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第七十章 隐月荆氏,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第70章 隐月荆氏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受到了生命威胁的萧远寒,在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向阿轲势力低头。
  要不然,那可就是真的在鬼门关的边缘试探了。
  萧远寒可不敢招惹这个说挖人心脏绝不含糊手软的美女蛇。
  荆轲临走前,轻飘飘的说道:“神凰秘葬在七天后开启,我到时候来找你。”
  “要是想逃走的话,我就把你的脑袋割下来哦!”
  萧远寒十分无奈,看来这次是必须得再去一趟落凤山脉了!
  …………
  七日之约已至。
  萧远寒提前和韩金龙说了一声,他要出一趟远门。
  韩金龙没有多问,但是大致猜出了应该是与那神秘的御姐有关,十分怜悯的看了萧远寒一眼。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萧远寒却感觉到十分的忧郁。
  忽然间,一道人影从窗外翻了进来。
  正是荆轲!
  “小鬼,该出发了。”荆轲脸上带着一个恶鬼面具,显得诡异无比,但连着阿轲那魔鬼般火辣的身材来看的话,却又显得平添了几分妖媚。
  “我说姐姐,你能不能别总叫我小鬼了,听着不太习惯。”
  萧远寒这前世今生都快活了两辈子的人了,还被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叫作小鬼,着实有些不太习惯。
  “那我叫你小弟弟?好不好呢?”
  荆轲说着,直接如同优雅的猫一般,爬上了萧远寒的床,声音简直慵懒到简直能把萧远寒的骨头给听酥软了。
  “得了……您老还是叫我小鬼吧。”萧远寒苦笑着说道:“要是敢让你这么叫,我怕哪天我下面那活儿就被你给割了。”
  荆轲冷哼一声:“快给我起来,你再在床上多待一分钟,我就割下你一根手指,绝不食言!”
  萧远寒吓得麻溜的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女人是恶魔。
  会杀人的女人,简直就是恶魔中的恶魔!
  …………
  一辆机关车,在晨曦之中,缓缓的驶向落凤山脉。
  车上坐的,正是萧远寒和荆轲。
  因为需要掩人耳目的缘故,荆轲连个车夫都没有请,于是萧远寒临危受命,正式的成为了车夫。
  前世的萧远寒可是连个科目二都没过的究极菜鸟,要他驾驶机关车,实在是强人所难了。
  还好机关车的操作足够简单,九州大陆又没有交警和堵车的烦恼,萧远寒索性也就放飞了自我,朝着落凤山脉所在的方向飞驰而去!
  萧远寒在驾驶着机关车之际,荆轲直接打开了一坛美酒,顿时,整节车厢内,酒香四溢。
  “你喝酒?”
  “嗯,喝酒。”荆轲直接握住酒坛,咕咚咕咚的往嘴里灌。
  萧远寒问道:“你不怕喝醉吗?”
  “醉了才好。”荆轲眼神迷离,“怎么样,要不要来一口?”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司机一滴酒,亲人两行泪!”萧远寒严肃的说道。
  “呵呵,你还真是个奇怪的人。”荆轲显然已经有了几分醉意。
  萧远寒反击道:“我还觉得你是个奇怪的人呢。”
  “我也这样觉得,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疯子,可是疯子总要比傻子好吧,傻子什么都不懂。”荆轲又拿出了一坛酒痛饮了起来:“我这些年,只不过是从一个傻子变成了疯子而已。”
  萧远寒默然无语,虽说他不太明白荆轲话里的意思,却能够触及到话语中的那一丝感伤。
  “你不用担心我喝醉了会误事,等到了落凤山脉,我会用道力驱散掉体内的酒劲……”
  “喝醉了真好,什么都可以不用想……”
  荆轲迷迷糊糊的趴在了酒坛上,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酒话。
  “睡一会吧。”坐在前面的萧远寒轻声说道。
  正午,机关车终于成功的抵达了落凤山脉,而荆轲也从醉酒的状态中醒转了过来。
  车窗之外,蓝天如洗,晴空万里。
  在庞大如龙的落凤山脉之前,他们显得如此的渺小。
  “我们先在山脚下休息,再过四个时辰就入山,到时候跟着我,我知道神凰秘葬开启的位置。”荆轲说道。
  萧远寒点了点头。
  两人就这样在机关车上干坐着,相对无话。
  荆轲掏出了一柄样式奇异的匕首,放在手里沉默的把玩着。
  酒醒后的荆轲,分外沉默。
  “哎,你是想要用涅槃之羽复活什么人吗?”萧远寒问道。
  荆轲低垂着眼睛,说道:“我哥哥。”
  “你哥哥?”
  “对,我想要复活我哥哥,荆轲。”阿珂说道。
  萧远寒皱眉道:“你哥哥也叫荆轲?”
  “准确的说,荆轲并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封号,隐月荆氏每一代人,都会选出最强的一名杀手,继承‘荆轲’这一封号。”阿珂说道:“所以以前,我的哥哥才是荆轲,而我,不过是跟在他后面的跟屁虫罢了。”
  “后来,我的家族被人灭了,我哥哥也死于别人之手。”荆轲冷冷的说道:“从那以后,我就是荆轲。”
  “对不起,提及你的伤心事了。”萧远寒垂下眼睑,低声说道:“我能够理解你的感受,我从小也是个孤儿,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父母会遗弃我。”
  “我和你不一样。”荆轲直接出言反驳。
  “我是荆轲!我是最后的荆轲!!”
  “我要让杀了我哥哥的凶手偿命!!”
  “我要让屠杀了我们家族的刽子手偿命!!”
  “你知道隐月荆氏吗?那可是曾经九州最大的刺客家族!我的家族!!”荆轲的言辞越来越激烈:“我们的家族,是天生的刺客!只要我们出手,哪怕在月光之下,都不会被人发现踪迹!”
  荆轲的语气突然低沉了起来:“我的哥哥,他原本会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一任荆轲!没有人能够阻挡他的暗杀,他从来没有失手过!!”
  “他是家族无上的荣光,他是隐月荆氏的光芒!”
  荆轲说道这里,忽然间停住了。
  她想起来,哥哥曾经对她说过:小阿珂,其实你没必要学怎么去杀人的,只要哥哥还活着,就会保护你到死。
  可是现在,哥哥已经死了,已经很久没有人再管他叫小阿珂了,她是那场屠杀之中唯一的幸存者,从此以后,她便要一人挑起隐月荆氏的重担,复仇的重担!
  “可是,我的哥哥失手了,他这一辈子……就失手过那么一次。”
  “他的头颅,被人高悬在城墙之上,就像是什么得意的战利品一样。”
  “杀他的人是……”萧远寒的心中其实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大秦至尊,嬴政!!”
  荆轲语气森然,眸中尽是复仇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