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第三百七十八章 墨鸠之死!,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第378章 墨鸠之死!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墨鸠之死!

      萧远寒这一巴掌,不光把呼延洪给抽懵了,更是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抽懵了。
  
      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这小子还特么真敢说啊!
  
      古尔荒感觉自己活了那么久,真是第一次看见那么嚣张的人……
  
      “你!!”
  
      挨了这一巴掌,呼延洪已经接近暴怒到失去理智的边缘了。
  
      “你什么你?你还想再来一巴掌?”
  
      萧远寒扬了扬自己的右掌,火上浇油般说道。
  
      “老子要杀了你!!”
  
      呼延洪仿佛化身为一头暴怒的雄狮,疯狂的向着萧远寒发起了攻击。
  
      雷神形态之下的须佐魔像恰到好处的挡在了萧远寒的身前,不停的化解着呼延洪的招式。
  
      以现在萧远寒的实力而言,虽说正面交锋未必是呼延洪的对手,但想要拖延时间,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哪怕在龙象领域的压制下,雷神形态下的须佐魔像也能够完美的起到缠住呼延洪的作用。
  
      “呼延洪,你在搞什么?!”
  
      黑衣人转过身来,咆哮了一声,他给呼延洪那枚赤炎灵丹,是想要尽快解锁他封禁的实力,好让他加入到战斗中来,没想到他却直接被人给纠缠住了!
  
      “再给我五十息的时间,我一定能够宰了这小子!!”呼延洪双目赤红,双拳如同重锤一般,挟带着龙象之力,狂暴的向着须佐魔像砸去!!
  
      黑衣人怒吼了一句:“时间不够了,再拖下去,北夷军很快就要集结过来了!!”
  
      话音刚落,为首的黑衣人直接咬破了舌尖,身上的气势瞬间升腾而起,显然是动用了什么秘术!
  
      然而,动用了秘术的黑衣人,却是没有继续向王昭君发起进攻,反而直接舍下了自己的队友,冲向了被冰封的地牢入口!
  
      他这是要逃!
  
      他明白,再拖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条了。
  
      事到如今,只能各凭本事逃了!
  
      其余三人皆是心领神会,不再恋战,四下逃散而去!
  
      王昭君没有去追,因为此时此刻,地牢之上,北夷军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她所需要做的,就是看好呼延洪。
  
      “呼延洪。”王昭君缓缓抬起头来:“北夷部落对你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呼延洪也明白大势已去,他的表情压抑到了极致,平静的站在原地。
  
      “今日我北夷部落所战死的将士,都是你呼延洪一人害死的。”王昭君的声音愈发冰冷了起来:“你口口声声说着为了北夷部落的大业,可你手上沾染着的,却都是北夷人的鲜血!”
  
      呼延洪冷笑着望着王昭君:“北夷部落一向是我呼延一脉的传承,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外人来指手画脚了?若非是你,当初我大哥也不会死在草原联盟的阴谋之下!”
  
      “冥顽不灵。”王昭君摇了摇头,直接抬起手来,无尽的霜寒自呼延洪脚下涌起。
  
      呼延洪面容狰狞的狂笑着:“你算什么东西?既然北夷部落已经脱离了我呼延一脉的掌控,那我倒不如亲手毁掉它!!”
  
      “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王昭君冷冷的说道:“三天之后,我会用北夷部落的绞刑,亲手处死你。”
  
      呼延洪神色一变:“你敢?!”
  
      在北夷部落之中,绞刑是专门用来处罚那些叛逃部落之人的特殊刑法,而如今……王昭君却要对他处以绞刑!!
  
      “我身上流淌着呼延家的血脉,你区区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定我叛族之罪?!”呼延洪疯狂的咆哮着,如同将死的野兽。
  
      “你曾经是,只不过你辜负了你身上的血脉。”
  
      王昭君说完了这句话后便不再看他,冰霜在呼延洪的身上迅速的蔓延开来,直至将他化作了一块冰雕。
  
      随后,王昭君走到了墨鸠的面前。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么?”王昭君平静的开口说道。
  
      墨鸠没有答话,他双眸紧闭,一副任杀任剐的模样。
  
      “因为你曾经是呼延烈的左右手,你曾经在战场上救过他一命。”王昭君继续说道:“他欠你的那一命,我替他还给你!”
  
      “可你看看,你又做了些什么?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为了辅佐呼延洪为王,你宁可向自己曾经的同胞挥舞屠刀?!”
  
      王昭君的语速越来越快,她的质问犹若一柄柄利剑,刺穿了墨鸠的胸膛。
  
      “我曾经在先王面前许下誓言,我墨鸠,今生今世,永远效忠呼延家族。”墨鸠终于开口了,他面容平静的说道:“北夷部落的王座,容不得他人染指,哪怕他呼延洪确实做错了,我墨鸠也会替他扛下这个罪名!”
  
      就连一旁的萧远寒都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叹道:“愚忠。”
  
      正是因为有这些顽固而又守旧的愚忠之徒,呼延烈才得以在北夷部落之中兴风作浪。
  
      王昭君深吸了一口气,苦笑了一下:“那么我问你,当初呼延烈战死之时,他呼延洪在哪里?!”
  
      “当初我北夷部落的幸存者流离失所之时,他呼延洪又在何处?!”
  
      “这些道理,难道还要我与你再说一遍么?!”
  
      王昭君的脸上,露出了悲戚的神色:“你行忠君之事,欲立呼延洪为王,可你有没有想过,北夷部落,只会在他的手上走向灭亡!”
  
      萧远寒清楚的看见,墨鸠的脸上,第一次泛起了艰难抉择的神情。
  
      在王昭君的轮番质问之下,他终于有些动摇了。
  
      忠君还是忠国,这一直以来便是千古难题。
  
      终于,墨鸠开口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我相信呼延洪能够像他大哥一样,成长为一个万人敬仰的草原之王的。”
  
      王昭君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你走吧,呼延烈欠你的人情,我替他还了,下次相见之时,我会直接下令,让北夷军杀了你。”
  
      正当她转身欲走之时,墨鸠直接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一柄短匕,反手刺入了自己的心脏之中。
  
      他的脸上带着释然的笑意:“他是呼延家最后的血脉了,我只能选择相信他,如果真的错了话,那么一切罪责……便由我墨鸠来替他承担吧!!”
  
      (本章完)