什,什么”
  
  “我说要你再等等我……”
  
  “等我从手术室出来了,我就做你的女朋友,和你永远地在一起。”夏子莳声音轻轻地说着,而看着眼前,魏荇脸上一点点露出的改变,她也微微笑了笑。
  
  其实,魏荇,你不知道我有多信命运这一回事,可是现在,我愿意相信一次你。
  
  我相信我能好好地从手术室里出来,做你的女朋友,和你永远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