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第二百零五章 不听老人言……,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第205章 不听老人言……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 > 第二百零五章 不听老人言……
燃烧。
  
  燃烧!!
  
  萧远寒视线所及的一切,皆在燃烧!!
  
  将一切……都燃烧殆尽!!
  
  赤金色的烈焰熔浆流淌于天地之间,仿佛一个巨大的熔炉,无数的赤血魔蛛连惨叫都没有办法发出一声,便被燃烧成了灰烬,消散在了天地间。
  
  神凰之焰,涤荡八荒!!
  
  不得不说,神凰之焰简直是对付低阶魔物的群伤性杀手锏。
  
  萧远寒手腕戴着的战功环上,数字不断的在攀升!!
  
  “大概每击杀两只赤血魔蛛,便会给我一点战功。”
  
  “那么差不多二十只赤血魔蛛的战功,相当于一名魔兵。”
  
  虽然单个赤血魔蛛的战功少了一些,但是架不住其数量多啊!!
  
  萧远寒一眼下去,便有数百上千的赤血魔蛛被燃成了灰烬,瞬间在赤血魔蛛潮之中燃烧出了一个大洞!!
  
  战功环上的战功,简直像是坐火箭一般的速度在上升。
  
  “只可惜,杀这些低阶魔物,并不能够给我带来系统积分,或许是等阶太低的缘故。”
  
  萧远寒略微有些失望,若是在获得战功的同时,还能够赚取系统积分的话,哪怕是在长城呆上一年,他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此时此刻的萧远寒,如同一座人型激光炮台一般,他视线扫过的地方,便有无数赤血魔蛛化作灰烬。
  
  而此时此刻,长城军内的修士全都傻眼了。
  
  “我的天,我到底看见了什么……我是眼花了吗?!”
  
  “这是什么道术啊,竟然能够从双眸之中放出赤金色的火焰来,这威力……都可以与通天境的道法相媲美了吧!!”
  
  “这小子,以一己之力……压制住了赤血魔蛛潮?!”
  
  “真是,太恐怖了!!”
  
  谁能够想得到,一个他们认为必死无疑的小子,却在此时此刻爆发出了如此恐怖的能量!!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楚天镜远远的望了一眼,苦笑了一下:“这么大的动静,还真就是那家伙的行事风格,哎……这么多的赤血魔蛛,这得是多少战功啊?!”
  
  说完,楚天镜直接一剑劈碎了眼前的白骨魔。
  
  自己……也得加把劲才行啊。
  
  正当楚天镜这样想着,他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尊巨大的白骨魔,与其它白骨魔不同的是,这只白骨魔手上握着一根巨大的骨棒。
  
  白骨魔将死死的盯着这个屠杀了他不少手下的人族小子,目光幽冷。
  
  “魔将么?”
  
  楚天镜喃喃自语了一声。
  
  “杀了这尊白骨魔将的话,我和萧远寒之间的差距应当会小上一些吧。”
  
  …………
  
  陈穆握紧了双拳,指甲似乎都要嵌进了肉里。
  
  他很不甘,不甘心!!
  
  他明明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屠杀魔种,获得战功了,可萧远寒却轻而易举的赶超了他!!
  
  “不愧是萧远寒啊。”
  
  朱竹清倒是没有争胜的意思,望着远处仿佛要席卷天地的金色火焰,轻声赞叹道。
  
  他的身边,聚拢着好几只由墨笔勾勒而出的妖兽,之前他一直在操纵着这些妖兽与撕裂者战斗,几乎没有魔种能够近他的身。
  
  “咻!!”
  
  正当朱竹清晃神的功夫,一柄黑色的骨刃迎头劈砍而下!!
  
  反倒是朱竹清身旁的墨笔妖兽率先反应了过来,一撞撞开了朱竹清,自己却被这一刀给劈成了满地的墨汁!!
  
  朱竹清很快便稳住了身形,一边暗骂自己的不小心,一边抬头望去。
  
  在他眼前的,仍旧是一头撕裂者,只不过这头撕裂者有些不同寻常,他的身上,多出了数道诡异的纹路,就连他的骨刃也是黑色的。
  
  “是黑刃撕裂者。”
  
  朱竹清神情凝重,一眼便认出了这头特殊的“撕裂者”。
  
  魔将,黑刃撕裂者,相当于人族修士之中的金刚境。
  
  “是吗?”陈穆冷笑了一下:“魔将……终于是忍不住出手了么?”
  
  “不得不说,杀了这么多杂兵,真的有些怪没意思的。”
  
  “总算出来了个能打的了。”
  
  “吼!!”
  
  黑刃撕裂者身上的口微微张开,发出了咆哮之声,身形暴起,漆黑的骨刃直接向着陈穆当头劈砍而去!!
  
  “铛!!”
  
  陈穆手中的黑刀,稳稳的招架住了黑刃撕裂者劈砍而下的漆黑骨刃,发出了金铁交错之音。
  
  陈穆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对手,手中加力,黑刃一点一点的崩坏了黑刃撕裂者的骨刀,发出了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仿佛刀刃崩入钢筋之中。
  
  “就凭你……也配用‘黑刃’之称?!”
  
  …………
  
  “六千战功了啊……”
  
  萧远寒看了一眼自己的战功环,除开一开始的一千战功以外,他从赤血魔蛛的身上获得了整整五千积分。
  
  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都已经杀了上万只赤血魔蛛了。
  
  赤血魔蛛潮的攻势,更是被他已一己之力抑制住了大半,解放出了不少长城军修士。
  
  随后,萧远寒发现了奇怪的一幕,有一名身着黑色重甲的修士竟然陷入了赤血魔蛛潮的包围之中,奋力的想要杀出一条血路来。
  
  萧远寒用写轮眼定睛一看,这名黑色重甲男子,不正是李羌么?!
  
  “李军长……你来这做什么?”萧远寒双翅一振,飞到李羌的上方,疑惑的问道。
  
  李羌手上的动作一僵。
  
  是啊,自己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呃……李羌连自己都有些茫然了。
  
  半晌之后,李羌总算回想起了自己的初衷:“我是来救你的!”
  
  萧远寒挠了挠头:“可我……好像不需要你救啊。”
  
  这话……好尼玛有道理。
  
  李羌再度茫然了,是啊,人家好像根本就不需要自己救啊,自己这半天,搁这儿忙活啥呢?!
  
  不仅人家不需要自己救,反而自己还陷入了赤血魔蛛潮的包围之中……
  
  萧远寒毫不犹豫,神凰之焰再度燃起,直接清空了李羌身周的赤血魔蛛,随后俯冲了下去,直接一把把李羌提了起来,准备将其带回到脱离赤血魔蛛潮的安全区域。
  
  “咳咳,虽然你的能力很出众,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李羌清了清嗓子,努力想要找回自己身为百夫长的威严:“但我还是要提醒你,长城这边,有着许多你根本无法预料到的危险,凡事一定要小心为上。”
  
  “我们长城军与魔种交战了那么多年,积攒下的经验还是非常宝贵的,那句俗语怎么说来着?叫作不听老人言……”
  
  萧远寒乐呵呵的接话道:“不听老人言,开心好几年。”
  
  李羌:“???”
  
  什么叫“不听老人言,开心好几年”啊?!
  
  扁桃体同学,请你坐下,现在还没有轮到你发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