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第三百六十五章 蛮州!,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第365章 蛮州!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蛮州!
好端端的绝境杀局,仍是被萧远寒给整成了一出闹剧。
  
  不得不说,萧远寒这人有一种特殊的能力。
  
  他有一种踩中了狗屎,都能够让狗屎先后悔的特殊能力……
  
  月神教大长老毫不犹豫的带着两名天尊离开了,颇有一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意味。
  
  他们实在是没办法了,声势那么浩荡的赶过来,结果发现人早特么溜没影了!
  
  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乘着机关车内的乘客还没有发现他们身份之前,赶快溜走……
  
  对不起,打扰了!
  
  …………
  
  萧远寒完全不知道,以月神教大长老为首的三人,完全曲解了他的意图,开始在茫茫的荒原之上大海捞针。
  
  他们坚定的认为,萧远寒之所以要找人出来拖延时间,就是因为他传送的距离不够远!
  
  实际上……
  
  “随机场景任务传送卷轴使用成功,随机场景任务将会随后触发……”
  
  “随机场景确定,地点:蛮州!具体传送位置随机……”
  
  系统提示到了这里,萧远寒终于知道了此次传送的大致位置。
  
  蛮州!
  
  这让萧远寒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好在不是魔域或是魔神境那种独立空间。
  
  以系统的尿性,萧远寒甚至怀疑会将自己直接传送到月神教本部去,再给他发布一个屠杀月神教全教这样的扯淡任务。
  
  下一秒,萧远寒直接被系统给抛进了空间乱流之中。
  
  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无法承受如此长距离的空间传送,在空间乱流之中,萧远寒只感觉到一阵接着一阵的晕眩传来,渐渐的瓦解了他全部的意识……
  
  …………
  
  蛮州,埋骨林。
  
  这里被誉为蛮州十大凶地之首,凶焰滔天的异兽层出不穷,传闻就连天尊神魔都不敢太过深入。
  
  而在埋骨林深处的一处山洞之中,却有阵阵异香传来。
  
  一名糟胡子老头端坐在洞窟口,笑眯眯的盯着篝火上不断转动,已经烤到了滋滋冒油的烧鸡。
  
  在洞窟之中,一头样貌狰狞,浑身长满了青黑色鳞甲的异兽可怜兮兮的盯着糟胡子老头,时不时还瞅了两眼烧鸡,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看什么看,老夫借你的地盘烤一只烧鸡,是你的造化!”糟胡子老头恶狠狠的瞪了那青鳞异兽一眼,直接吓得后者狠狠一哆嗦。
  
  可那青鳞异兽哆嗦归哆嗦,眼睛还是时不时的瞄向那只被烤得滋滋冒油的烧鸡,看样子口水都快要馋下来了。
  
  糟胡子老头差点给气乐了,呵斥道:“你少打这只烧鸡的鬼主意!要是放在平日,老夫心情一好,可能还会赏你半只,但今天不行,今天老夫有客人登门,明白吗?”
  
  青鳞异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开始强迫自己不去看那只烧鸡,还把自己的鼻子给捂上了。
  
  糟胡子老头真是又好气又好乐,直接从乾坤袋之中掏出了一株灵草,远远的抛向了那头青鳞异兽。
  
  后者望着自己面前的灵草,难以置信的嗅了嗅鼻子,脸庞之上露出极其人性化的狂喜!
  
  这头青鳞异兽的本能告诉它,只要吞下这株灵草,它的实力就能够更上一层楼!!
  
  得了便宜的青鳞异兽顿时不在乎什么烧鸡了,捧着这株灵草,美滋滋的就往洞穴深处走。
  
  糟胡子老头继续哼着小曲儿,往即将熟透了的烧鸡身上撒着佐料。
  
  不知何时,又一名须发皆白,面容威严的白袍老者,端坐在了他的面前。
  
  “你来咯?快来尝尝我这烧鸡熟了没。”糟胡子老头头都没抬,乐呵呵的说道:“这只烧鸡,可是我用了九星灵泉的圣水混上了云母、龙玖、龚白这三样灵草,泡过之后才拿出来烤的,你快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这话要是让别人听到,恐怕只会认为眼前这糟胡子老头是在吹牛,别说九星灵泉的圣水了,就连后面这三种灵草,放到九州大陆之上,那一株不是稀世珍宝!
  
  这种无价之宝,恐怕一出现就得引起多方势力的争斗,可眼前这名糟胡子老头,却说他拿这些灵草来做烧鸡?!
  
  然而……白袍老者的神情却没有丝毫波动,他从乾坤袋中掏出一双竹筷,撕下一小块鸡肉,丢入口中。
  
  鸡肉入口即化,味道鲜美的甚至不像是人间俗物,这也难怪会让先前那头青鳞异兽如此念念不忘。
  
  “矫情兮兮的,吃烧鸡,用筷子那多没劲!”
  
  糟胡子老头翻了个白眼,直接伸出手来,拧下了一根鸡腿,二话不说便放进嘴里啃。
  
  不一会功夫,糟胡子老头便吃得满嘴满手都是油腻了。
  
  两人都不说话,就这样沉默着。
  
  终于,白袍老者先开口了:“我是来向你道别的。”
  
  糟胡子老头微微一愣,拿开了嘴边的鸡腿,沉默了半晌之后,沉声问道:“非去不可么?”
  
  白袍老者点了点头,斩钉截铁的说道:“非去不可。”
  
  糟胡子老头自嘲的笑了笑:“那你又何必来找我,姜子牙,你我素来道不同。”
  
  道不同,不相为谋。
  
  白袍老者淡淡的说道:“所以我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也不是来拉你入伙的。”
  
  “我说过了,我是来向你道别的。”
  
  糟胡子老头舔了舔嘴角,道别……这可真是个沉重的词啊。
  
  “也就是说,你所谋划之事,就连你自己的心里也没底?”
  
  白袍老者点了点头。
  
  “那你还去?!”糟胡子老头恶狠狠的瞪了过去:“你我同为人族,你难道不知道最终大战在即?!”
  
  “你这一去,与送死有什么区别?!”
  
  “所以我必须要去。”白袍老者闭上了双眼:“一切为了人族中兴!”
  
  糟胡子老头显得有些烦躁,因为他根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说服眼前这个老疯子!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一道黑影缓缓落了下来。
  
  “就是这儿了?”太阴咂了咂嘴,他似乎在空气之中闻到了一阵熟悉的香气……
  
  坐在太阴脊背之上的张良睁开了双眸,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就是这儿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